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 你也是革新! (大章)

阴天神隐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怪物被杀就会死最新章节!

    拉跨和革新,水火不容,看似绝无调和余地的两者。

    实际上则不然。

    正如同世间没有绝对的完美,没有绝对的混沌,亦没有绝对的奇迹一样,世间不存在绝对的革新,即便前者都是绝对无限的伟大,但因为还有其他的无限存在,所以祂们永远不能达成至高的正确。

    每一次革新,都是为了变得更好……那么这句话的潜台词是什么呢?

    就是现在还不够好。

    还有事情做不到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的确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假如否认自己现在无能为力这一点,那就没办法革新了,非要说自己现在做得到,那就是不客观,不实事求是,根本不可能展开后去的革新。

    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,是革新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那么,无能为力的话,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答案是什么都做不了。

    强行去做,只会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不如休息,思考,拉个胯……正如同小说写不出来的话,不要强行憋出几千字谁都看不下去的垃圾,不如请假拉胯。

    做事是要办成,办好的。

    正如同小说也是要写好看的,倘若强行写出来,写的不好看,事情也办不好,读者上司都不买账,又何苦这样去努力?虚无罢了。

    苏昼很清楚这一点……办不到的事情就是办不到,强行去做,只可能吃力不讨好,甚至容易把事情办砸,打不过的敌人强行去打,只会把自己赔进去。

    该跑就要跑,敌人围剿就迂回,敌人远征就退回根据地据守,实在不行自己也远征。

    等变强了再回来击败敌人,并不影响最终的结果是美满结局。

    可能不够美满……不够完全的完美,没办法一命通关,见者即败……

    但革新嘛,本来就是差不多就行了,这次做不到,下次继续努力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不放弃——并非死撑着的那种不放弃,而是承认自己不行后,承认自己失败后,仍然不放弃。

    这亦是一种爱,一种祝福!

    一个美好的世界,必然是一个人人可以犯错,可以有做不到的事情这一权利的世界!

    “弘始,看刀!”

    有这样的一刀斩出,携裹着一位合道强者全部的力量,仅仅是余波,就震荡周边虚空,幻化出了诸般世界幻影,宛如一轮太阳初升,照耀彼端多元宇宙幻化晨曦。

    它斩向另一尊强者,贯穿了祂的法宝,衣袍,神通,血肉和骨骼,最终在对方的怒吼中刺入祂的胸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老人行走在草原上。

    这片草原宽广而静谧,阳光照射在其之上,宛如一片翻腾的绿色海洋。

    老人说老,却也不算是很老,他虽然头发花白,但是面色却还算是红润,皱纹更算不上是多,只能看见嘴两侧的纹路微微翘起,那应该是常笑的结果。

    老人现在就正在笑着,他环视着周边一望无际的无涯草原,轻轻微笑,每负手向前走一步,就仿佛更加满足幸福一分。

    在很久很久之前,草原其实并不是草原,而是一片燃烧着火焰的厄土,那个时候,厄土并不静谧,甚至到处都是哀嚎与哭泣,漆黑的阴云翻腾在天幕之上,降下的却并非是清凉的雨水,而是燃烧的硫磺与沸腾的铁与血。

    憎恨的连锁贯穿了诸多宇宙,铭记的钥匙成为了仇恨的笔记,太多互相厌恶的因果纠缠在一起,却没有一个令人释然的结果,只能板结成名为绝望与咒怨的地狱,在这轮回之原上纵横蔓延。

    老人经历了许多个世代的轮回,见证过十八种不同地狱的模样——有的是因为嫉妒所以铭记,有的是因为谎言所以铭记,有的则是因为憎恨,敌对,杀戮和诅咒……是的,并不是所有的铭记,都是因为‘爱’与‘怀念’。

    倘若太多被记住的灵魂,滞留的原因是因为怨憎,那么即便是安宁的冥府,也会化作地狱。

    是安息的永眠亦或是无间的惩戒,都源自于生命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但那只是一时的。

    时光流逝,地狱也会消散,其中滞留的无数灵魂也会逐一解脱,最终留给众多还在行走者的,就是这么一篇寂静又安宁,无穷无涯的草原。

    老人几乎已经什么都记不得了,他一开始也是地狱的一员,因为某种敌视,某种不甘,某种仇恨的连锁,贪婪的欲望所以才被记住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,随着时光轮转,他身上那些肤浅的爱憎都开始退却,令他可以继续在此地行走的心念已经不再是什么激烈的情绪,而是一种淡淡的怀念。

    这令老人感觉到颇为轻松——他并非承受不了那么激烈的感情,只是老人本能地为那位记住自己的人而感到高兴。

    一直都在憎恨的人是无法幸福的,一直都无法放下的人也是无法幸福的。

    老人相信,有朝一日,那个记住自己的人缔造出一个可以让所有人都得到幸福,可以拯救所有受苦这的世界后。

    祂或许就能释然,放手。

    而自己,也就可以毫无牵挂地踏上轮回之路。

    ——什么?

    太难了?绝对不可能办得到?

    哈哈,难又如何,那可是他最得意的……最得意的……

    总之。

    他坚信对方可以办得到,和可能不可能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老人步履轻松地在这片无垠草原上行走,日复一日,直至如今。

    而现在,一直都孤独行走的老人身侧,突然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幻影。

    男人黑发红瞳,他一开始怔然了一会,凝视着老人,然后便迈步,随他一同行走。

    【在这里走很累的】

    沉默了许久后,男人率先开口,有些自责地说道:【您不累吗?】

    [不是很累]老人微笑着回应:[我还能继续走下去]

    【但总是会累的】男人低声道:【那样,您会怎么办?】

    [我就……]老人眨了眨眼,他想了一会,然后摇头道:[我就停下来歇息]

    老人停下脚步,他侧过头,笑着对男人到:[就像是现在这样,该歇息就得歇息一会]

    [这样才能继续走下去]

    又是一阵沉默,老人再次起步,而男人跟随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他们行走过昼夜交替,日月轮转,见过云海泛起波涛,降下轰鸣大雨,见过冰寒的风将柔软的草木冻的冰结,也见过大地之上骤起巍峨山川,皑皑白雪凝结在其顶端,奔腾不息的河谷自上奔流而下,横跨草原。

    老人和男人趟河而过,河水的味道是咸的,像是眼泪。

    而最后,他们走过一片燃烧的火海,温暖却并不会灼伤人,升腾的烟气化作一道光芒凝聚的阶梯,直入苍天,隐约有人影在其之上攀登行走。

    【……真的可以歇息吗】

    男人行走在这片草原,祂很享受和老人在一起的时光,但是祂始终觉得这样不好,祂不能忍受这样的时光。

    所以祂困惑地询问:【在停下来歇息的这段时间,可能有人正在等我】

    【我歇息的话,正在等待我到来的人就可能等不到了】

    【我歇息的话,那些正需要我去拯救的人,可能就无法得救了】

    祂喃喃,环视无垠的草原与风:【我真的可以歇息吗?】

    [很着急吗?]老人也有些惊讶:[是一定有人在等你吗?]

    男人想了想,点头:【一定】

    老人严肃地追问:[是只有现在立刻出发,才能勉强赶到吗?]

    男人想了想,迟疑了一会,然后点头:【立刻】

    老人目光凝重,眉头紧皱,他一时间也肃然起来:[是非你不可,只有你去才行的事情吗?]

    男人想了想,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祂摇头:【不是】

    祂叹息:【不是非我不可】

    [那还好]老人舒展了眉头,他放松下来:[问题不大,你可以歇息]

    【但这也不是我歇息的理由】

    男人闻言,有些不太满意。

    祂抬起头,看向草原上那轮永恒闪耀的大日,握紧拳头:【有一个人……也劝我暂时止步,但是,倘若我真的休息了,那么在我休息的那段时间,没有得到拯救的人……岂不是就再无希望了吗?】

    【他劝我放弃,我若是听从,这不就是相当于我和他杀死了那些人吗?】

    [什么傻话]老人摇头:[杀人的永远是杀人者,和救人的你有什么关系?]

    [更何况,先不说你们有没有,能不能救到……这苍天之下,只有你们两可以救人吗?]

    纠结了许久,男人吐出一口气,他最终回答:【……不是】

    [会有人接过你们的担子的]

    所以老人满意地点了点头:[只要你们在其他人歇息的时候,帮他们多救点人,相信其他人的正确,那么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?]

    老人和男人继续行走着。

    男人沉默了许久。

    祂正在思索一些这个世界上最为简单的问题,但也是最为复杂的问题。

    ——我可以相信其他人吗?

    祂如此思考。这个问题对于许多人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,但是哪怕直到死,也未必有人可以给出一个绝对的,百分之百的答案。

    相信人类的良知和道德,相信同道的信念与意志,相信除却自己之外,也有人可以保证绝大多数人的存续。

    很难相信。

    一个有良知有道德的人或许可以保证,自己永远不主动背叛其他人,但是他能保证其他人都和自己一样吗?

    除却祂之外,真的有人对芸芸众生毫无所求,只是希望他们能尽可能多,尽可能好的活下去吗?

    哪怕,哪怕就是那革新……也会对自己的子民,提出不切实际地要求,让芸芸众生陷入不断进步,不断自我反省,永远难以安心的漩涡啊……

    能够相信吗?

    【我做不到】

    男人的脊梁突然垮塌了下来,他弯下腰,半跪在地,男人掩面长叹,泪水从指缝中流出:【我……见过太多人的反复,见过太多人的道貌岸然】

    【我曾见过,有人遇到不平事,挺身而出,他不过是讲了一句公道话,却被人视作奸邪,明明是有人被冤枉,他想要主持公道,却被人污蔑是对方亲戚,收了贿赂,亦或是对方和他有不可言之的关系,有着多年交情】

    【我见过有人为了财富,抛妻弃子,背叛至交,只因有钱可以买到新的美人,获得新的朋友】

    【我见过有的奴隶,被奴役也不想自由,反而从被奴役的生活中寻觅到了价值,赞颂主人的优待,以当主人的狗为荣耀,为主人的喜悦而赞叹陶醉】

    【我无法相信他们。众生大多如此,他们遇到困难,就会后退,遇到灾厄,就说天塌有高个,即便是有些人不愿意后退,愿意站起身,亦被许多人腹诽,觉得他们是傻子】

    【我愿意去当傻子,我一次次地去救这些人……但是真的会有其他人愿意吗?】

    抬起头,流着泪的男人仍然握着拳:【我怎么敢于相信他们?我向来都是以最大的恶意去注视众生,因为我必须做好每一件事,不让他们有任何犯错的机会,我怎么能歇息?】

    【就像是……您……】他道,看向老者。

    【您相信他们,他们又是怎么对您?】

    老人也凝视着男人,两人沉默地对视。

    他记不得这个男人究竟是谁,也不清楚对方和自己究竟是什么关系,对方来的莫名其妙,总而言之一切都有些离奇。

    但是,他却觉得……对方很值得自己骄傲。

    当然,当然。

    当然值得骄傲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男人都做到了老人从未想象过,也未曾期待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[傻孩子]

    所以他伸出手,抓住了男人的肩膀,用力想要把他拉起来:[你这说的什么话?]

    但是很显然,他拉不起来,男人的体重远超他想象,那似乎是一个宇宙,几个宇宙,天知道多少世界星辰,多少位面时空堆砌而成的重压。

    这样的重压如若是一般的强者,早就压垮,亦或是逃离这职责。对于男人而言,这重压也太过沉重,早就不堪重负,只是男人一直都死扛着,一句话也不对外人说,反而不断地朝着自己身上添加更多的重量。

    除却祂自己愿意,或许这个宇宙中也没几个人可以将祂拉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办不到,那老人也不强求,他伸出手,俯下身,拍了拍男人的肩膀:[你得相信大家……现在大家道德水准有问题,又不是说未来永恒如此,你如果不相信大家,大家又怎么会相信你?]

    如此说着,老人语气悠悠,他远眺远方无限的草原:[你若是不歇息,倘若在未来,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敌,结果却因为没有修养好精神因为一招之差败北……那岂不是既没有救到人,又很遗憾吗?]

    【但是,无限的可能性中,肯定也有我坚持,所以才能胜利……】

    男人开口,似乎想要反驳,却被老人打断:[没有但是]

    老人抬起手,指向前方,无垠的绿色草原通向无边无际的远方。

    他此时语气颇有些意气风发:[你说无限的可能?这我就很懂了,这意思就是说,你救不到的人是无限,可以救到的人也是无限]

    [倘若说,因为你歇息,救不到的人是无限;那么因为你歇息,所以能多救到的人也是无限]

    男人此刻也抬起头,祂看向无限的草原,目光茫然。

    而老人的话语仍在继续:[听明白了吗?傻孩子]

    [除非你自己就是‘无限’,不然的话,你无论怎么选择,都有无限个未来,都不如你所愿]

    [但倘若你就是‘无限’,那么无论无限未来无限时空会有多少种无限可能,都会如你所愿]

    老人道:[最重要的是相信]

    他再一次朝着男人伸出手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[孩子,虽然我早已遗忘,但我正是因为相信,所以才能在这跋涉无尽的岁月]

    他如此道:[我相信,有一个人没有遗忘我。我相信,他也相信着我。因为相信,所以我看似孤独地在这轮回的平原上,行走了不知多少岁月,我却从未感觉到孤独]

    [因为相信,‘人’才会相交,平行线才会交错,无限的因果才会衍生……一切的缘起,包括正确,都是是因为坚信]

    [你可以失望,看不起,乃至于憎恨众生的反复无常,不可教化……这些都是你的权利]

    [但也不能不相信他们——因为你就是从那样的众生中走出来的,不是吗?你怎么可以不相信]

    老人带着欣慰,喜悦,还有赞赏地伸出手:[就算你不相信众生……孩子,你也一定要记住]

    [你的存在本身,就是我的相信]

    男人沉默地伸出手,他接过老人的手,站立起身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,按住自己的胸膛中央,那里有一道刀伤,这刀伤灼热,痛苦,这种热量是只有最纯粹的年轻人才能创造,制造这刀伤的人,肯定没有见过亿万年众生之恶,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纯粹炽热滚烫。

    【万物众生都会撒谎欺骗,傲慢虚伪,贪婪无度,懒惰易怒】

    他站立起身,闭上眼睛,喃喃自语:【万物众生都可悲可叹,无知茫然,渴望生存,又会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伤害其他人】

    【强大的存在,只要出现就是恶,他们修为有成,就会成为天生的阶级,就会天然地压迫,天然地和其他人划出不同的沟壑】

    【我知晓,这是无限的恶,除非万物众生都互相‘爱’,强的爱弱的,弱的也爱强的,不然互相的侵犯与伤害就永无止境】

    【我以为这样就可以拯救】

    [开什么玩笑]老人道:[你都不相信他们能办得到,又为什么强求他们去办?你又不疯啊]

    [你若是相信,也就不会去强求了,不是吗?]

    胸口的刀伤越来越炽热了。

    男人此刻忽然明白,并不是因为刺出这一刀的人天真才能如此炽热,真正的炽热是要燃烧无尽的恶念才能达成,他肯定也见证过许多邪恶,许多纯粹的丑恶。

    男人眼前闪烁过许多幻象——祂看见,有纯粹为了自己生存下去,为了自己可以活的更好的皇帝,为了自己的私欲杀死自己治理下的亿亿民众,而有国师助纣为虐,以众生之血为资粮,滋润自己的大道之路。

    祂看见,有众生神灵互相猜忌,因为无法相信,因为难以交流,所以以杀戮作为言语,以屠灭作为交流,互相争夺下一个纪元生存的机会,下一个时代绵延的生机。

    祂亦看见,有纯粹的恶人,为了自己各自的愿望,践踏其他人的愿望,有恶人横行于星球之上,散步恐惧,铸就自己的通天之梯,亦有邪魔于深空呼唤,仅仅是为了让众生的目光聚焦自己,就大肆杀戮。

    幻象太多,太多。

    为了真正的和平,重塑全新的世界,七位持有愿望者互相争斗,令无辜者流血,也要铸就自己想要的未来;想要证明自己的价值,不再是仙神的宠物的王,反过头来却化身为魔,夺取了自己子民未来,将众生变成自己掌中玩物。

    太多太多,为了自由,所以践踏正法;为了正法,所以践踏自由。

    因为希望众生不再流泪,为了完美的结局而起的大愿,却造就了一代代仙神碾扎倾覆的苦果;最初的星尘因为虚无的存在而痛苦不堪,所以宁肯覆灭众生宇宙,也要知晓生存的意义究竟存不存在。

    直至最后,太阳没入黄昏,虚无的薄暮倾覆万事万物。

    却有曙光亮起,明昼天地。

    男人默然地知晓,噬恶的魔主,是吞噬了所有恶意后,才在最终点燃了一把火焰,化作了如今的炙热。

    ——刺出这一刀的人失望吗?

    每一次长刀出鞘时,他都很失望。

    ——愤怒吗?

    每一次出手斩杀敌人时,他都很愤怒。

    ——他出手了吗?

    每一次遭遇丑恶时,他都毫无犹豫地出手,发誓一定要去拯救。

    他和自己有什么不一样?

    【……】

    漫长的沉默后,男人张开口。

    祂轻轻道:【他相信】

    【他相信,自己这么去做的话,众生可以变得更好,众生也绝对可以变得更好……就和他自己那样】

    【所以祝福,给予他们力量和可能性】

    失望了,又如何?

    不失望就不需要去救了。不失望就不会去教化,就不会去拯救,就不会去超拔万物于苦海,度厄众生了。

    “失望只是一个开始,不是结果。”

    有声音,从胸口的刀痕处传来:“弘始,伟大存在比你更强大,更完美,是真正的无限,超越了无限……但因为事在人为,所以世间仍然有错误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一个人拯救,万物众生都遵从你一个人的意志,一种秩序和法律,一人引导前路,那么【归一】做的比你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预定众生的道路,钦定每一个人的命运和未来,那么【宿命】我觉得比你做的更加完善。”

    “你憎恨罪恶,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审判一切,裁决一切……说实话,我觉得过去的我做的也可以比你更好,那正是我走过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是错的,伟大存在亦有错误,可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弘始……坚信自己是错的,一样也是坚信。”

    “暂且歇息,筹备好精神,‘相信’才是无限的起点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弘始——看刀!”

    隐约听见了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[还在等什么,已经有其他人伸出手了]

    老人在一旁微笑着注视着男人:[叶秋,你还要在这里徘徊吗?]

    掘井的老人轻声道:[你若是相信我,又为何不相信这无限的诸天中,会有第二个我?]

    [众生如潮,何必等我归来,无限的诸天虚海中,亦有千千万万,无穷无限个如我那般之人]

    [你为何不愿意相信,未来众生,都可以和我一样,值得你去相信?]

    老人笑着挥手告别,他丝毫不留恋地向前走,将男人留在原地。

    [再见了,小叶,我还能继续走下去,我相信你可以让我继续走下去]

    他相信,相信那个男人能够办得到许多事情,许多自己办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他毫无犹豫地向前走,不会回头。

    雷鸣自天上响起。

    握紧双拳,目送着老人离开,被称呼为弘始,也被称呼为叶秋的男人抬起头,祂看见,有一道支地撑天的长刀横贯无尽时空,迸发雷鸣。

    正是那把炽热的刀将自己轰入此地,轰入沉寂。

    他已经不再愤怒,但是仍有些茫然的他不禁高声呼唤:【你究竟是谁?】

    一时间,祂听见了一阵澎湃的声音,那是一种澎湃的潮汐,潜在的洪流,永恒无休的力量正在滚动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?”

    那声音回应道:“我是一种力量,始终蛰伏,永恒流转。”

    “我令哭泣者露出笑颜,亦令幸福者不得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烛昼,亦是革新。”

    【人类源于光芒,生于天地,猿猴求索生存于泥土之上,却又会仰望星空,久久凝望】

    【生命既生,便自有归期】

    【活物诞于世间,便有死荫相随】

    【生存的重压平等的承担在万物众生之上,令众生俯首;由光芒和泥土缔造的万物心中,丑恶的淤泥与夺目的烈焰一同而生】

    【凝望星空的双目中有着火种,但火种并不是什么神圣的东西,它会轻易地被浇灭,被生存,疲惫,麻木,痛苦和绝望熄灭】

    【如若它灭,就该灭】

    【只是时至今日,人类仍在凝望远方】

    “因为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有千千万万和我一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有千千万万,和你我一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那凝望星空的双目,渴望更好生活的贪婪,我是沉沦永劫的深渊,亦是攀至救赎顶端的蜘蛛丝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烛昼,也是革新。”

    那声音肃穆道:“亦是相信众生,也被众生相信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爱,相信梦,相信一切不现实的事情,相信自己可以创造出比童话更加美好的未来——人类没有沉沦于黑暗,正是因为人类不愿意沉沦黑暗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才有我们的诞生,我们是众生的愿望,亦是众生之一!”

    “故而坚信!”

    多元宇宙虚空中。

    苏昼一刀斩出,没入弘始胸膛。

    无尽的祝福灌输其中,苏昼抽刀,漫天合道强者的神血飞溅,在虚空中勾勒出一条璀璨的彩虹。

    弘始的血是灰褐色的,沉稳,牢固,却也没有绚丽的色彩,祂疲惫地行走于漫长时光中,没有亲人,没有好友,没有老师,没有后裔,也没有继承者。

    祂孤独地行走,直至被一刀斩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即便是合道强者也被轰的神志模糊,一位和自己同阶的合道,将自己全心全灵附着在一柄本命神刀上,灌输着自己最核心的大道之意,这样的一击,倘若是打在天凤玄仞,亦或是太始圣尊这样的合道强者身上,恐怕一刀就把祂们打回大道烙印等待复生。

    倘若运气不好,恐怕只有在宇宙尽头的酒馆才能看见这些被灭的渣都不剩的合道。

    但是弘始何等强大?祂的执念,坚持,正确与大道,乃至于弘始世界群中,那诸多相信祂的众生力量一直都在源源不断地支持祂。

    是的,弘始做的还不够完美,仅仅是祂与苏昼战斗产生的大道动荡的间隙,就会有许多逆反者,背叛者出现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诸多类似吕苍远这样的人破坏时,也有千千万万相信,秉持弘始拯救之道的修行者出动,修复诸多受灾的城市,援救那些受伤的群众,安抚众生的哭泣。

    甚至,诸多世界本身,都在渴望弘始的归来——作为世界,没有比弘始更好的管理者。

    毕竟,有多少出身于人类,却愿意为了保护世界本身的权益,而压制众生获取力量的速度呢?要知道,有天知道多少个强者,是怀着‘这个世界不能住了,那我就带着子民去另一个世界压榨’这般的心思啊。

    所以,诸天万界的诸多世界,也都欢迎弘始的大道。

    是的,弘始并不相信众生。

    但是众生却愿意相信一直都在拯救的弘始。

    因为那一声声的呼唤,弘始茫然的意志在虚无中重凝,祂散乱的目光凝聚,看见了那正在从自己胸口中喷薄而出的神血,看见了正在收刀,凝视着自己的苏昼。

    祂凝视着,然后咳嗽了一声。

    【咳咳……】

    身躯一晃,站稳身形。

    就在苏昼的注视下,弘始沉默了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青年也耐心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,虚空中的一切动荡都平复,一切绚烂的光都沉寂,万物都归于寂静之时。

    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【我败了】

    抬起头,吐出一口气,弘始凝视着前方的青年,祂缓缓道:【但是,赐福之革新啊,你能赐福我吗?】

    祂一字一句,缓缓地说道:【赐福我这失败者,误入歧路之人?】

    这是祂最后的质疑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而青年道:“弘始的帝皇啊。”

    他微笑着伸出手:“如若你愿意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亦是革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