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5章 通幽出口(下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短短瞬间,一行人已接近到通幽出口,个个兴奋不已。鹭过最为激动,对徐泽龙抚掌大笑:“恩公你的运气果然不错,这原本只维持三炷香的洞口,竟然到现在还有缝隙,可容咱们穿过!”

    “这是洛熙集结全体金丹以上弟子,又维持了出口一段时间。”木越西从通道内探出两只手臂,外加半个脑袋,对鹭过大大皱眉:“你还不快进来!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有走?不是怕死的很吗?”鹭过惊异地尖叫,被他一把拽进通道,靠得极近。

    那人摸了摸鼻子,笑嘻嘻瞅向她:“无论有多危险,我都要留在你身边。刚才只是虚晃一招,我上来给大家探路。”

    平时如果木越西,说出这样在鹭过看来,“轻浮不正经”的话,她早就一记老拳砸了过去。可今天不知为何,她心底酸楚绵软,难以发泄怒火。

    刚才也想对徐泽龙,说出同样的话。但是怎么也说不完整,他好像也并没有留意……鹭过有点恨自己,连嬉皮笑脸的木越西也不如,关键时刻如此怯懦。

    她也突然有点恨徐泽龙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回避自己真诚的表白。不过怪得了谁呢?当初他明明叫自己放弃,可自己却固执地不愿放弃。或许因为,看见他从未对人动情,在心底的希望,就从未破灭吧。

    如果哪一天,恩公他有了真心喜欢的女子,自己该怎么办?

    想到这里,鹭过狠狠地打了个寒颤,全部情绪好似沉到冰底。她突然尝试到某种,类似绝望的感觉,只想捂着脸逃离此地,抱棵树嚎啕大哭一番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之间,鹭过的双眼缓缓淌下清泪,身不由己朝后跌倒。被什么人接住了,她也无从知晓。只听得云雁焦急的声音:“中了蛇毒的有几个人?”

    周晴在大声回答:“周阴身上重伤,小冬心力交瘁,他们两个都中了追兵的翼火蛇之毒……咦?好像鹭上使的情形,也有些不对!她怎么无缘无故哭了?”

    翼火蛇毒?

    那不是侵染人感官,调动负面情绪,使人陷入迷茫消沉的毒素吗?鹭过浑身一凉,只想对自己抽耳光——翼火蛇毒能迷惑的对象,大都是一些伤员,真气力竭者,还有定力极弱的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被追兵的蛇毒侵染,为什么会当众哀哭!

    “呀!真是太丢人啦!我不想活了!”鹭过掩面尖叫,可是泪水依然不停掉落眼眶,看起来愁云惨淡,极为颓废。

    木越西大急:“这样下去,她会不会被蛇毒干扰心念,当真要自杀!”

    徐泽龙握着一个烫金药罐上前:“眼下别无他法,我们只有试试暮沉风师兄的解毒剂。”

    云雁奋力哆嗦起来,和木越西左右摁住他肩膀,异口同声:“这药管用吗?有没有什么副作用?”

    “它的说明上,提到这东西可解异毒。”徐泽龙无奈道:“眼下我等需要驱力抵御追兵,进入通道后,还不知被传送去何处。如果被两界之力的灵压干扰到伤势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罢罢!”云雁叹息:“给他们先服用,暮沉风的药品虽怪异,但总归吃不死人!”

    木越西已夺过药罐,先拉着鹭过服用,又给周阴与郭小冬解毒。却不料这三人服下药后,颓废悲伤的情绪虽然解除,可体内却抽出蚕丝一样的物质,迅速包裹住肢体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鹭过三人已像木乃伊一样被束缚住,浑身陷进半透明的硬膜里,动弹不得。无可奈何之下,大家只好进行分配。云雁背起周阴,徐泽龙背起郭小冬,木越西则抢了鹭过,将她牢牢束在身后。

    鹭过虽然成了透明蜡像,但感官未失。见是木越西负责背负自己,她自然十分不满,一双眼珠咕噜噜的转动,张大了嘴,似乎随时就要怒吼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实点。”云雁将那表情一览无余,当即拍拍她的脑袋:“咱们正进入通幽界的传送缝隙,身后的魔族追兵,尚不能摆脱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洛熙出手相助,给咱们撑住了这个出口……”她朝外缘的包围的魔族群,狠狠荡出六合剑阵:“恐怕今天真要落入敌手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音,两界之力的挤压与扭曲,已渐渐扩散开来。这将形成类似传送门的奇异脉冲力,为了传送之力不被魔族破坏,徐泽龙在队伍后面,凝聚全身力气,击打出完美的律境剑域。

    魔族追兵仿若摧枯拉朽一般,化为碎渣,被黑黝黝的通幽洞口吸入。而云雁等人也被这剧烈的冲撞,塞入了一个阴寒寂静的空间。

    空间里回荡徐泽龙的大喊,依旧中气十足:“刚才那一式,是我目前能支撑的最后一个剑域,连番打斗后,我体力透支啦!”

    “既已力竭,就别瞎嚷嚷。”云雁虽看不清他的方位,却忍不住吐糟:“万一魔族追兵跟进来不少,听到你这句话,他们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的剑域真气,附带着减速眩晕功能。”徐泽龙得意笑道:“经过刚才的冲击,魔族追兵应当没有一个,还在附近。”

    周晴插话大喊:“师父!泽龙师叔!这虚空附近什么东西也没有,难辨方位,咱们只是被气流一直推着走……会通往哪里啊!”

    黑暗之中,木越西冷不丁发出凉凉的低语:“现在只能希望,徐泽龙的运气,当真如他说的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云雁皱眉:“你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咱们在无极战场的阴盘,阴盘原本属于魔族的区域。”木越西道:“在乾清域开启虚空通道,有九成几率,可以返回人族的地盘。而在神魇域开启的通道……”

    周晴已吓得尖叫:“木上使,你的意思是……咱们可能会流落到魔族驻地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可能,是已经到了。”木越西的声音卷带着疲惫,从前方燃起的微亮处传来:“你们都过来看罢。”

    云雁背着周阴,在虚空气流里稳定身形,三步踏做两步赶到他的身侧。一接近那泛着淡红的亮光出口,便嗅到阴郁腐臭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探头朝外望去,只觉浩瀚的湿气迎面扑来。心中咯噔一声,想要发出惊呼,却觉心绪烦躁,难以开口吐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