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65.第1065章 水月界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鹏圣不服气地嚷嚷,和鲲吾争辩:“但我们可以废掉他的修为,时时监视他啊。”

    鲲吾也不服输,叫道:“无论怎样,他总是怜生水的亲弟弟,你认为云雁会下得去手,把他变成个凡人吗?”

    “此事以后再谈。”云雁深深吸了口气,挤出丝微笑:“阿月认为我是歹人,幻做阿水的面容欺骗于他,闹成这样,我也有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寻到他后,便向他解释道歉吧。”说罢她沿着白石道,朝内部殿堂行走。

    却惹得腰间竹篮里两兽齐齐炸锅:“什么?还要去寻他?!”

    “阿水以往和我谈过,许多阿月的事情。”云雁跨入一处侧殿门廊,叹道:“她总是回忆弟弟的好与可爱,却从未提及,她对弟弟做过的事……比如胭脂鱼,或许还有另外一些。”

    云雁苦笑摇头:“她就是那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一位仁慈善良的好女孩。”枢夜也不甘寂寞地从竹篮里,探出头来,对云雁微笑:“真想见见她,和她做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见不到了……”云雁与他对视,叹了口气:“当时她以残魂之力,去接住天璇星君,那样的威能足以撕裂她十次。”

    “她回不来了,永远。”说这话时,云雁的脚步微有踉跄,眼底若有若无,又溢上古怪的暗红色。脸庞也被寒冰笼罩,放佛整个人陷入了幽深沼泽。

    “呀呀!”魔皇观她神色大叫出声,像发现了新大陆:“原来剑修心魔的源头,和那死去的女子有关!”

    “陛下,虽然你是魔皇陛下,但我也得让你闭嘴。”鹏圣骂骂咧咧,和鲲吾枢夜一齐扑上,把竹篮上的嘴巴掩住,只留三三念那双眼睛滴溜溜直转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寂静,而云雁似乎没有听到腰间的动静,突然拔剑在手,贴到两柱红廊间,小声道:“似乎有人族的哭泣与呻吟?但是极其微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?”三三念努力挣扎,露出竹篮上的嘴,对她道:“你已经进入阴阳炼壶了,可以说此地遍布囚笼。说不定现在靠着的廊柱里,踩着的地板下,都关着你的同类。”

    云雁听她这么一说,立即弹身从红廊离开,有些紧张地触摸光滑红漆,皱眉道:“你的意思是,无论哪个角落里,都可能放置关押囚犯的法器?”

    “有被缩小的活人,有被抽的魂,有做成了阴阳蛊的,也有抵抗不住压力疯掉的残次品。”三三念滔滔不绝:“反正大大小小的容器里,各种样子的都有,选着什么全靠运气。”

    云雁听着她没心没肺的陈述,心中微堵,重重捏了把竹篮,问:“我实难救出全部人。陛下,你知道问道坛一战的被俘人修,都关在哪个区域吗?”

    “别看容器繁多,分布区域也大。”魔皇道:“但是咱们的大司祭,是两位爱洁有整理癖的奇人,他们放置所有东西都有特定的规律——”

    竹篮瞅了眼满脸期待的云雁,闷声闷气道:“别指望妾身,大司祭不会对我说这些小秘密的,我也从不过问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也别丧气。”魔皇赏了个板砖,再喂个甜枣:“我只知道,越是新来的人蛊,越会被放入神力旺盛的中心部位。因为他们往往要极力反抗,需要严刑拷打,镇得无力动弹,才能炮制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,闭嘴。”云雁怒气冲冲回了一句,掠过侧殿,朝东园内部急速行走,几乎可以说是拂袖而去,再也没有搭理三三念。

    “嘿!这人为何如此没有礼貌仪态!”三三念显然十分介意,在她腰间大吵大嚷:“妾身好心为你引路,你发什么脾气?臭脾气!”

    云雁对她的纠缠置若罔闻,满腹愤怒怨恨,已化作了极大的力量,使她在半柱香内,就站到了东园正殿中心。这里果然有些诡异,地面印刻着数个五芒星图案,尖角相抵,在烛火下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云雁发现那些闪亮光斑,竟是鲜血流动时溢出的折射线。原来五芒星图案是由一条条细小渠道构成,渠道刻印在大殿砖石内部,有乌金环扣有规律地罩在它们身上,看来,是一个可翻上地面,又沉入地底的机关。

    又是魔族的血祭仪式吧。

    早已见怪不怪……云雁冷着脸在小渠旁侧,轻手轻脚行走,抵达最后一个五芒星星时,眼前出现了一面雕纹的青花石墙。她在酆州多年,对魔族驻地常见的密道暗室,见过不少。

    于是挑剑抵向青花墙,放到雕纹上端,代表二十四夜的初一夜位置。一般而言,这种类型的雕纹,会给你出一道小小的计算题。只要是高阶一些的魔族,很快就能沿着气息方位,得道答案。

    这些计算题的正确答案,不会是一加一等于二,而是它指向的灵脉中枢位。云雁瞥着细枝末节的暗红色尖端,在第七夜位置上停滞下来,便挥剑朝雕纹一抵,将二加二等于七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石墙应声翻开,露出内部窄小的空间。但见有六名人修,被如血藤一样的灵络牢牢束缚,左右两边悬空站立,被禁闭在这石穴之内。他们的脸色惨白,青筋在脖颈处跳动,手腕脚踝被斜斜割出口子,联接着若隐若现的红色管道。

    血色管道通在地面小渠内,正汩汩朝里面注射流液与真气。

    是血祭的牺牲品吗?

    这些人不知已被关了多久,从血藤外观察,并无法得知他们的状况。云雁挥剑一刺,想试试这束缚物的坚硬度。却不料那血藤突然朝外凸出,竟张开了如猛兽一样的血盆大口,朝云雁劈头盖脸咬来。

    “剑修,不要碰它!”这是三三念的警报。

    “云雁,它们是联动的!”这是枢夜的惊呼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但见正殿四面八方的石墙,一个接一个弹起翻出内芯。不知有多少个盛放人族的石穴,密密麻麻印刻在它们身上。它们左右连接,上下相抵,形成高低圆环,仰望上去,竟望不见尽头……

    东园正殿,在此刻似乎拔高了许多距离!

    这并不奇怪,因为它原本就是幻境,伪装的水月宫倒影而已。

    真实的它,就是一个巨大血腥的炼制壶,抹去光华雅致的美景后,它终于显出狰狞的本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