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.第三十二章

日暮东风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小说网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深海人鱼(GL)最新章节!

    </strong>娜拉。& {}

    恐怕薛子瑶直接死亡都不会忘记这道给她带来无限阴影的声音,在听到声音的同时, 她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下意识的颤抖,那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顿时又来了。

    头皮发麻,好像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了。

    以前只有当人鱼靠近的时候, 薛子瑶才会莫名其妙产生这种紧张感,后来就有些失灵了,没想到此时这种感觉再次蔓延到了全身的神经。

    “娜拉,南茜, 好久不见。”薛子瑶想让自己看起来很淡定,可是她知道此时的她一定脸色苍白姿态狼狈。

    转过头, 只看到南茜双手抱臂靠在安全通道的铁门上, 冰冷的蓝色双眸安静注视着薛子瑶, 嘴角抿成一条直线, 她看向薛子瑶的目光更像是在看已经到手的猎物,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还敢来, 我以为会等很久。”这句话是娜拉说的。

    顺着声音看过去,薛子瑶这才发现娜拉站在灯光的阴影之下, 小小的身躯都隐藏在黑暗中, 只有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的“猎物”, 灼热的视线让薛子瑶无法忽视。

    “我姑姑呢?”薛子瑶问。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娜拉露齿一笑,有尖尖的獠牙露出来,她狡黠地对薛子瑶眨了眨眼睛,“猜对了可能有奖励哦。”

    “娜拉。”南茜有些无奈地开口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娜拉咳嗽两声,这才恢复了低沉的声音,用视线示意了一下薛子瑶家里,“你姑姑就在里面,如果你想让她继续活下去的话,那就必须跟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薛子瑶神色一凛,双手紧握成拳,睁大眼睛瞪着娜拉和南茜:“你们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ok,先让你进去看看好了。”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,娜拉很快又改变了主意,她打了一个响指,“我可以给你三分钟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尽管薛子瑶知道娜拉这么做是在挖坑等着她跳下去,可是她没有办法对薛姑姑置之不理,如今薛姑姑是她唯一的亲人,就算豁出了这条性命,她也一定要保全薛姑姑。

    用钥匙把门打开,刚推开门,就闻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味,薛子瑶条件反射地皱起眉头,心中已经隐约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客厅和餐厅里都没有人,已经积上一层灰尘的哑光地板上有凝固的血液。

    薛子瑶的心脏一直在狂跳,好像要从嗓子眼里面跳出来了一样。

    于是她加快步伐推开卧室的门,紧接着就看到了她这辈子都不能忘怀的画面——浑身鲜血的薛姑姑被绑在椅子上,双手和双脚都被束缚住,薛姑姑似乎已经没有了知觉,就连薛子瑶推开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“姑姑!”薛子瑶的声线都在颤抖着,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扑向薛姑姑的。

    在如此近距离下,薛子瑶又绝望的发现薛姑姑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,新伤和旧伤重叠在一起,看起来更为骇人。

    伤口上的血液已经凝结,白衬衫的大多部分都被染上了红色,被汗水浸湿的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额头上,薛姑姑垂着脑袋,看起来已经是昏迷不醒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“姑姑!”悲伤混合着绝望瞬间袭击了薛子瑶,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,她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,发抖的双手不停摇着薛姑姑,“姑姑,你醒醒,我这就送你去医院!”

    刚要解开薛姑姑身上的绳子,原本还站在卧室门口幸灾乐祸看着这一切的娜拉脸色一沉,只用了两秒钟的时间就冲到了薛子瑶旁边,速度快到连肉眼都无法看清。

    娜拉一把抓住薛子瑶的手腕,力气大得像是要把薛子瑶的手腕都给捏碎,她冰冷的笑着说:“不好意思,三分钟时间已经到了。”

    薛子瑶眼眶通红,看向娜拉的目光里有翻滚着的愤怒,宛若一条正在吐着信子的毒蛇,这一刻她恨不得直接将娜拉和南茜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你们对我姑姑做了什么?”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,薛子瑶才终于从牙缝中挤出这么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仿佛有一只手正在□□着她的心脏,剧烈的疼痛感一波接着一波涌过来,薛子瑶甚至不敢回头去看薛姑姑的惨状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的所作所为全部都会报复在你亲爱的姑姑身上,前段时间既然你躲在安姝那里,我们只能拿你的亲人开刀了。”娜拉说得理所应当,仿佛她就是一个万能的主,她可以安排所有人的命运。

    薛子瑶用血红的眼睛盯着娜拉,抓着椅子的手指不断收拢,指尖泛白,薛姑姑消瘦的模样倒映在她眼中,犹如一根尖锐的刺针狠狠扎了进去,她甚至不敢大力呼吸,似乎这样做就会让薛姑姑突然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要把我姑姑送到医院,她快不行了!”薛子瑶压低声音又急切地说,“只要你们救了我姑姑,你们让我做什么我绝对不会反抗。”

    娜拉目不转睛盯了薛子瑶半晌,像是想从她脸上的表情里猜出薛子瑶是否在说谎,随后娜拉转头看向站在后面的南茜:“把这个老女人送去傅生那里,他知道该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南茜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着南茜便上前要解开薛姑姑手脚上的绳索,她的动作非常粗暴,一只胳膊就把毫无意识的薛姑姑抗在了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放开,你这样会伤到她的!”薛子瑶跌跌撞撞站起来,想要追上已经走出卧室的南茜,下一秒又被娜拉拽了回去。

    娜拉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,轻轻动一动手指头就把薛子瑶像扔垃圾一样丢了出去,猝不及防的薛子瑶一头撞到刚才薛姑姑坐的椅子上,很快就有温热的液体从额头上滑过,也有疼痛开始侵蚀神经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要带我姑姑去哪里?”薛子瑶猛地转过头,瞪着娜拉说。

    “一个很安全的地方,傅生可以保住那个老女人的性命,但是能保多久,还是要看你的了。”娜拉上前用双手捧住薛子瑶的脸,在薛子瑶拼命挣扎后,干脆一把捏住她的下巴,海蓝色的眸中有癫狂的因子在跳跃,“我们可以出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