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3章 真武试(三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见识真武试?开什么玩笑!你师姐我在活着的时候,一直在那台子上名列前茅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去查查历届真武台的优胜者,还能看见我拿了两次第一,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们那时候的剑修,和现在这些软趴趴的家伙不同,根基都扎实的很,个个出手都有独特之风……”

    姜寒烟摇头晃脑,对周围的一派热烈气息,竭力表现得无动于衷,拼命朝自己脸上贴金。这使云雁有些不爽,低声道:“真武试还未开始,你又如何知道,现在的论剑山弟子,一定不如从前?”

    “瞧瞧他们那些武器造型,个个花里胡哨的,就知道染上了浮夸炫耀之风。”姜寒烟嗤了一声:“如此重视外物表现,落在剑心上的专注力,自然会少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云雁不服气地辩解:“时代不同,总是会有些变化的,你也不能只看表面,就笃定现在的剑修不如从前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就凭我的如炬慧眼,瞬息之间就能辨别一切真相!”姜寒烟双眼冒出绿雾,得瑟地尖叫,想要把云雁的气势给压下去。

    不料她这一番话颇为引人入胜,当场飕飕吸引过来四周目光。当好奇的弟子们,看见吐露豪言壮语的是一个骷髅头时,顿时脸色微变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个人头在说话?”

    “还是死了很久的那种,居然如此得意忘形。”

    “它这副样子,难道具备了神魂?”

    “等等……将魂魄锁进骷髅这种古怪容器里,大概只有酆州的人,才有这种嗜好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看它那模样鬼气森森,一看就不是个好头!”

    “不如刺它一剑,瞧瞧它的本事,是否和吹嘘的一样厉害?”

    弟子们的窃窃私语,怎能躲开云雁敏锐的神识。眼见有人要剑挑姜寒烟了,她急忙伸手一捞,将骷髅头放置掌心。接着拔剑亮出剑柄,把姜寒烟穿在上面,朝四周微微一晃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云雁装出一副烦恼状,努力敲打骷髅,自言自语:“师祖赠送的这个通灵装饰物,实在麻烦,不仅喜欢发出噪音,还四处乱跑!早知道不要了!”

    围观修士齐齐一愣,发出如释重负的声音,接着不再递过来关注,各自散开。云雁抚胸大大吐出口气,将姜寒烟从剑柄上拔下来,正要塞给郭小冬,让他放在储物袋里,关这个死人头的禁闭。

    前方传来一声男子轻笑,将她的动作瞬间凝固,只听那人道:“既然是师祖送的通灵剑饰,要是换了我,定会在这样的场合佩戴上,从中吸取必胜的信念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他这番话,倒是十足的剑修做派,令云雁无言以对。她来不及思索,本能地把姜寒烟挑了起来,再次安放在剑柄上。

    说话的那男子正挡在路口,他一袭青染白衫,正是天心峰的典型装饰。瞧这人五官英挺,风度翩翩,洋溢着一股子自信与贵气,倒有种似曾相识感。

    更古怪的是,他身后紧紧跟随着两女三男,动作好似训练过一样整齐,恭顺又警惕。他们的衣饰半点也不统一,是天心、天辅和天任的混搭。与这个男子的关系,也半点不似同门,倒像是忠诚的卫队。

    男子似乎对云雁这种暗戳戳的审视,早已习以为常,只继续说着他感兴趣的事:“通灵剑饰这样的东西,就算在高阶剑修中,也相当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它需要一名魂魄,发自内心的追随,在关键时刻,还能替剑主抵挡危难。”男子目不转睛盯着姜寒烟:“而在平时,它可以帮剑主端茶送水,聊天解闷,实在是奇物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伸出手指,想要去触碰骷髅头。姜寒烟是何等人物,立刻双眼喷出金灿灿的火焰,张开上下颚“吧唧”一口,咬住了那人的食指。

    “放开沐王!”男子身后的三男两女,顿时蹦起三丈高,刷刷祭出数道攻击,朝姜寒烟雪白的脑门摄过来。

    云雁虽然觉得那骷髅头,有时候很膈应人,但毕竟是自己从死海中捡回来的,哪里能眼看她被人胖揍。于是不动声色地朝前踏出三步,一招御风行平缓地散开剑光。

    “咦?”“啊!”“哇哇!”

    在男子低低的惊呼,三男两女大声的惨叫中,剑气荡出了半丈高的尘埃,将攻势轻易化解。接着嘭嘭几声重响,除了那男子还气定神闲立在原地,前方的五人都倒栽葱在石板路上,形貌狼狈。

    这下轮到云雁吃惊了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看破五人修为,是依照对等的真气,释放出的格挡。却不料这几人空有修为,根基却十分空虚,完全不能抵御自己的冲击。倒是他们努力维护的男子,实力十分强健,对自己的攻势化解,显得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云雁已大体明白了来人是谁,虚晃一手收起止水,对男子做出道揖:“原来是开阳国的太子沐王殿下,幸会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看见这人,有种熟悉之感。他从里到外流露的气质,太像从前在浮世里,见到的宁王暮沉风。那是一种出生于皇家贵胄,又自幼被奉为天才的自信与潇洒。

    这种人在世间并不多,所以识别度非常大。他身后那五人,看来并非论剑山弟子,只是通过了某种首肯到来,留在他身边的王府剑卫吧。

    祁沐然……又是一个姓祁的家伙。他的王妃还三番五次,因听信了祁元化的谗言,派出屠龙令,前来骚扰自己。

    念及往事,云雁的心情自然不好,于是说话冷冰冰的,拉起郭小冬就要告辞:“真武试就要开始,作为参赛者,我要前往台下抽取号签。殿下,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不料这个沐王,却一脸微笑,靠上前来并肩而行:“师妹何必如此见外,自拜入山门后,大家都是普通论剑山弟子,凡间王侯身份,再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云雁对他没有好感,便淡淡道:“但有五名王府剑卫簇拥在侧,和我们这样的普通弟子相比,总归有段距离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当初执意上山时,家里人的约法三章。”祁沐然流露苦恼神色:“不带着他们在旁边,我在论剑山上的修行,恐怕会不得安宁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