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9章 押解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此刻,云雁正在识界里运功,神思漫游天际。

    与折羽的一番死斗,几乎将这地方给弄得天崩地裂。虽然极其不愿承认,但事实摆在眼前,那个家伙也算此地的主人,是自己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但对折羽来说,自己才算她的一部分吧。偶尔想起,还是会记得从前,她对自己百般关爱,谆谆教导。现在伊人永逝,再也见不到她了……

    因为当时正在两忘状态,连她最后以什么模样消失的,都完全不得而知。想到这里,云雁微微有些惆怅,也有些心酸:她很痛苦吗?还是像平时一样优雅沉静……她是否还有话告诉自己,如果有,那会是什么呢?

    无论外人如何视她为魔头,如何厌恶她。可她与自己的亲近之感,终究难以抹去……这份对折羽淡淡的思念,是云雁埋在内心深处的情感,连她也不愿意承认和碰触的秘密。

    怀抱忧思,她正收拾着残局,将崩塌状态的气海雪山,缓慢地重新支撑起来。或许因为这是一个分神期的识界,又或许它在糊里糊涂之间,受到了天雷的洗劫。所以想要修补它,变成了个大工程,需要源源不断的灵力。

    连自己也无法度量的灵力。

    好消息是,经过冲虚的教导,转乾坤燃烧的能量,足够支撑从外界将灵力导入,没有半点桎梏。坏消息是,从半个时辰前开始,灵力的供应在逐渐下降。

    难道在自己如此迅猛的吸纳下,区域之内的灵力,都已经干涸了吗?

    云雁微微皱眉,从识界里抽离出来,回转肉身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第一眼便看见了杨苹和廖佳的两个脑袋,从上方凑过来俯视,喜笑颜开齐声道:“你醒啦!”

    “你们?怎么会在这里?”看见突然冒出来的两女,云雁有些惊讶,想要活动一下身体。却不料刚一剧烈动弹,便从四面传来针刺般的痛楚,一股凉意直扣神魂。

    不好……无论是神魂识界还是肉身丹田,现在都急需修复,受不得这种冲击!云雁回过神来,低头一看,只见两指来宽的七彩链条,正游动盘旋在全身,立刻卷起了怒意。

    “是捆仙锁,但和寻常的不一样。”杨苹抬手扶住她的肩膀:“这个叫虹亘中天链,你千万别和它硬拼,因为它会根据修士的力道,激发出对等的压力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万万不要动怒。”廖佳忙不迭地取出条毛毯,将云雁裹住,小声道:“如果大力挣扎,不仅虹亘链会绑得更紧,他们说不定还会取出一些厉害的法器来押解你。”

    他们?

    云雁迅速环顾四周,才发现自己正在一个白色小橇里,被青赤两把大剑承载,滑动在九曲云道上。除了靠得很近的廖佳和杨苹,身边还走着不少人,个个面色凝重,十分警惕。

    卫归、白影衣、祁念真等人都在其中,而其余不少人,都穿着戒律堂特有的宽袖到膝白衫,佩戴着顶级剑卫的昆岗玉,一看就知道是精挑细选的执法弟子。

    不在冰坛,被他们给弄了出来。

    怪不得灵气吸纳在迅速减弱,身上绑着捆仙索,如何还能正常运功。岂有此理……云雁微微握住拳头,在问道坛被落星白少陷害后,原以为不会再有这么尴尬的时刻。

    想不到修到了分神期,居然被人又捆了起来!

    只要将九转开泰完全释放,管它什么锁链,都会立刻化为尘土,然后就会和眼前这些人大打一场……她重重呼吸一口,强行将胸中怒火压制。然后……会波及到徐泽龙和周晴他们,更何况,还有那只魔族的小黄鸡。

    梵天秀这样的身份,在自己大闹论剑山后,可能被气急败坏的修士们一剑穿心。魔族在神州是没有生死权的,和人族在酆州一样。想着那胖胖的小家伙,尖叫着哭喊“娘亲”的情形,云雁的怒意彻底萎了。

    她摊开手掌,微微驱动源力,便能看见冲虚赠予的天枢剑令。那淡淡的闪电图纹,正温暖地盘绕在掌纹上,染出一片奇异的碎光。观看了片刻,将手掌握紧,对廖佳二女道:“你们要我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去峨顶的戒律堂。”廖佳小心翼翼地望着她,见云雁没什么反应后,继续吐字:“……当众审讯。”

    “你冷不冷,我们在冰坛时,看见以你为中心的方圆数里地,全部结出了厚厚的岩冰。”杨苹颇为纠结地,揽过云雁的长发:“看,它们都变成了雪白色,好像将寒谷的冷意尽数吸收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云雁怔怔地盯着自己的白发,情绪倒很稳定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变化,乃是在不自觉之间,拼命吸收了冰坛区域的灵气导致。寒谷让自己变成了个雪人,但不会持续多久,只要换个地方修炼段时间,就会长回来了。

    因云雁陷入思索而导致的沉默,让两女有了点误会。

    杨苹强颜欢笑拍了拍她的肩:“别误会,我们不是来押解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求了卫归执事,专门来看你的。”廖佳凑近过来,用牛骨梳开始梳理云雁的白发,指了指怀里的包袱:“带了许多日用品来,从现在起,让我们暂时做你的仙侍。”

    云雁缓缓摇头:“没必要,多谢你们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我们陪着你吧!”杨苹也凑了过来,眼底隐隐有泪花:“至少在被审讯的日子,让我们照顾你,我二人修为低微,戒律堂不会介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照顾……”云雁话说到一半,目光落在她的眼睛里,惊讶道:“你哭哭啼啼作甚,好像我要被判死刑似的。”

    杨苹满脸惊慌,重重点头,快要哭出来了:“有人说你得罪了七剑,这次审判后,怕是活不了!”

    廖佳一把捂住她的嘴:“小声点,别被人听见!”

    “不怕被人听见。”云雁笑了笑,朗声道:“我倒要看看,论剑山会怎么编排罪名,罔顾道义,将我送上诛仙台。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掷地有声,饱含着无所畏惧的锋锐傲气,立刻把押送队伍全体吸引,顿住脚步不动,朝这边默默望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