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0章 幻风·时疫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近来风向较好,所以行船速度加快了许多。长济江水浪滔滔,两岸险山奇石耸立,染透了晚秋的金耀明亮。孤鹤飞掠,流云滚滚,烟雾袅袅,水上风景甚好,别有一番情致。

    如果在平时,暮沉风定会与众人一起,歌吟奏乐,品评四周流彩画意。可现在的他,终日不见人影,使大家的心情也很不好,百般聊奈地打发着时间。

    云雁、枢夜与徐泽龙因神魂旺健,并不太畏惧风寒,所以成天在船头闲晃。因地方狭小,身边有蓝犽盯着,连打坐修炼也不能。除了说些闲话看看书,就只能观赏江面了。

    这天日落之后,三人又如往常一样,聚在船头呆了整夜。在寅时快要结束时,云雁听到枢夜在前方,低低地惊呼了一声。要令枢夜惊呼,实属难能可贵,若非事出蹊跷,他定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!”她立刻紧张起来,蹭蹭迈了上去,扶着船舷朝水中看去。

    还没有站稳脚跟,就听掌舵的船夫,发出了杀猪一般的吼叫:“天啊!尸体!有人溺水了!一个、两个、三个……这么多人!是前面的船沉江了吗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惨叫,云雁已看清前方的可怖情形。

    果然在那深深的激流漩涡中,正翻滚盘旋着不少尸首。他们个个都衣不蔽体,看似穷苦人家,十分瘦弱。在这江中随波逐流,好似凄苦的片片枯叶,沉浮不定。

    徐泽龙顿时大急,全身溢出淡淡金光,一个箭步就要跳下船去。云雁眼明手快拖住他,小声道:“你想运功下水捕捞?蓝犽立刻就要出来了,看见你以一个小丫鬟的肉身走在水面,立刻会被察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前方船难,说不定还有活人!”徐泽龙跺着小脚丫:“即便无人可救,总不能眼见他们葬身鱼腹!”

    “说的对。”一个温和的男声从背后响起。眼前清瘦的人影一晃,使云雁等人齐声惊呼:“宁王?”

    多日不见的暮沉风,竟然从船舱里钻了出来。他还是没有多少精神,但仗剑在手,全身已灵气四射。那男子抬手拍拍徐泽龙的头,笑道:“别担心,我去将他们都拉上来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已如一只玄鹤落水,踩着浪涛左避右闪,远离开礁石与漩涡,将最近的一具尸体摄到身前。船头现在已挤满了人,郑阿四与一干船夫,已蹦起老高,指着他惊叫:“仙师!原来客人竟然是仙师!老天!”

    而初晴则将手拢在嘴边,对他高喊:“沉风!快看一下,可还有生者!”

    暮沉风已在仔细打量身前尸首,面色暗沉。他紧抿唇线,突然回头对妻子回应:“你带着云先生他们速速回舱,准备些白醋苦艾等物,准备熏焚。”

    初晴浑身一颤:“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暮沉风对她遥遥点头,艰难道:“上游城镇发生了时疫,他们皆有症状,而且没有溺水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是时疫感染身死,被抛下水丢弃的吗?”初晴喃喃自语,突然双目瞪圆,惊叫出声:“不可以将尸首泡在水中,若是下游的人取水饮之,也会引发感染!”

    “长济江水域宽广连绵,两岸城镇众多!”她挽起袖袍取过缆绳,对郑阿四等目瞪口呆的船夫说道:“事不宜迟,我们需要将尸首全部打捞处理,不能有片刻延误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郑阿四一脸懵逼地点头。初晴虽然声音甜美柔和,但言语间的自信从容,似有种看不见的力量将他慑服。那人呆了片刻,再重重点头:“哦!”

    接着他指挥船员,在云雁等人的帮助下,与暮沉风前后应和,将水中尸首一个个捞起。大船寻了个浅滩靠岸,初晴立刻冲了上去,手持医疗检测器具,想要将所有尸首仔细翻看。

    暮沉风急忙挡在她面前,面色严肃:“你不能去,虽然尸首入水已久,但疫病也有极大可能传染上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一名医官,你却叫我不要接近病人。”初晴有些调皮地微笑,点了点他的额头,嗔道:“别挡路,有正事要办呢。”

    “晴儿!”暮沉风急了,还想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初晴却一把推开他,取过药草熏制过的白袍笼在身上,奔到尸首堆前半蹲下,对他回望:“你近日郁郁寡欢,我明白是为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眼下是解开你心结的时机。”她开始动手检查:“玉衡国正被时疫威胁,咱们需全力以赴,参与驱逐疫病之战。一来可弘扬医道,像祖母一样渡世救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来,则能使你的心绪平安。”初晴小声说话,却饱含坚定:“为了那些爱你的人们做点事,我就算是死也无憾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玉衡国暮五世,时四十七年初冬。

    昌嬴府四城八村爆发时疫,举国震惊,人心惶惶。起初官府下令,将初染症状的冷陈村隔离,里面的人不能出,外面的人不能进。然后派了数十医官入驻,试图找到祸源,驱赶疫病。

    却不料虽然没有人出来,时疫还是流出来了,感染到邻村。昌嬴府台一怒之下,竟下令,连补给也不能送入疫区,再使重兵把守,将感染的村落重重包围,医官也不派遣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着,等村中的人死绝以后,瘟疫就不会蔓延。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,在短短数月内,又有三个村落遭殃,还蔓延进入了临近的石关城。

    接着事态变得不被掌控,随着时间流逝,越来越多的人染病身亡,也越来越多的人,开始举家搬迁逃走。因为官府的冷血处理,是要将染病区完全隔离,将里面的病人和健康人一起围困,让他们等死。

    但天下有谁能够,在一息尚存的时候,眼巴巴地等死呢?

    既然官府不派医官,又设下警戒围困灾民,不给予救济。那么灾民自然要反抗,从隔离圈离开。病死与饿死,反正都是死,没什么两样。至少出去以后,还能自己访医乞食,求得希望。

    就算重兵把守,也没有能阻止灾民迁徙。特别是人口众多的石关城,每日都有无数人奔逃而出。他们有的死伤在守卫的刀箭下,有的则趁乱突围。

    可是这些跑出的人中,却有携带时疫病菌的。虽因抵抗力强,一时没有发作,但他们周围的体弱者,终究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于是一村接一村,一城接一城,不断出现感染症状者,玉衡国内大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