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4章 绿绮之怒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天璇印记?”云雁抬手摸到额头,对骷髅头道:“以前我倒是有,但如今已被天璇星君收回……”

    姜寒烟嘿嘿笑道:“像师姐这么厉害的人物,在仔细观察你后,自然能发现,你的天璇印记还在。”

    “还在?”云雁大为摇头:“不可能,我再也感应不到凛紫了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收回印记时,很是不甘愿,所以有浅淡的痕迹,深埋在你神魂中。”姜寒烟非常严肃地说话:“只要你抱着召唤他,信赖他的情绪,用神识去寻找天璇印记……”

    云雁垂下头:“就能借用他的眼睛,追踪到绿绮吗?”

    骷髅头摇晃着转圈,表示同意。转了半圈后,她突然凝在空中,面朝云雁:“怎么?你好像很纠结,不愿意运用天璇剑的威能吗?”

    云雁不说话。

    姜寒烟显然有些急,靠近她连连追问:“如果凛紫找到了你,你不愿意再做紫姬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云雁的眼角余光,滑过包裹绿绮的迷雾,声音大了一些:“我愿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像南宫一样,可以孤身持剑去面对魔头。像夜逝水一样,不在任何人的掌控中,用力量震慑天下。”

    云雁的声音越来越大,好像在说服自己:“从前在另外界位的我,懵懂无知,一度想要逃走,不在七剑的约束中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的我完全不一样!”她坚定道:“我想要这个力量,想要用它,实现自己荡除酆州的愿望,站在顶峰,不被任何人压制!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……”姜寒烟喃喃低语,大松了口气。她正要在说话,已见云雁频频弹指念力灵络,正在全力驱动神识,寻找天璇印记的痕迹。

    于是骷髅头安静了下来,喀喀喀地摇着上下颚,一副很紧张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时,恼羞成怒的绿绮,从星境虚空里闪身而出。不由分说荡出一到碧色锋芒,朝云雁的后背直刺而去。

    “住手,她正在……”姜寒烟喊出了半句话,却咽下喉咙,对云雁长叹一声:“谁叫你是玩命侠,老找人决斗,在这生死之地,谁会手下留情呢?”

    “她呀……”骷髅头直勾勾盯着绿绮:“被满腔愤怨冲昏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噗噗!”

    云雁的肩胛与脊梁,同时碎裂了几块骨头。在开阳剑的硬攻下,经脉肌肉搅成一团,从裂开的肌肤里,好像棉絮一般吐出。

    “不得了,这伤好严重!”姜寒烟蹦达起来,围着云雁仔细观察,尖叫道:“伤筋动骨啊,好在她经历过太多苦战,否则现在该被疼晕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人头,从决斗开始,就一直在旁边唧唧呱呱。”绿绮皱眉打量她:“烦也不烦?给我让开些,小心剑气轰碎了你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跌坐在地的云雁,突然反转身躯,将弯月形的律境剑域,再次攻击过来。这一次与从前不同,在律境狂莽的攻击中,先是迸射出了熊熊火光,接着飓风来袭,紫雷轰鸣四野。

    “律境剑域里,她融合了天境源力!”姜寒烟嘿嘿咧嘴大笑:“剑境进阶了啊,云雁!”

    云雁此时的心中,也溢满了喜悦与兴奋。虽然被绿绮的剑袭伤得不轻,可在危急关头,竟然将苦练已久的天境,与威力日益增强的律境剑域融合,这是她万万没有料到的。

    而且方才精力集中下,果然在神魂深处,似乎寻找到了,一股熟悉的淡淡的气息。那是凛紫遗留的剑气吗?虽然天璇印记已除,但他还是留下了些东西,在自己这里。

    而且这股淡弱的天璇之力,果然能感应到绿绮的方位。毕竟他们算是亲族,宛如兄弟姐妹一般存在。只要在一定范围内,就能相互知晓吧……

    但这样说起来,姜寒烟就不会是仙剑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见识与能力,非常容易令人误会。可从绿绮对她的态度来看,两人并不熟识,没有半点感应力的样子。但是姜寒烟又用了什么办法,捉到了绿绮的痕迹?

    这个死人头,真是迷一样的怪物。

    现在来不及多想,就算是仙剑,也被自己的全力出击,震退了数丈之外。但这没有什么,值得高兴的。因为现在祁沐然身上的,只是绿绮的一缕分神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的攻击也无法摧毁她,当面对夜逝水时,又该怎么办!

    云雁念及到此,只觉胸中如火焰在炙烤,是心惊还是慌乱,她自己也弄不清。最后,这种烦躁不安,终于变成了更为固执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脚踏七星方位,一手引念力,祭出地境崖石护身。一手则挥动承影巨大的身躯,朝绿绮败退的方向,猛力崩撩而去。

    “咔咔!”

    原本摇摇欲坠的真武台,在那道尘土扬起数米,沟壑深幽的裂痕中,再也无力支撑。它们发出洪亮的悲鸣,迅速扭曲盘旋着,化为尘土朝下挥洒。

    云雁和绿绮,现在脚底只有各自的剑气平台托举了。被一击而中的开阳剑,有些颤抖地打量自己的身体。那里有一道从左胸深划到右肋骨的剑痕,里面正幽幽泛出灵气,四溢在空气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伤了我?”绿绮目瞪口呆地瞪着云雁,声音有些哆嗦,情绪相当复杂:“你……居然伤了我!好像以前那样吗?这天下能够伤我的人,除了你还有几个!”

    小姐,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,你当真是很强的。云雁竭力控制着紊乱的气息,胡思乱想:如果……如果竭尽全力的剑域,都无法摧毁她的一抹阳神,该如何是好!

    绿绮完全感觉不到,云雁心中有些绝望的呐喊。她抚摸自己的伤口,厉声高呵,纵跃而起,全身变成疯狂旋转的陀螺形:“看剑吧!我开阳绿绮的雷霆之怒,要将你刺穿在剑尖,直至千疮百孔!”

    云雁的真气紊乱,都快呕吐了。但现在对手,正进入狂暴状态,是势头最盛的时候……不能松懈!那么!就用这一招,来抵御绿绮的搏命攻势!

    “绿绮,别胡闹!你当真想杀了她不成!”一旁蹦达的姜寒烟,再次发出严肃的呼喊,甚至带着高不可攀的霸气:“给我住手,她是这代的紫姬,不是商红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