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8.第1088章 律境剑域(下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八荒六合宛如一个透明巨大的紫色圆罩,此刻已覆盖满魔族祭坛区域。万把小剑好似连绵无尽的雨丝,刺入黑土孤城的每一个区域。云雁俯视下去,瞥见古树丛林之中,一泓巨大的血池。

    那里浸泡着被俘九兽的原身,被浓密的血红灵络,捆扎成一个个球形。因连环天锁之力,他们被缩成很小,每人只一米来高,个个神色痛楚萎靡。

    此刻云雁只觉全身感知,达到前所未有的敏锐,就好似在问道坛时御神状态一样。她的视线可以三百六十度捕捉动静,剑府中传递过了汩汩热流,快要将身体爆裂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止水主剑,在八荒六合中吸收了所有剑影后,律境的威力便越来越大。当时尚有迷茫,但在获得转乾坤的西金残本后,云雁便越来越肯定:自己离律境剑域只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这种自信坚定而热烈,所以刚才睚眦询问,能否一剑摧毁此地时,她毫不犹豫地说出:我可以。

    若是放在从前,云雁会有些犹豫不决。但胸口处有一种新芽破土而出的预感,使她几乎没有经过思考,便回答出:我可以。

    此刻她目光牢牢盯住下方血池,左手驱剑进入律境聚气,右手则不停止鸿蒙九印。要在摧毁祭坛的同时,以念力指引九兽脱逃,需要的精细操控度,是前所未有的挑战。

    但机会只有一次。

    没有退路。

    会被这个魔族祭坛吸附捉拿,还是在它来不及施法完毕前,将它摧毁?

    此刻云雁滑过一丝忐忑,但很快被枢夜近在身侧的呼喊打消。那鬼金羊少年,不知何时已赶到自己身边,立在盘旋呼啸的剑气中,他竟然毫发未损。

    “云雁!斩下去!”枢夜的黑发在风中飘动,白袍子如乱云飞舞,高高鼓起。他的声音清澈如泉,明朗如月,整个人笼罩在奇异的光线中。那一刻,云雁再次闻到他身上神秘熟悉的暗香,禁不住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的,你一直都可以。”枢夜的凤目中充满鼓励与期待,牢牢盯着云雁的侧脸,好似天地之间只有这一个存在。那是难以名言的热烈,甚至夹带着某种狂热……

    奇怪的人。

    云雁与他对视,目光不知为何,落在他的额间。那里被自己的紫气笼罩,正溢出淡淡彩光,仿若珍珠般温润明亮。她在恍惚疑惑之间,左手捻出剑诀,平静有力地朝剑阵中的止水,灌注真气而入。

    “成了。”何图低低的叹息在左侧响起,云雁却维持与枢夜对视的状态,立定在空中丝毫不动。

    心若止水,虽有万般奇异难测的情绪,可是她却如被冰晶萦绕,没有半点激奋的冲动。

    包括剑气也是如此,就好像平日练习时,毫不在意的挥击而出,她甚至忘了勘测目标,也忘了如何将力道散发到极致。可是就在这淡然平静之间,八荒六合瞬间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万把剑影如银鱼回归大海,争先恐后冲入阵中主剑中。

    剑阵不再是剑阵,因为八荒六合的紫光圆盘中,此刻只留下止水——巨大而仰天清啸的止水。它好似初生的鸾凤,破壳的蛟龙,正甩动自己身体上的尘埃,打量崭新世界。

    枢夜在止水巨大身影的折射光线里,微眯起凤目,对云雁笑了:“剑域的感觉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“很空。”云雁回应了一句,也笑了:“原来传说中的万剑归宗,凝绝一式,竟像不耗费任何力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不到阻力。”她平伸掌心,按在悬空的巨剑剑柄上,缓缓将它下压,再下压,挑起眉头:“没有风没有云没有魔气……连自己经脉中剑气的流动,好似也嘎然而止。”

    “剑域初成后,你便获得了剑元能量。”枢夜道:“此刻你吸纳的不仅仅是天地灵气,更有你的剑从旁辅助,将它吸纳修行的力量,无尽渡到你的丹田。”

    云雁点头,对他回答:“枢夜,你对剑道知之不少,并不像普通的魔族少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决定跟随你修剑,抛弃无法突破的魔道根基。”少年很坦然地长身直立:“所以这些年,你给我的各种剑修典籍,都早已烂熟于胸。”

    云雁赞许点头,将止水剑柄垂直一按到地:“剑元可碎空破虚,孤城祭坛的重重机关,现在已对我毫无抵御力。”

    她将鸿蒙九印收势到行字诀,再次从临字诀重新结出,感应念力片刻,长舒一口气:“各位神君果然高明,即使原身被封印,也能驱动元神之力,与我完美契合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需站得高些。”她踮足与两人齐齐上行,不忘暗中招来一股地境防御,护住枢夜。而目光则俯视红光崩裂的血池,道:“此地将成为一片焦土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声音与动作发出,止水好似巨大的铁锹,软绵绵插入了孤城中心的黑土深处。接着那巨剑在云雁掌下微微一倾,剑锋破土而出,直挑血池方位。

    “哗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激烈的崩塌轰鸣,只有如泥石流洗刷的流液声响。下方孤城好似海滩上的沙堡,化成各种大小碎片,齐齐朝地底塌陷。止水身上荡出泛紫的涟漪亮光,朝四面八方扩散。

    这一画面只定格了十来秒,便黯淡下来。

    头顶的青云化为乌云,层叠下压,好像抬手就能扯下一片。地面止水再无动静传出,收敛了全身光芒,斜斜插在黑土之中。而它的四周景致,只有一片光洁平滑。

    没有树丛没有廊柱,没有血池也没有祭坛。

    黑土孤城葬身于黑土地底,不见一块断垣。

    云雁抿唇抬手,止水发出铿锵脆响,回归正常大小冲天而起,稳稳被她握在掌心。接着,半空鸿蒙九印缔造的白光中,一个个走出了神君们巨大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仍然捆扎着离珠锁链,但祭坛孤城已破,相互制约的连环力已消减不少。尽管伤痕累累,但五兽的精神状态极好。他们齐齐甩动身躯,抖落血花尘土,感受得来的自由,望着云雁笑意盎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