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特种兵朱卢如奔

巫山哥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小说网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赵云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张万山的脸色相当难看,为毛自己被俘虏了还见不到南征军的主帅?

    一直到此刻,他都觉得自己不管是武功还是治理地方的才能不错,主要是汉军的打法不对路。你倒是给我一个交战的机会呀,布山城里也不是没有马,我们交锋几回合试试!

    可惜,这辈子他永远都没有机会和南征军作战了,本人被遣返回原籍。

    什么?你可以不回去,反正南征军给朝廷的军报你是改不了的,就说我们让你归顺朝廷,结果负隅顽抗,导致死伤四百多士卒,到时候你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再说了,如果留下来,特别是在郁林郡布山城这个地方,郡兵都来源于本郡,除了他自己的本部人马二百人,其余士卒的家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死伤兵士的家属,估计要把张万山撕成粉碎,即便把他打死了,朝廷连讣告都不会发一个的。郡尉不顺从朝廷,死了活该!

    本部人马不能走,因为你的原因,他们要留下来为你的错误赎罪。

    郁林郡的道路这么差,正如大帅所说,要致富先修路,道路不好是不行的。修路的人还差很大的缺口啊。

    交州这边雨水丰富,河流密布,修路的难度比中原大,说不定你修好的路大雨一来冲刷得不再是通衢大道而是成了低洼。

    或许荀谌也知道贾诩的心思,两人连单独在一起的机会都没互相给,在大庭广众之下,双方客气地交流了不少。

    会后,大家各司其职,目前的进度有些快,占领区域必须要全盘治理好,才能往下一个郡前进。反正汉军的目的,就是为了牢固地统治这块土地。

    其他倒还好说,阿林县的土豪们整天听郡尉张万山的话,觉得此人肯定能力挽狂澜,保住自己的家乡,甚至还会带着军队把汉军赶出交州。

    他们在汉军陈兵猛陵与中溜边境上的时候,就卷起家中的细软,逃到布山城中。

    既然你是一心反汉的,财产不至于没收,罚款是肯定的。土地也别想要了,跑掉不就是不要土地吗?今后想回去也可以,必须执行汉军现有的土地政策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能量可不止那些死去军士的家庭那样,要钱有钱,要人有人,就算财产严重缩水,至少能找人来杀张万山,就是你害的我们。

    这哥们儿吓得呀,一溜烟直接从布山射回南阳,再从家里筹措了资金,投入到何进的手下,并与凉州失望而归的张温不期而遇,此后仍旧会和赵云作对。

    荀彧就像临时代班一样,把军权移交给贾诩,他其实更喜欢治理地方。

    北边的中溜、潭中、定周,特别是潭中,灾情严重,汉军在此地有五百多位士兵死节,土人也死了一千多人。

    汉军兵士是人家的儿子,这些土人兵卒何况不是?

    他们的儿子或者家长进了军营,最后身死,日子还得过把。

    人死灯灭,谁是谁非没既要再去计较,土地得多给一点,就当成是对其家庭阵亡士兵的补偿吧。

    荀谌一边北行一边查漏补缺,留在潭中的葛尤和定周的桑云,本身就不擅长治理,被荀谌轻而易举把重任接过来。

    上一辈子,赵子龙是考古专业的学生,他看到不少前辈关于朱卢这个县究竟位于什么地方,一种说是在合浦郡与郁林郡交界处,另一种则认为在朱崖洲上面。

    真正穿越回汉末,赵云才知道,哪怕前世那么多的学着支持后一种论调,其实大错而特错。为此,他专门跟随高顺的队伍到了朱卢。

    很是奇怪,为何一个县叫这个名字呢?难不成这个县的开创者是姓朱和姓卢的?

    考古专业让他拥有比一般人丰富得多的历史知识,却明白这两种姓历史上都不会大面积的在合浦郡出现。

    到了地头,赵云也一直在找答案,始终摸头不知脑,估计只有攻下来看看县志才清楚吧。

    陷阵营此前与先登营一样,都是纯步兵,当然,趋向于重步兵,专门用于对付游牧民族的骑兵。

    说起来听惨然的,一支军队成立于并州,另一支则来自赵云的家乡冀州。

    这两个州都与胡人接壤,居然没有骑兵,来去如风的胡人,纵马挥起武器,收割汉军的头颅,这是何等的凄凉。

    不能不说,现代人的智慧如海,竟然想出了一种用步兵抵挡骑兵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种想法刚开始的时候,实在有些操蛋,就是站在原地,等着骑兵冲杀过来。

    没什么奇怪的,你不能指望两条腿走路的兵士,能快过四条腿的骑兵。

    其实总结起来,也没啥秘密,分为三个阶段:其一,远射;其二,近刺;其三,临身挡。

    敌人在远处的时候,当然要采用射箭的方法,有效杀伤目标。而且骑兵在马上,就是最精锐的骑卒,在马上奔射,都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的精准。

    但是,步兵就可以。杵在那里,前排执盾,次排则把弓放在前排的大盾上作为支持,哪怕是射击移动的目标,人和马在一起,很少能射偏。

    等目标稍近,弓兵还要射那就是找死,早就退下,长枪兵在第二排架起一丈五左右的长枪,骑兵一过来,上捅人下捅马。

    如果还有漏网之鱼,第一排的盾兵自然就连成一片,形成盾墙保护后方的袍泽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捅马不需要了,由武者组成的步兵,而且是自己的手下,想着就令人兴奋,

    陷阵营完美诠释了前世美什么邦威的概念不走寻常路,官兵都不会在大路上慢腾腾行走的。

    给赵云的感觉,大家都像是被虐待狂,专门走树林,训练山地作战的能力。

    合浦这边好穷啊,郁林那边和现今的苍梧、南海差了一大截,好歹每年农民还不至于饿死,但在这里就很难说了,土地到处都荒芜着。

    连连征战,死去的以青壮年居多,剩下老的老小的小,土地根本就没有人耕种。

    朱卢县城的城墙也远比郁林郡的要低,估计矮了一丈多的样子,差不多两丈左右吧。

    夜色如约而至,陷阵营如今艺高人胆大,武者在城墙上手脚并用,就是没地方歇脚,也会用随身的匕首扎进去再继续往上爬。

    十个陷阵营的兄弟从北门揉身而上,杀死敌人打开了城门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能爬城墙,可以打开城门的话,为何不节省体力,从城门口大大方方地进去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