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041】我又不傻

雨雪紫冰辰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重回2003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好像说洛神公司要发手机了哎!”

    卓云风在寒假结束的前一天返回学校,已经有两个舍友在了,他刚到寝室把东西放下,正坐在电脑前浏览什么的李涛就回过头来说道。

    李涛是宿舍除了他之外最关注数码消息的人,说起来,这还有卓云风的功劳。

    去年国庆的时候,卓云风先发现了洛神系统,随后“种草”给买了三星i7500智能手机、同样可以刷机的李涛。

    李涛起初没啥兴趣,后来看卓云风玩了几次手机,就开始真香了,跟朋友打电话的时候也热情推荐,之后才开始关注相关的新闻与消息。

    至于洛神公司,他们其实已经知道那家公司叫做古诗词公司,但还是习惯叫做洛神公司,以前是叫洛神团队的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了,但谁知道真的假的,早就有人说了。”

    卓云风从年前就开始关注了,各种说法都有,从最初的期待到现在,已经没太多的波澜了,觉得这更像是一部分粉丝在头脑发热,逼着人家公司去做手机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现实,智能手机哪有那么容易做出来?

    “这次是真的!”

    李涛显得有点激动,“我在贴吧看到的!是他们公司的员工曝出来的,说手机都已经设计好,都在测试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卓云风也有点兴奋,但又谨慎地保持了怀疑态度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看!”

    李涛把帖子找出来,卓云风凑过去,看到那帖子标题:「古诗词内部员工爆料,手机已在秘密测试!」

    “看到很多吧友都在问,忍不住过来爆料一下,先说身份,刚入职古诗词没多久,不到半年(公司成立也不到一年),不是硬件部门,没有保密协议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也不多,没有第一手资料,都是在公司里面听同事说的,错了大家不要喷我”

    “公司老板创业就是为了做手机的,洛神UI就是打个前站,所以我万分确定,公司肯定会做手机,并且正在做手机,而且今年肯定会发布,因为公司现在没有任何盈利,没有只赔钱不赚钱的道理吧?”

    “好了,说正事”

    这人分了好几段,在这过程中,已经有好几个人回帖了,有的质疑,有的催促。

    卓云风继续往下看:

    “我们老板就是洛神社区里面的那个「房长安」,还没毕业,不少吧友都在社区里面,应该知道,我之所以说这个,是因为手机设计跟这个有关,设计部门的老大都是房总从他们学校挖来的,据说是他们系主任,被他挖来打工了”

    下面好几条回帖:

    “卧槽,这么吊?”

    “把老师忽悠来给自己打工?”

    “房长安真是老板?我特么还在洛神社区里面喷过他”

    “兄弟你居然没被封号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爆料人在这里还给了个回复:“真的,而且不止是设计部的老大,我们软件部的老大也是,是房总的同学的爸爸”

    “槽多无口”

    “女同学吗?”

    “手机啊!混蛋!说手机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回归正题,手机年前就已经测试完了,具体配置我不清楚,也接触不到,不过听说很强,出乎意料那种,可以秒杀市面上一大批智能手机”

    “屏幕很大,不喜欢大的同学估计要忍一下”

    “摄像头八百万好像”

    “最大的惊喜是价格”

    “具体价格我不知道,只是听说按照老板的定价,算上公司运营成本,卖不到一百万台都要亏本”

    “当然一百万台肯定不可能,所以第一年肯定亏本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希望老板家里有矿,能赔更久一点(工资高啊,这样的公司真的不舍得它倒闭,不然我上哪找这样一个比原本工资高近50%的工作去)”

    “哦,对了,洛神UI会跟着手机发布2.0版本,有个大惊喜,颠覆智能手机的那种,核弹级大杀器”

    “这个别问,问我也不敢说,说了公司没倒闭我就先被炒了”

    “我能想到的暂时就这些,大家有想问的可以问,我能说的就尽量说一下”

    “提醒一下,不要截图,我怕被查到,处罚应该不重,但肯定会被骂的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期间一直有各种提问、质疑,这个楼主有的会回复,卓云风选择性地看。

    “价格到底多少啊?”

    “多大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是2999,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“屏幕最大4寸就行了,再大真的接受无能啊”

    “大概什么时候发布?”

    “颠覆性功能,骗鬼呢吧?”

    “网上的曝光图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期间陆续有回复:

    “颠覆性功能不能说,这个我签了保密协议的”

    “这价格不对,你也别猜了,猜不到的”

    “按照我知道的进度,今年上半年就能发布了”

    “曝光图是假的,反正跟我知道的不一样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人很多话语含糊,但还是透露出来不少信息,至少基本肯定古诗词公司在做手机了,以洛神团队对于安卓系统的定制来说,这款手机还是值得期待的,毕竟适配别人家的手机都做这么好了,自己家的手机没道理更差。

    当然,卓云风和李涛俩人都刚换了手机不久,目前都没有换手机的想法,但还是很期待。

    两人议论着,见那楼主好长时间都没出现,李涛关掉了这个帖子,随即目光在贴吧里面匆匆一瞥,看到某个标题,又点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又冒出来个人,说第一款手机叫古词手机,不叫洛神手机,而且售价只要1299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?”

    卓云风一秒凑了过去,待看清楚内容,道:“肯定扯淡,连从哪听来的都不知道,1299那买个屁啊?”

    这年头智能手机都要三千以上,一些水货、差一些的,便宜点的也有,但俩人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,对那种手机完全看不上。

    “要是真做低端机的话,那我一点兴趣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

    李涛的三星i7500不算高端机,但是去年买的时候也要两千五百多,而且这毕竟是三星,虽然对洛神系统的印象很好,可一听是要卖一千多,就完全没兴趣了。

    另一个舍友原本只是听,到这时候忽然来了兴趣,问:“一千多吗?智能手机?”

    “昂……但是不知道呢,这都是爆料,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,一千多去哪买智能手机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经过几个月的宣传,洛神系统在国内互联网上已经具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,其中以数码爱好者为主,却也不乏一些因为各种渠道了解的普通消费者。

    对于网上各种真真假假的爆料,不同的人态度完全不同,有人希望价格能便宜一点,也有人不在意价格,只希望性能强一点。

    虽然各种爆料都有,但一直关注的人,随着这段时间的各种爆料,多多少少还是能提取(实际上是被厂商有意识灌输)一些能够基本确定的内容,比如古诗词公司会做手机、手机配置非常强、发布会上会有非常惊喜的新功能……

    而关于价格,算是最有争议的一点,大体能确定的是肯定会比那些大品牌高端机便宜,这是很明显的事情,你一个国产手机,要卖四五千、五六千,能有人愿意买就怪了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到底在什么价位,两三千是多数人能接受的段位,却也有部分人觉得贵,而更低的话,其他人又不满意,因为便宜就意味着低端,配置性能跟不上。

    总不可能配置、性能又很好,价格又便宜吧?

    哪有这种好事!

    有点脑子的人都已经不期待这种事情了,因为不现实,能多赚钱,谁肯少赚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传统销售模式下,大多数人连手机各个配件参数都不懂,更遑论利润之类的东西了,各级经销商层层扒皮,利润不够,手机厂商怎么赚钱?

    这是前世小米崛起的最重要因素!

    据雷某在采访时所说,给小米手机最初订的价格是1499元,但是手机做出来之后,发现成本压不下来,只好把售价提高到1999元,至于说什么每台手机成本都要2000、“我们不赚钱,我们就是为了跟用户做朋友”这种鬼话,骗小孩子都不够。

    不赚钱小米公司能八年登上全球五百强?雷某能给自己发个一百亿的红包?看看财报就知道了,广告收入才多少。

    商人的任何话语,都是为了赚钱,如果正在花钱、赔钱,那就是为了赚更多钱,没有例外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影响小米将智能手机高高在上的售价打下来的贡献,对于消费者来说,这是实打实的实惠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是真要做手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这不明摆着的吗?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怎么办呗,手机市场那么大,他们一家总不可能吃完,说不定还是个好事,有人先趟一趟,我们也更有底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网络上出现了越来越多关于古词手机的爆料,3月初,元宵节后,随着各个高校陆续开学,京城基本恢复了原本的样子。

    距离古诗词公司直线距离不超过三百米的桥银谷大厦807室,刚刚成立的小米公司创业团队也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情,并且随着曝光增多,不少人信心明显动摇。

    这比原本历史上的小米公司成立提早了将近两个月。

    没办法,气运都要被抢走了,雷某人着急呀!不过他依旧沉得住气,开解团队中出现焦虑情绪的伙伴,同时一边加快速度规划开发MIUI,并着手准备尽快招募志愿者刷机测试。

    房长安对这些并不清楚,他只知道小米创立于10年,具体什么时候并不清楚,自然更不会知道因为他的缘故,小米已经提前成立了。

    他最近过得比较“悲催”,一方面是马上就要对外公开发布会时间,定在了4月16日,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,各种事务十分繁忙;

    另一方面,因为学校没开学,王珂到这边之后一直跟他住一块的,所以经过了一个多星期的友好相处……他某天早上醒来以后,发现自己在这个依旧寒冷的冬天里“很正常”的感冒了。

    “阿嚏——”

    “阿~~阿~~”

    正常情况下,感冒是不可以开车的,因为感冒同样会影响到人的反应与判断,跟喝酒后开车的情况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一来法无禁止,二来从地铁出来,如果吹了冷风,房长安担心会更严重,所以他还是坚持带病开车上下班。

    不过一来堵车,二来他感冒不敢开快,因此回来比较晚,宋棠今天刚刚返京,与王珂一块,俩人已经买完菜回来,正在厨房里面忙碌。

    他进屋之后也没脱外套,顺手拿了纸巾,到厨房门口,才说一句话,先打了两个喷嚏。

    俩女孩都在灶前看着他,有点牙疼的表情。

    王珂道:“你回外面坐着吧。”

    宋棠问:“你吃药了吗?”

    “晚上的还没吃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一脸蛋疼的走回沙发上趴着,曾经以为自己很坚强,雄心万丈,色胆包天,结果一场感冒就给打懵了,现在啥心思都没有,就想赶紧把病养好。

    打开电视,找了个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修养身心,又喊:“能不能来个小仙女给我倒杯热水哇?”

    “小仙女都忙着拯救世界呢,没空。”

    那边传来王珂的声音,随后宋棠走了出来,拿杯子给他倒了杯热水,房长安正想调戏一下,忽然感觉到厨房那边诡异的安静,正襟危坐地坐好,客气道:“辛苦辛苦,惶恐惶恐。”

    宋棠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,正要回厨房,她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,房长安先伸着脑袋看了一眼,“墨墨。”

    宋棠接通电话,轻轻“喂”了一声,很安静的客厅里面,房长安能隐约听见沈墨的声音:

    “棠棠,你们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正做饭呢。”

    “长安哥哥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刚到家,你要跟他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让他好好养病,还有,不要忘记了我的手机,让他赶紧多测试,测试完了把手机寄给我。”

    宋棠打开了免提,沈墨的嗓音愈发清楚起来,听起来软软嫩嫩,十分悦耳,房长安却莫名地生出些警惕来。

    沈墨下午还给他发过消息,完全没必要通过宋棠跟他说什么话,而她与宋棠之间,同样不需要通过他来找话题。

    那沈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

    联想到刚刚厨房里面诡异的安静,以及王珂让宋棠过来给他倒水的举动——当着王珂的面,宋棠肯定不会主动过来给他倒水,虽然没听到她俩说了什么,猜也猜得到是王珂说的——房长安心里面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却又想不通,没觉得哪里露馅啊?

    尤其是沈墨,王珂提前跟过来好几天,孤男寡女,也没见你怀疑王珂,你怀疑宋棠干嘛呢?

    难道是所谓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捂住嘴巴,也会从眼睛里面冒出来?

    宋棠在跟沈墨说话,房长安于是到厨房去帮忙,没找到有啥能帮的,就跟着王珂说话,免得她觉得被冷落,但很快被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高中食堂里面有家排骨很好吃,王珂这两年一直在学习炖排骨,她在厨艺上很有天份,现在已经煮的很有滋味,晚饭炖了一份萝卜排骨,一份房长安很喜欢的烧茄子,一份清炒冬瓜,和一份青椒土豆丝。

    房长安虽然感冒,但胃口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,不过饭菜还是剩下不少,吃完之后,他帮忙收拾了一下,又看着电视聊会天,宋棠便要回学校。

    房长安吃了药,这会儿觉得清爽不少,坚持开车送她回去,路上依旧开的很慢,宋棠对自己和王珂之间的“特殊待遇”看不出什么介怀,基本没有提起,讲她过年的事情,又说起跟姐姐一块去看望妈妈。

    宋母表现良好,获得了几个月的减刑,预计到12年暑假就可以出狱了,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虽然平日很少提及关于自己妈妈的事情,心里面还是很挂怀的,对这件事情感到很开心。

    车子驶进校园,房长安在她下车前握住了她的手,望着她柔声道:“棠棠,我知道你的想法,但是现在我们俩都已经确定关系了,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你主动跟我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姐妹俩有一定的存款,宋玫那边鞋店有收入,也开始在青云鞋业那边兼职,宋棠有贫困补助,上学期还拿到了奖学金,但两人的负担同样很重,不仅是学费、生活费,还有宋母的医药费。

    前两天房长安才从王珂那边听说,宋母去年病情有所加重,费了不少钱,他有点担心姐妹俩如今手头的钱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珂珂还是跟你说了对吧?”

    宋棠看了他一眼,又甜甜一笑,“放心吧,我们手里还有钱呢,如果真的不够用,我肯定会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她轻轻咬了咬唇,明眸斜睨,脸蛋微微发红,眼神却透着羞涩的欢喜,“毕竟我自己都是你的了,才不会跟你见外。”

    房长安笑着点点头,目送她回到宿舍楼,又慢慢开车回去。

    王珂已经先洗了澡,在跟家里面打电话,他不打算洗澡,抱着电脑看宣传流程图,以及发布会的PPT和演讲稿,王珂依偎在他身边看电视,过了十点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小姑娘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羞涩,关了灯后依偎在他怀里轻声说话,慢慢随着睡意停止,第二天早上房长安照常醒来,原本还担心惊醒她,但还没碰到手机,她就先抬起头来了。

    “几点啦?”

    室内很黑,几乎什么也看不到,手机光亮十分刺眼,房长安看一下时间,带着睡意道:“马上六点半。”

    像是相应他的话一般,手机闹钟响起来,房长安顺手关掉,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王珂往他怀里面靠了靠,伸手搂着他,低声道:“外面风好大,都能听见,你别去跑步了吧?”

    房长安仔细听了听,确实能隐隐听见呼啸的风声,觉得脑袋还有点沉,感冒显然还没好,拿了张纸巾擤鼻涕,又从床头拿保温杯喝了点水,重新躺下,在被窝里面抱着女孩儿香香软软的身子,哪怕感冒之中,也觉得有一种格外满足的幸福感。

    王珂也不说话,静静地趴在他胸膛前,过了会儿,房长安迷迷糊糊又要睡去的时候,听见她忽然幽幽喊了声:“长安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小姑娘伏在他怀里面,嗓音很轻,“棠棠是不是知道……知道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她没好意思说出后面的话,房长安自然明白,换了个姿势,侧身搂着她,抚着她的头发和后背,轻声问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“就是感觉她是知道的,她什么都没问过,而且很配合地觉得我在隔壁睡的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像是在鼓腮,声音闷闷的,又轻轻掐他一下,羞嗔道:“都怪你……人家还在上学呢……”

    房长安笑着安慰道:“这有什么,很正常啊,我们都快要结婚啦。”

    王珂沉默了好一会儿,房长安觉得有点不大对劲,伸手把她靠在自己怀中的脑袋捧起来,却觉触手温热的湿漉漉感。

    是眼泪。

    他忙帮她擦掉眼泪,有点心疼,轻轻将她拥在怀里面,柔声问道:“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王珂好半晌不回答,又过了会儿,才紧紧抱着他,声音很低,拖着哭腔:“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啊?”

    房长安一时僵立无言,只是紧紧抱着她。

    王珂也紧紧反抱着他,却止不住哽咽,断断续续地呜咽道:“我又不傻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