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5章 密室血祭(上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昔日与暮沉风相处的情形,一幕幕在云雁的回忆里掀起。

    当初因紫姬持剑的身份,他对自己格外照拂,也连同身边的伙伴们一起,悉心教导。说起来,当初这位蓝帝对自己等人,是有不少恩情的。

    但从新手小白起,就对他的性格难以琢磨,被他整治过不少。直至今日看见他,云雁依旧觉得背脊凉飕飕的。若现在释放修为,与他全力一战,绝不会像当初那样狼狈,可是心理上的挫折,始终难以抹去。

    本以为失去天璇印记的自己,再不会与此人有纠葛。

    没想到眨眼之间,他又晃到了面前。

    此刻赶也赶不走,躲也躲不掉,当真尴尬。

    此刻,暮沉风正对魏文柏微笑寒暄,一双时风眼环顾四周,好似并没有留意云雁。他边说着话,边摸出随身携带的玉屏箫,走向初晴晶棺。附身观察了徐泽龙两眼,那人的眉头微微皱起,噤声沉思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他抬起头道:“魏真人方才说到,这名剑仆因打造绝世神兵,太过消耗精力,以致如此。”

    魏文柏急忙回应:“这位泽龙小友,乃是天降论剑山之福,以惊世奇才来形容也不为过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技艺已接近当年的天工。”他殷切地注视暮沉风:“蓝帝医术高超,请务必设法使他恢复。”

    接着那老者无比珍惜地抚摸怀中剑胚:“这把泰阿,还等着他醒来后完工,待到名器铸成,必将震撼天下。”

    暮沉风打量那把沉甸的重剑,“唔”了一声:“果真是绝世天品,魏真人的心情,我能够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但这名剑仆,如果我没有看错,曾经肉身尽毁过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云雁的身子剧烈地颤抖起来,一丝丝阵痛袭上神魂,感觉要步步陷进地底。眼前迸射出血光,耳中呼啸过轰鸣……问道坛的废墟正发出痛苦的呻吟,不堪回首的记忆,如重锤敲击在心。

    那天斩杀徐泽龙的人,正是自己!

    虽然重逢以后,两人都刻意避免,不再提起往事。但那幕过往,始终如鲠在喉,一旦揭开后,就刺痛全身!

    “咦?”暮沉风的目光,此刻终于注视过来,盯着缩进阴影里的女子,微露惊讶:“我记得你,云雁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听到他呼唤,云雁一咬牙快步上前,对他深深做出道揖:“蓝帝尊驾,久闻你妙手仁心,请相助泽龙拜托困境。”

    暮沉风点点头,接下刚才的话题,温和道:“因为他是新塑过的肉身,在维持专注太久,呕心沥血后,经脉里的灵压盘结,神魂之力破体而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解释吧。”他端起一杯灵茶,轻抚杯沿。里面的茶水立刻呈现滚烫状,汩汩朝外溢出,滴落在地。

    “泽龙的新生肉身,在疲劳过度后,难以盛放他的神魂之力,于是……”他再一弹茶杯,翻滚水流瞬间朝外炸裂,激荡出白瓷碎片,撒落四周。

    众人见此情形,已知道他的意思,顿时面露焦急。

    魏文柏抢先跺脚道:“这可怎么办!难道要眼见着奇才陨落!”

    “大铸剑将他放置于初晴晶棺中,倒是极为不错的法子。”暮沉风陷入思索:“只是若不以外力,为他调理经脉,他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,却也不会醒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罢。”他对魏文柏道:“我驱动音境试试看,但他苏醒时日尚未可知。你在此门外布下禁制,派弟子护法,不得让人进入打搅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魏文柏立即回应,抬手唰唰开始布置禁制,却与暮沉风温和深幽的目光对上。

    “魏铸剑,我与这两位泽龙的密友,在此照看就好。”暮沉风将玉屏箫覆到唇边,垂下眼睑:“有我在此,你毋须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魏文柏立刻将自己关到禁制外,继续引导剑气,对里面的人挥手:“谨遵蓝帝谕令!”

    待他里三层外三层,将地下室封闭后,外面的一切瞬间隔绝。

    暮沉风静默片刻,突然抬手在门口疾点,淡蓝光晕层出不穷,宛如星光交互,披覆天幕。云雁自然认得此术,这是七剑结界,走向为玉衡星轨。

    看来此人并不喜欢信任谁,就算魏文柏如此卖力,他仍然出手,再加了层禁制。只是不知,他如此谨慎,究竟是何意……

    云雁微微皱眉,凝视他颀长的青衫身影,正暗自揣度。却见暮沉风驱动时境瞬步,开始绕着放置晶棺的高台,踏出古怪的方位,越行越快。

    “他在干嘛?”此时此刻,云雁自然要询问身边的“百科全书”。

    “百科全书”枢夜却抄着手在旁边,半响也没有作答,只是拧紧了眉头,撇着脸盯着墙角。

    暮沉风开始口中喃喃,吟唱出低沉曲音,辽阔旷远,却颇有压抑诡秘之感。云雁这时也盯着墙角,在脑中急急搜索——这古怪的吟唱,似乎在哪里听到过。

    令自己有些熟悉,却偏偏有所排斥,不愿细想。

    “是酆州的祭祀吟乐。”这时枢夜才突然开口,声音细若蚊蚁:“你可记得?”

    记起来了!

    云雁的瞳孔微缩,圆睁双眼。

    当日自己身披斗师血铠,踏着朱红长毯,步入魔宫的勇者殿堂时。耳边萦绕的,不就是这深沉诡异的礼乐之声吗!

    那时候,历代酆州勇者形貌各异的高大雕像,手举武器矗立两旁,对着自己冷冷俯视。

    那时候,自己的眼底溢满血光,充斥压抑的仇恨,与誓要覆灭这些辉煌的决意。

    想不到……此时此地,竟然又听见了这个声音!它正被守护神州的玉衡持剑吟唱!

    岂有此理!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。”冷厉无情的声音,扬起尖锐的高昂,缓缓吐出云雁的唇。直到说出此话后,她的脑子才反应过来,不知何时,承影已被自己紧紧握在手心。

    有种莫名的烦躁,渐渐凝结,好似涓涓细流,汇聚成了怨怒与杀意。

    控制不住内心腾腾燃烧的热流,好像踮起脚尖,在深夜里行走的豹。她静静地屏住呼吸,捕捉到暮沉风的方位,按剑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