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2.第722章 谈判失败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黑凤小眼竖立,对着云雁啾啾直叫,显然听不懂她的话。云雁无可奈何之下,驱动止水朝它的长嘴轻轻一碰。只听“叮”的一声脆响,黑凤凰的眼泪颗颗掉落下来,疼得它哇哇张嘴开始哭泣。

    云雁见它摆出如此惨状,有些抱歉。虽然这东西连动物也算不上,但毕竟是天地灵气所化,有情绪与感觉。不过它也太娇贵了,只是轻轻使力,就成了这副形貌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怜生水清丽的身影迎风飘动,她立到空中对云雁遥遥抛出一物:“这是焕颜丹和化炼它们的材料!”

    云雁抬手一扬,默契地接过她抛来的玉匣,握到手心,对哭叫的黑凤又道:“吃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啾啾!”黑凤显然生气了,对着她劈头盖脸吐出一道暗色烈焰。然而立刻被云雁用天境水墙浇熄,一人一鸟周围“嗤嗤”飘荡起白烟。到这时云雁也有些不耐,后有追兵,前有静虚二人,时间不容拖延。

    她不再对黑凤说话,捏住它油亮的细长脖子,将玉匣里的丹药材料,一古脑塞进它的长嘴里。黑凤扑腾着翅膀,显然十分不合作,而在两者扭打之间,那些法修靠得更近了。

    “趁黑凤发脾气不吐真火,咱们将它抢下来再说!”当先一人怒气冲冲咆哮着,祭出两张上品雷符,朝云雁站立之处的上空抛去。

    徐泽龙眼明手快,踏到右侧一株燃烧赤炎的黑树干上,挑出正阳斜斜一刺。两枚上品雷符立刻飘移开来,转了方向跌落深渊。他回头对那人怒道:“你若认为能抢,那就尽管动手。”

    祭出雷符的,正是入口处遇见的三名天府弟子之一。看见徐泽龙他已气得跳脚:“你们别得意!开始是咱们被你们设计偷袭,才会跌落深渊。现在新仇旧账一起算,要你们这群混蛋好看!”

    “一看那家伙就是个炼丹的新手。”天府院那女修冷哼一声,嘲弄道:“你们真认为可以当着我们这些丹术行家,轻轻松松使用黑凤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,那捉了黑凤的家伙,又在开始逃跑!”另一名天府弟子急道:“咱们快追上她,干扰她的炼制过程。只要黑凤没有吐出真火,就还有机会节省五日时间!”

    徐泽龙等人齐声喝道:“休想!”

    接着众剑修迅速贴近云雁,在她身后幻出分影,舞出一片剑光高墙。如银出铅,雪亮的锋芒立刻将追击人群逼退数丈。云雁被他们围聚护卫着,朝西南方远离静虚两人而去。

    正如刚才那些天府弟子所言,自己等人不是丹术师。虽然怜生水懂得不少,可也难抵御专业人士刻意的干扰。为保无极焕颜丹能成功化炼,得甩脱这虎视眈眈的人群。

    一边撤离,云雁一边焦躁地拍着黑凤的脑袋,对众人道:“怎么办?这家伙偏偏不肯吐出真火,东西也给它吃下去了!”

    “法修有许多办法,可以让它坚持不住吐火。原本我的想法是捉住它慢慢试……”张浮生也有点急:“此事是我们惊魂组消息的疏漏,没有料到火三环里,竟然是这样一种竞争局面。”

    云雁将撞见静虚与韦今驰,听见他们想要独占黑凤的计划一事,简略说出,又道:“这事也怪不了谁,他二人对于抽签决议耿耿于怀,想要进行报复。也想为本院中意的弟子,提供比斗时的丹药。原本黑凤是不会冲撞到此地,只因那魂焰竹花。”

    梅成功愤然道:“这个玉虚真人也太狠了,竟然真要启动天字盘,让我们陷入杀、戮、斗三者之一?”

    “我二叔为何也会赞同他!”张浮生不可置信道:“玉虚到底是怎么说服他们的!不行,我得去问问二叔!”

    梅成功急道:“现在别管那事,得先让这该死的肥鸟吐出真火!没有焕颜术,咱们身份败露后,会寸步难行。”

    “吐火吐火吐火!”金灵儿使力拍击凤凰的后背,又让它发出哀哭嚎叫,虽然它时不时吐出攻击性的暗色火焰,可都不是炼丹所用的真火。一时间,众人竟有些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男子的冷哼,遥遥出现在右侧数丈开外,使焦躁的众人顿时石化——韦今驰!他察觉黑凤被捕,已经追赶了过来!既然他已出现,那出窍境的静虚一定也不远了!

    这下有点棘手。

    “地境。”云雁低低道:“我试一试不入定探进黑凤神魂,和它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入定?”徐泽龙惊呼:“你现在可以做到如此操控地境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难。”云雁道:“而且需要你们从旁护法,我的防御会比平时弱数倍。”

    剑修们没有回答她,只集体凝出更精纯的剑气,团团萦绕在她周围,形如铜墙铁壁。云雁也不再说话,急速捏出真武诀脚步不停,澎湃念力喷涌至四周,她的神魂陷入了一片虚无空间。

    “黑凤,请你出来。”她在空间里行走,四处环顾,高声呼唤:“我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无耻的人类,还好意思用法子和老子说话?你趁老子觅食,又来捆我!”黑暗里响起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,显得十分愤怒。

    云雁知那是黑凤的神魂,在与自己交流,顿时讶然:“你说个又字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捆住我起码几十万次了,现在装模作样来消遣老子,又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云雁默然:“我是第一次和你见面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黑凤呸呸怒道:“我被你捆住,然后戳击炎穴,逼我吐火几个时辰给你炼丹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老子真受够了!”

    “我和你的确是初次见面,何来几十万次照面之说?”云雁进行安抚:“还望你相助这一次,以后不再打搅。我不对你动粗,你也不必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滚滚!愚蠢的人类,什么第一次见面,休想骗我!每次来的人都和你长得一模一样,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!呸!你这个混蛋!老子偏不帮你炼丹,你又要怎滴?”

    看来这黑凤凰的脾气,确实相当坏。而且对人类的认知很糊涂,认为所有捆住它炼丹的,都是同一个人。云雁陷入了沉思:百万年来,黑凤对人类的愤怒已根深蒂固,自己再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谈判失败,时间紧迫……现在得换一个方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