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32.第832章 刑魄侍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徐兄回来!”何图的嗓门最大,他几乎想也没想,朝外劈出开山裂石的一击。震飞了十来名魔武士后,高高跳到了半空。皱眉瞥了一眼云雁的方位,他召唤出工布剑魂,金光灼然照亮了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何图的身影随着工布朝外急冲,瞬息之间已落到云雁身侧,对她大吼:“你跑下去做什么!快跟我回去!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桐之上。”云雁没有看他,只盯着前方数米外,被魔俢团团护卫的刑魄侍:“不能让她祭出炼魂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要杀谁我便杀谁。”何图扬臂一挥,工布呼啸而出,像夜空里拖拽辉煌划落天际的流星,卷带出火海,拍向魔俢人群。云雁与他同时出招,八荒六合拔地直冲。

    剑阵所到之处,断肢鲜血飞扬。五行天境源力喷涌出威能,而剑阵的后方,巨石土木应声而起,凝成强大的防御壁垒。何图的身形微微颤动,猛地扭过头,不可置信地盯着云雁:“你这是……天地同伤?”

    云雁没有回答,她此刻剑府里已催发出全力,没有多余注意力,去和他解释。何图却喃喃自语:“我没有听闻过,天工后人,有天地境齐发的招数……你……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徐泽龙原本就不会天境,可一路上我都在用天境。云雁心底吐糟:你也太后知后觉了。她摇摇头,缓过气来随意回了句:“天地同伤也就只是个剑境联合技而已,没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    在南斗经历里,自己也使用过好几次天地同伤,从没有修士大惊小怪。在云雁心底,这不过是个可攻可守的顺手招数。一开始的确修行很艰难,但在最近力量大增后,这一招已能得心应手,毫无桎梏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了不起?”何图瞪着她,像看个怪物:“你到底是不是剑修?知不知道源力和念力,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收发方式?”

    “两种力量一个外放一个内敛,要同时使用,正如一手画方一手画圆,需要剑心极为沉澈通明。更需要长时间面对双境齐发的失败,修行非常艰难。”何图急急解释:“我平生未见能够发出天地同伤者,即使他有那运气,能够同修天地境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过。”云雁不想这时候和他研讨剑术,急急回了句:“他的天地同伤,力量高我数倍,山崩地裂犹如宙宇颠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是天璇剑凛紫,何图当然不知,只目瞪口呆连连摇头:“这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地之大,没什么不可能。”云雁的剑阵已离桐之上五米之遥。她撤离了止水,祭出承影作为主剑,一时间八荒六合风云突变,溢出极幽极厉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冥器!”何图的瞳孔骤然缩紧:“这把剑居然是冥器!你……你不是徐泽龙!我听闻最近数百年,唯一诞生的一把冥器,名字叫承影,被食神云雁拥有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用了改换容貌的法器!你是食神云雁!是论剑山的通缉者!”何图发出惊呼,嗖地撤离云雁周围数尺,面色复杂地打量她。

    “不瞒何兄,我正是云雁。”云雁面色不变,承影体型已增至一丈高度,玄黑中流溢幽冷紫光。她深深呼出口气,凝视自己的爱剑:“承影诞生以来,我用它的次数极少。因为它是斩魄冥器,力量太盛,怕它缔造过多杀孽。”

    “有的人我不想杀。有的人,我却不得不杀。”她丢下这句话,足踏七星方位,八荒归元蔓延铺开,将魔俢人众团团搅进剑阵。凝视近在咫尺,目露惊惶的桐之上,云雁唇里挤出三个字:“你死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承影威势迸射,从左到右,速度极为缓慢地平削而出。像孔雀开屏一般,剑影幻为平行的数道紫电,轻飘飘掠过空气。这招御风行,现在已不再是守势,它被云雁长期精炼过后,成为了一记群杀大招。

    虽然看似动作极缓,但它每道剑影在移动时,都会自身来回抽击数百次,频率非寻常人能窥见。当敌人认为能这招轻松躲避时,身子却已中招,惊骇剧痛之下,将导致战意顿失。

    桐之上没有料到,会有这么个人,抛弃掉撤退的机会,直直冲进魔俢人群里,前来击杀正在施法的自己。周围高阶的助手,此刻都被传送阵附近的人修缠住,自顾不暇。

    而留在身边的,虽然人数众多,却在云雁的天地同伤里,如此不堪一击。此刻炼魂幡正在祭出的最后关头,也是自己最脆弱的关头……该死!是什么人暴露了炼魂幡的秘密,使这个剑修拼命也要斩杀自己?

    桐之上在魔道走到今天,也不是个任人宰割的主。

    她的脖颈被云雁的剑气砍断,运功的右掌也齐齐被削掉,断腕白骨森然。这一切来的太快,来不及护住肉身周全……桐之上发出一声怒喝,突然将血淋淋的左臂抬起,拍击上自己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她在做什么?自绝经脉?

    云雁微怔之下,立刻反手出剑。承影发出低啸,从下朝上挑出,戳进桐之上的左胸,触及到她的心脏——不管这个刑魄侍捣什么鬼,把她宰掉再说。

    看来刑魄侍专注于修行摄魂,这样暗戳戳的害人功法,战斗时若以肉身相抗,就非常脆弱。云雁脑子里急急转了个念头,剑阵主剑已“噗”地扎入那魔俢的胸腔,搅动脉络挑出了心脏。

    她当即凝神,准备再斩逃逸的神魂。

    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    有点古怪!云雁迅速施展御风行,抵御回过神来,发狂地扑击自己的众魔俢。目光却牢牢盯住桐之上,看见她以左掌击碎了自己的天灵盖后,软软倒到地面。

    接着她抽搐的身体有了异动,桐之上猛地挪移左掌,捂住自己胸口,掏出破损的心脏。那微微跳动的心脏,迸射出赤红与碧蓝交织的光芒,猛地罩上云雁面门。

    “铿!”一剑西来。

    何图驱动工布,斜斜挡在云雁身前。工布的金光瞬间黯淡,被赤碧二色缠绕后,原本鲜亮的剑魂,变得如被风吹雨淋了百年一般,陈旧腐朽不堪。

    “这刑魄侍收敛了剧毒魔气,在自己的五脏六腑。”何图的声音有些颤抖,右臂上迅速攀上了紫黑之气。他回头瞥着云雁:“你斩她时方法不对,该立即将她的肉身切割为碎片。否则她受伤的任何一个内脏部位,会被她的死魂之力驱使,爆发出骇人的侵染能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