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1.第631章 幻雅·薰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皓月薰轻笑:“你为咱们大女儿想出个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南宫寰两眼发光,精神振奋:“凤凰于飞,翙翙其羽。我取大雅诗乐之意,给她取名叫南宫雅尔。”

    皓月薰抿唇一笑: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“月儿给咱小女儿取什么名?”

    “我见庭中蕙草萋萋,翘首南风……”皓月薰缓缓靠向高枕,望向烛火,目光像投射到极遥远之地。她默了下微微一笑:“单名一个薰字,她就叫南宫薰。”

    南宫寰拍手哈哈长笑:“此名甚美,月儿果然玲珑无双。”说完他附身到床前,目光炯炯盯着两女婴,温柔呼唤:“雅尔、薰……爹爹来看你们了,快点长大我带你们骑马打猎,纵横山水间去!还要将一身武功传授你们,做我天玑国赫赫有名的女将!”

    皓月薰却轻轻开口,摇头道:“我只希望她们平安喜乐,打打杀杀,奔波征战之类的……还是不要去做。”

    南宫寰一怔,但立刻软和下来,大笑道:“时日还早,待她们长大后自行选择,自行选择!”

    皓月薰却低下头来,用手拢住膝盖,不赞成也不反对。南宫寰见她表情明显不愉,怕她身子受情绪影响,急忙好生抚慰,找些其他的话题乱扯。两人这才恢复了有说又笑,房内一派温馨四溢。

    云雁被一巴掌抽了个七晕八素,也不想再看小两口调情。现在两个孩子还是不懂事的婴儿,等南宫雅尔觉醒,不知要猴年马月。她恋恋不舍再度凝望了小女孩们一眼,振开翅膀就朝窗外飞去。

    刚将念力收敛回剑府,就听见神魂深处,响起一个柔淡平和的女声: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皓月薰!”云雁大惊,这迦楼罗王女果然不是吃素的。这么轻易就识破了自己的地之境伪装,还沿循着念力之源,找到了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只听皓月薰平静道:“阁下身为剑修,为何鬼鬼索索夜探到此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云雁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要怎么解释呢!说自己是以后你女儿的好友,利用了万华镜,进入了这记忆浮世。目的是前来修行旁观,并且帮助修罗王,见从前的你一面吗?

    她不吭声,皓月薰却再度出声:“我历练途中受过北斗修士相助,所以并不想为难你……”接着她涩然道:“现在……也无法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“死里逃生修为大跌,我双翼已折,只想在此地平静度日。”她缓缓与云雁的念力交流,十分恳切:“还望阁下手下留情,勿要伤害我身边家人。”

    云雁立刻回答:“我决计不会伤害你身边任何一人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幽幽道:“方才你呼出我的真名,应是知晓了我的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云雁回答:“我也决计不会通知妖族,无论你信与否,我都将相助于你。”

    皓月薰讶然:“阁下可否透露姓名?”

    云雁默然片刻:“不可。但你若有事相求于我,可与我念力应和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叹道:“我的神魂已极为衰弱,若不是你今夜靠得如此近,怕是难以察觉把握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方才诗言蕙草萋萋,翘首南风。”云雁沉吟片刻,道:“咱们就以此句暗联,你可唤我南风,引香草焚燃,若有变故我自会赶来。”

    皓月薰现在实力大损,马文光又对她虎视眈眈。云雁可不想在南宫雅尔成长的岁月里,给小家伙留下危机。虽然不知自己这么暗通皓月薰,算不算影响浮世命轨……但出于本能私心,她还是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却听皓月薰也默了片刻,继续开口:“阁下不愿暴露身份意图,我也无力纠缠。但我会时刻守住身边家人,绝不允许任何外力进犯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……就算赔上性命也在所不惜。”她这话语气坚决肃然,迦楼罗族的豪气血脉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不知这位迦楼罗王女,为何要甘愿流落人族地域,还做了别人的妾室。这不是自己现在要问的,弄清这一切的,应当是那位觉醒后的修罗王。

    只要浮世之行不出岔子,伙伴们能够安全聚集,对云雁而言才是最重要的。她不再与皓月薰进行沟通,急急收敛念力回到剑府,四顾片刻后掠过树丛,朝自己的四季阁奔去。

    暴露了剑修气息也不要紧,皓月薰作为一名隐姓埋名的妖族,自然不会跳出来大肆寻访自己。看望南宫雅尔的心愿已了,从今以后,只要守着她慢慢寻找伙伴们,将此浮世历练完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折腾了大半夜后,云雁一回到闺阁就禁闭房门,换下夜行装束,打扮回马夫人。正急匆匆地梳妆盥洗,却被一阵如老鼠般的动响吸引住。那声音叮叮当当,又颇为沉闷,寻了片刻后,发现是书橱后的一处墙壁发出。

    她好奇之下,按照以往对机关的经验,摸索到书橱上的黑色奇石。轻轻试探一按,只见墙壁呼啦啦升起,露出了暗褐色窄门。

    联系着白天马文光的举动,云雁越发觉得诡异:这丞相两兄妹,以前到底在合计些什么?居然在屋子里留有暗门。此刻门内依然传递出叮当轻响,云雁屏息上前,紧握门环一扣,再猛地推开。

    咕噜噜前滚翻进来两道人影,倒把她唬了一跳。就着细微烛火凝神望去,只见一胖一瘦两个男子,裹在黑漆漆的夜行装里,倒活像七杀的鬼祟行头。

    他们滚了片刻,齐齐爬了起来对云雁半跪,低声道:“小姐好!”

    云雁按捺住好奇,装出木然惊恐神色,颤抖道:“你们……你们是谁?怎么会出现在我房里!”

    “小姐果然失去了记忆。”那胖瘦两人对视一眼,把脸一抹露出五官,四目灼灼发亮。胖子道:“小人王五。”瘦子道:“小人赵四。”

    白天马文光倒提过这两个名字,看来是他的贴身近卫,用来传递和马夫人之间消息的。云雁心底暗暗猜度,目光扫向两人,立刻怔住:两人身上都覆盖着自己的主神紫气——这也太巧了!

    马文光派来联系自己的两名手下,居然都被伙伴们附了身。那么等他们以后觉醒,要搞清那便宜哥哥的策划,简直就是手到擒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