第四百零三章 加长的一天(四)

虾写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赏金猎手最新章节!

    国全部将袁忘四人软禁问话,似乎有很多目的。但袁忘也是老江湖,听了一会就知道问话者的真实目的:无声。

    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,国全部有理由相信无声很可能是政府雇员,有可能是敏感岗位工作人员。或者是无声的计算机水准已经到了一个非人的境界。当然,还有一个可能,无声确实很厉害,但能厉害到这么过份,在敏感岗位内有本杰明的人。

    第一个可能是收买,鉴于各种监督和财产公示等方式,被收买后不暴露的可能性很低,所以收买内鬼的可能性不高。

    第二个可能,也是最大可能,还是贝尼账本,贝尼记录了内鬼一些犯罪行为,本杰明利用这点发展了内鬼,将内鬼捆绑在自己这条船上。

    根据国全部人类行为分析师认为:袁忘是最佳突破口。

    问话的是蕾贝卡和老毒,这也是分析师的推荐,他们认为袁忘对不熟悉的人戒备心很强,很难进行沟通。

    12号下午六点三十分,对袁忘的询问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蕾贝卡:“曹越和肖邦已经向我们说明,你和本杰明没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袁忘问:“哦?我可以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老毒坐在袁忘身边,右手揽袁忘肩膀,左手递过去一罐可乐:“不急,聊一聊嘛。”

    袁忘警惕接过可乐:“聊什么?”

    老毒抓抓头,道:“比如无声?”

    袁忘:“神经病,无声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真的?你放心,没有录音器,我们知道就行。”

    袁忘:“真的死了,你可以问秦岚。我们也曾经怀疑无声死活,把他尸体挖了出来比对,确定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亚瑟的墓地是你们挖的?亚瑟就是无声?”

    袁忘道:“游轮上有两个无声,一个是奎梨,一个是亚瑟。对不对?”

    老毒点头:“对。”

    袁忘道:“且不说叶夜世界第一名头有没有水份,清风绝对是一等一的高手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老毒再点头:“对。”

    袁忘道:“能在计算机上打败清风的,是不是只有无声?”

    老毒这次思考后再点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袁忘道:“奎梨和亚瑟都是我杀的,我很清楚子弹射中他们身体哪个部位,我很清楚子弹会对身体造成的破坏。挖出尸体后,我确定亚瑟就是无声。除非你们认为奎梨是无声,即使奎梨是无声,她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有道理!蕾贝卡道:“袁忘,我们怀疑高层内部有内鬼,内鬼很可能和本杰明掌握的贝尼账本有关。”

    袁忘想了一会:“这我就不太懂。不过本杰明还是游击兵老大的时候,没少和联调局外派特工,CA部门的人打交道。还有一个可能,天王。在本杰明横空出世之前,天王天下无敌,几次针对天王的抓捕都落空。”

    袁忘再想起一件事:“叶晚娘和我说起,她和秦岚已经快追到被绑架的侦探。叶晚娘担心秦岚安全,于是就从朋友处调取人员私自行动。即使这样,还是被发现,被人阻击在道路上,坏人逃之夭夭。根据秦岚一开始的判断,他并不相信叶晚娘的朋友,但是在接触后秦岚很肯定叶晚娘的朋友没有出卖叶晚娘。”

    蕾贝卡:“CA的人?”

    袁忘不确定,摊手表示不清楚。

    老毒思考着:“不会是人情。即使是朋友,叶晚娘的朋友要出借武装人员也需要向上报告。名义上是交际和公关所需,只要有实际抽人和调动武装都必须备案。叶晚娘的朋友直属谁的管辖?”最后一句话是问自己。

    蕾贝卡问:“袁忘,是什么朋友?”

    袁忘摇头:“不知道,你们可以自己问叶晚娘。”

    蕾贝卡道:“她不会说的,这是最基本的保密原则。”

    袁忘大惊:“这是保密原则?那我刚才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蕾贝卡:“你记错没错没有关系,如果是这个级别的内鬼,我们都动不了。除非本杰明指证,否则连怀疑都不敢怀疑。这类大人物身边有人帮忙办事,无法确定到底是谁。不过从这件事来看,内鬼等级很高。”

    老毒见这个话题结束,问道:“袁忘,你有没有见到琳达?”

    袁忘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老毒道:“下午搜查人员在你们所处的位置发现了大量人员留下的痕迹,我知道是中转站。我也不太关心这点。我关心的是搜查人员同时发现了琳达的随身物品。”

    袁忘和本杰明饭后散步回大房子时大概十二点左右,兰达将琳达装入裹尸袋,扔上琳达的汽车。菲尼开车离开。到了下午一点三十分,菲尼才回来。一个专业罪犯花费这么长时间抛尸,原则上来说是很难找到的。

    袁忘:“我不清楚,但我今天没看见琳达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你撒谎。”

    袁忘:“没看见就是没看见,如果我能见到她,肯定也会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蕾贝卡和老毒同时沉默,许久蕾贝卡问:“袁忘,你为什么要保护她?”

    袁忘想给自己一个耳光,胡扯道:“我热爱生命。”果然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蕾贝卡:“你知道琳达是卧底?”

    袁忘:“我更热爱卧底生命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你TM给老子说实话。”

    袁忘:“死了!在本杰明签交易书之前死的。本杰明一早就知道她是卧底,他一直用她来坑你们。从某个角度来说,能力不足等同助纣为虐,死有余辜。”

    袁忘说完,蕾贝卡和老毒不为所动,似乎并不吃惊。袁忘疑问:“怎么?”

    老毒想了好久,问:“袁忘,你认为琳达有可能假死吗?”

    袁忘一怔: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老毒:“如果她就是本杰明的内鬼呢?”

    袁忘:“不、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老毒道:“她因为卧底在本杰明中,拥有极高的情报浏览权限和知情权,我们不能限制,因为我们知道她是卧底,她知道的情报越多,她就越安全,越有贡献。假设她真的被本杰明人格所吸引叛变了呢?本杰明故意在你面前杀了她,让你认为她已经死亡。”

    袁忘难以置信:“有证据吗?”

    老毒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袁忘明白了:“你们想把挖不出来的内鬼栽赃给琳达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扯你XX,这话也就我敢和你们说。谁敢栽赃?没证据情况下乱说,欧盟警察会揍人的,很容易上升到崴脚纠纷。这只是我个人认为。我如果年轻20岁,我肯定会顶着压力一路追下去。但现在不行,只能找捷径,问你是最好的捷径。”

    袁忘冥思苦想:“我不认为琳达是内鬼。”一天之内,琳达跳反,成为内鬼。现在再跳,成为内内鬼。袁忘有脑洞,但是没有这种逆反脑洞。

    老毒看时间:“行,我让人先送你回侦猎社。对了,我请了几个专家帮你们守家,记得事后结账。”

    袁忘点头:“好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七点三十分,老毒和本杰明共进晚餐。

    老毒道:“我们诚意已经满满,你应该拿出你的底牌了。”

    本杰明反问:“诚意?”

    老毒道:“你的人已经验证过文件的真假了吧?我们反悔一点好处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本杰明拿餐巾擦嘴,无所谓道:“再死一天人吧?”

    老毒笑:“可能很多人存在歧视,但是美国是一个多宗教,多民族的移民国家。圣教信徒也是美国人。我有义务保护每一个美国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本杰明大笑:“你们是因为不能歧视,所以只能接纳。”

    老毒道:“这是我们操心的事,你应该履行你的诺言。袁忘我们已经放了,兰达和菲尼已经上了飞机,他们要去阿尔巴尼亚。你可以和他们联系。”

    本杰明:“他们对你们没有价值。”

    确实!没问出太多东西。老毒道:“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本杰明坐好,道:“筛选计划是怎么开始的?”

    老毒:“嗯?”

    本杰明道:“911之后,你们反恐时抓捕了一名名头很大的恐份。让你们意外的是,这名恐份表面服从教义,实际上却一点都不信,只是为了权利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这样的人总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本杰明道:“他对中东的错综关系有着自己独特的看法,在他投靠你们之后,筛选计划就出现了雏形。数年后,他拿到新身份在六区生活。最近几年过的很不好。你们不给钱,他又很会花钱。”

    本杰明:“变化很大,根本无法将他同当时通缉令的照片联系在一起。整容了吧?呵呵!我给他指点了一条明路。我告诉他,未来六区将发生动乱,他可以站出来领导别人,从而赚取和你们谈判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本杰明道:“我不清楚他这今天干了什么,但是我认为可以尝试和他联系一下。”

    老毒疑惑看另外一名探员:“安夫?”

    另外一名探员更资深,道:“本杰明你完全道听途说。安夫是子承父业,继承了一定的宗教地位。在被父亲逼迫下才加入某极端组织,实则他是一名新教信徒,但是他不敢说,因为他知道一旦被人得知会被处死。我们抓捕了安夫,他确实做了一些坏事,但全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探员道:“安夫被捕后成为我们的人,在他帮助下,我们消灭了这个极端组织,他被判定失踪。我们给了他新身份和一笔钱,还把他的妻子和唯一的四岁儿子秘密接到了美国,他们一起隐姓埋名的生活。因为他对妻子还隐瞒自己信仰,所以选择在六区生活。爱情真伟大!”最后忍不住感叹一句。

    本杰明道:“隐姓埋名很不彻底,他被老人发现了身份。我听闻此事,就阻止老人接触他,由我来悄悄接触他。他很需要钱,他儿子念大学需要一大笔钱,他妻子前年去世后,他本人希望能搬离六区。但是他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,你们不可能给他钱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于是你就给了他致富的渠道?”

    本杰明道:“他如果撕开身份,具备一定号召力。在六区纷乱之中,民众们充满对首领的渴望。他领导过极端组织,他无比熟悉圣教。如果你们不给交易,他就是我引爆火药桶的一枚棋子。如果你们给了交易,他就是帮助你们平乱的一枚棋子。”

    老毒疑问:“他凭什么听你的?”

    本杰明回答:“因为钱,还有他儿子。违背了你们意志,他最多是坐牢,死刑。收了我的钱,听了我的建议,却不帮我做事……呵呵!他是一个聪明人,他知道应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老毒:“他干得怎样?”

    本杰明道:“我不确定,我就是随便丢点钱而已。他并不知道我的身份,我可以联系他问问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九点三十分。

    回到侦猎社的袁忘感谢几位专家的帮助,送走他们后,袁忘先冲澡,冲掉一身的晦气。挂了一条浴巾当短裤走出浴室,到一楼准备在会议室联系柳飞烟他们时,警报响了。袁忘顺手拔枪……枪呢?

    一楼有枪柜,袁忘摸起水果刀咬在口中,到天台,双手抓天台边缘跳了下去。下面是蹦床,叶夜专属每天跳楼用的蹦床。人落在蹦床上,袁忘快速翻滚落下。入侵者就在自己面前,袁忘握刀……

    姜娜捂住嘴,突然掉下来一个人到自己面前,她险些叫了出来。再看见袁忘的水果刀已经待刺状态,她才知道入侵有多愚蠢。

    两人大眼瞪小眼,姜娜缓解自己尴尬:“很壮。”低头看了一眼,挑眉毛坏笑。

    袁忘立刻捂住,口咬水果刀,从蹦床上拿来浴巾重新裹上:“你……你不怕我对你做坏事吗?”最讨厌女氓流。

    姜娜想了一会,拿起自己佩戴的天教十字架:“结婚,可以。”

    袁忘一把将姜娜脸推到一边,有病吧,只管加火,不管灭火。为了一时快乐,付出终身幸福,为了一棵树,放弃整片森林。自己是有钱人,又不需要传宗接代,凭什么结婚?

    姜娜跟随袁忘进入客厅,袁忘输入警报解除密码,再接安保公司电话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安保公司叮嘱,今天纽唐混乱,预计要持续数天。鉴于侦猎社和六区只有20公里的距离,如果有需要,安保公司可以派人去接袁忘到公司安排的酒店暂住。袁忘表示感谢后挂断电话,去会议室枪柜拿枪。

    枪柜的枪和汽车后备箱枪箱的枪,还有个人配枪是不一样的。枪柜的枪只能是在侦猎社遭受入侵,自卫时使用,不能携带离开侦猎社。相应的,枪柜里的枪械火力极强。袁忘输入密码,再开启楼顶阵地雷达,这个阵地雷达覆盖范围为半径一公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