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5章 找机会下手

贝小爱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2285章   找机会下手

    “我跟我妹妹商量一下,等会儿。”夏华兰立即跑到车上去,用很低的声音在跟夏溪遥提这件事情,夏溪遥表现的很茫然,自然也是没什么意见的。

    最后,夏华兰还是答应住下来了,肖寒介绍了去市区的路线图,这里离那边不远,附近有公交站,半个多小时就能到夏华兰工作的那条街道。

    夏华兰喜出望外,对着肖寒各种感激了一番。

    肖寒在心里苦笑,要不是凌少看上她妹妹了,只怕她也不可能得到如此厚待。

    夏溪遥还在低声咳着,整个人显的没有力气,又受了惊,她俏脸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肖寒帮忙把她们的行李放进了旁边的二楼小楼里,然后就对夏华兰说道:“你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,这里很安全的,还有你妹妹,她眼睛看不见,如果住在人多眼杂的地方,她肯定非常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担心这个,我妹妹真的很可怜,我也害怕她受到伤害,肖先生,替我谢谢你们家公子,他可真是一个大好人。”夏华兰感激不尽,眼泛热泪。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,我家公子不管颜值高,人品更是一等一的好,更是一个负责任,有担当,才华横溢的好男人,唉,这将来谁要是做了他的女朋友啊,那可真是上辈子拯救了银何系哦,就不知道是哪个有福之人,能够消受得了我家公子的这份情意。”肖寒啐啐念着,不知道这是要念给谁听,但他真的是够义气了。

    夏溪遥忍不住的扬起了嘴角,说实话,这个肖寒,真是凌司楠的好下属,只看他的优点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的,只是你们家公子这么贵气的男人,肯定也是找门当户对的富家小姐结婚的,我真心祝他早遇良人。”夏华兰嘴快的接话,自然说的句句好听了。

    肖寒怔了一下,随后赶紧解释道:“那可不一定,我家公子可不是那种肤浅的男人,也不一定就得门当户对,一切还是得有缘份,唉,不说了,我先走了,一会儿我让人送点吃的过来,你们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肖寒说完,便转身离开了,顺便替她们把大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门一关上,夏溪遥就不再装了,她一双眸子,在房间里四处的扫了一下,发现屋子里面没有监控,但屋子外面,全是摄像头,这整个院子包括里面的空间,都被严密的监视着。

    呵,凌司楠还是怕死的嘛,把这里防守的这么严实,只怕没有人能轻易混进来下手。

    “老大,在这里住下,真的安全吗?”没有外人在,夏华兰立即对夏溪遥露出了恭敬之色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安全的,只要我们不暴露身份,是绝对安全的。”夏溪遥淡漠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既然住进来了,那接下来,我们就是不是该找机会动手了?要不要我去找肖寒,让他安排我在这里工作,我可以在饭菜里下药,把他们全部都毒死。”夏华兰露出了狠毒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行,不能在这里下毒,我们要杀他,必须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最好不要让他们发现是我们干的,别当他们是废物。”夏溪遥立即打断她这个提议。

    “好的,一切听老大的安排,上面给我们是三个月的时间,现在才刚过来,我们可以把计划周详一些,免得把上面的人扯出来,那不不太好了。”夏华兰点了点头,不敢再乱说了。

    “目前先这样演着吧,我先看看凌司楠是个什么样的男人。”夏溪遥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看他好像对你动了心思,果然,男人都不是好东西,看到漂亮的女人,也是会心动的,就算是凌司楠,他也不会另外。”夏华兰露出一抹嘲讽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别想的那么天真,他对我,可不是那种感情,他只是同情可怜我们罢了,这种男人,说实话,他有胸怀天下的大义,可惜了,他要跟我们上面的人抢位置。”夏溪遥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“就是啊,立场不同,他就只有死路一条,哼,老大,你这一招还真有用啊。”夏华兰对她露出崇拜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试探一下的,没想到,他竟然还真的同情到这一步,好吧,既然这样,我们就安心住下来吧,正好,脱离了那些人的监管,我也想好好的休息几天。”夏溪遥说着,就往沙发上躺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华兰赶紧替她倒了一杯水过来。

    夏溪遥接过,喝了水,冷冷的要求:“小心点,别露出马脚,那个肖寒也不是普通人,他眼睛毒辣,刚才他就在打量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一定会小心行事的。”夏华兰赶紧低头应下。

    “以后,我们就不要再聊这件事情了,哪怕是在屋子里,也不要乱说话,我怕他们会按装窃听器。”夏溪遥发出指令。

    夏华兰的脸色一惊,赶紧四处去检查了一番:“老大,你是说,这房子里有窃听器?”

    “现在可能没有,但我们住进来了,他们有可能会按装,以后,我对你交代的事情,会用手机的方式发给你,不要会再说出来了。”夏溪遥也需要格外的小心,一旦身份暴光,她可能再没有机会如此接近凌司楠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,一切听老大的安排。”夏华兰赶紧低头应道。

    肖寒离开了夏溪遥的房间后,就快步的去找凌司楠了。

    此刻,凌司楠后背的玻璃渣子已经取下来了,只是刺伤了皮肉,并没有伤到骨头,却还是失了不少的血。

    “以后受伤了,一定不能忍着,一定要告诉我,你这样,我怎么跟先生和夫人交代啊?”肖寒一脸焦急的怪责凌司楠,觉的他没把自己当朋友。凌司楠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淡淡安慰:“好了,我这不是没事嘛,刚才我们急着逃离危险,哪有时间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端端的,怎么受伤了?你不会是为了保护那个叫夏溪遥的女孩子吧。”肖寒生气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她叫夏溪遥?”凌司楠低头喃喃着:“这名子挺有个性的,跟她的气质倒是很像。”

    “喂,我在跟你说事呢,你又扯到那女孩身上去了,她的名字也就这样啊,没看出多特别,倒是你,以后可不能奋不顾身的去保护别人了,你的命才是最重要的,在我眼中,我只有你。”肖寒真的很担心,担心的有些脾气了。

    凌司楠表情僵了一下,奇怪的扫过他:“别说的这么肉麻,我们都是男人,你的眼里如果只有我,我会觉的发抖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