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96章

总经理秘书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我当医生那些年(原名《女子监狱风云》)最新章节!

    可是送我送到了门口,独孤狐狸摇摇晃晃了。

    这酒量太差了吧,才喝了一瓶啤酒一瓶清酒,就挂了?

    是的,她的确喝得晕了,对于一些不经常喝酒的人来说,一瓶啤酒可能就是极限。

    我问道:“你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独孤狐狸说道:“没事没事,就是有点晕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摇摇晃晃,扑通一下摔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扶着她但是没扶到,摔倒了在地上。

    然后就晕过去了?

    没晕。

    独孤狐狸那里睁了睁眼睛,说道:“我好困。”

    说完,闭上眼。

    睡着了?

    该不是骗人的吧。

    我叫了她几声,她都没回答我。

    看起来是真的醉到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么躺在地上也不是办法,那,抱着她去房间去睡觉?

    可是看着如此身材的她,我有些犹豫,我怕我等下把持不了。

    以前是可以,但是现在好像越来越对这种诱惑没有什么抵抗力了。

    可总不能让她睡在地板上吧,就算不扶着她回去房间,起码也要扶着到沙发,就算不到沙发上,至少也得给她盖个毛毯。

    行吧,我越看着她,越有点控制不住自己。

    我舔了舔嘴唇,转头过去。

    去她房间找毛毯被子枕头。

    在她房间拿了毛毯被子枕头,走出来时,被子一角挂在抽屉门,抽屉被拉开倒下,从抽屉里摔出了一些东西,我赶紧扶起来,然后把东西放回去。

    可是?

    有几张照片,让我看着愣住了。

    照片上是独孤狐狸和一个男人的亲密合影,在世界各地的旅游照等等。

    本来这个也正常,可是。

    那个照片上的男的,真的不是我吗?

    跟我是一模一样的,当然,比我帅一些,身高高一些,身材好一些,可这张脸,分明就是我啊。

    我拿着镜子看看,再看看这照片。

    这不是P的吗?

    这真不是P 的吗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P的,为何那么像。

    我认为,这多半是P的,哪有人长得一模一样的,除非是双胞胎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独孤狐狸有什么居心?

    我不禁乱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能,她是想来害我的?

    让我故意看到这些照片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照片在抽屉里,是我自己不小心扯开的。

    行吧,先不管那么多,是敌是友,以后会知道,自己小心为上。

    出去后,我用毛毯被子给她盖好,用枕头垫在她的头部下边。

    看着她的脸庞,看着她的脖颈,有种想要亲下去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深呼吸一下,站了起来,手机这时候响起。

    是贺兰婷?

    是谢丹阳。

    我接了。

    谢丹阳问我:“在干吗呢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干嘛,你呢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睡了一天,刚醒来,头还晕。昨晚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还说怎么回事,全拜你所赐。”

    我把昨晚发生的事,跟谢丹阳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谢丹阳听后,叫了一声:“那么丢人吗,别说了别说了!我不听我不听!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喝醉断片不可怕,可怕的是有人帮你回忆。不过说真的,你喝酒真够疯的,我以后,怕了你了,再也不和你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谢丹阳说道:“行,你说的,以后也别再找我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脚下传来了独孤狐狸的声音,她发出声音,爬了起来,然后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谢丹阳问我道:“等等,你和谁在一起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谁,这是,电视里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隔壁那个狐狸精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有,就是电视里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别骗我了,我能听得出来,就是隔壁的那个女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都什么物种,这样子都能听得出来是谁?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,是隔壁的。”

    她问道:“你该不是和人家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在一起,她昨晚去我们那边,然后被贺兰婷看到了,她说抱歉,叫我来修水龙头,然后又叫我来吃了一点东西,喝了一点酒,然后醉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醉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她问道:“喝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没多少,就是一点点,一瓶啤酒,一瓶清酒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才喝那么一点就醉了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一般不怎么喝酒的人,能喝多少?就像你,不也说自己能喝,结果呢?还不是挂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意外,也是醉了。还吐得满电梯我们全身都是,这是意外?我看你是故意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好了好了你别再说了行吗,求你了,丢人丢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们还恶心死了呢,我直接跟着你吐了,现在想起来,真的名场面,太恶心了。万一让那些物业剪辑你的电梯里吐的画面传播出去,你肯定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说完,谢丹阳打断我的话:“你敢!你敢传播出去,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不是我敢不敢,这不关我事,是他们传播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那我也不管,我就打死你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好了不说了,我有事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她喝多了,你有事?你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我得看看她有没事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你照顾人家是吧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行了行了先这样。”

    她说道:“可不要照顾照顾着,照顾到床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你有完没完,你有完没完。”

    我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赶紧去看独孤狐狸有没有事,不过,她已经从洗手间去了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里,她躺在自己床上,枕着枕头,但是毛毯和被子在外边。

    我拿了被子进去给她盖上了,她睁开眼睛看着我。

    独孤狐狸睁着大大的眼睛,定定的看着我,然后伸伸手向我的脸。

    因为,我像她的男朋友?

    或者是说,像她的前男友?

    她的手放在了我的脸上,眼睛里噙着泪,想说什么,却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我也是想问她什么,却也是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她闭上了眼睛,眼泪滑落脸颊,顺着流到了枕头上。

    我把她的手放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看她这个神情,应该是前男友了吧,把前男友和自己的合照放在枕边抽屉,肯定是深爱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