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17.第417章 追缉令(上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日月轮挂在高空,色彩幽蓝呈现下弦形态。

    云雁带头走在前方,承影与止水上下紧贴着,负在她的身后。轻剑银亮重剑暗沉,她已习惯将承影背上,作为力度忍耐的一种训练。开始时步履缓慢,熟悉了半年后,现在已经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她身后跟随着一行众人,都颇为兴奋,准备见识传说中的剑神器。除了仙迹崖关系最近的几人,张浮生带着古军几个惊魂组骨干,鹭过裹在七杀门斗篷里,也一并跟了来。

    云雁没打算藏私,她有其他的想法:在进入浮世时,因为灵压变动,很可能导致周围的人被强制附身,流落世界各地。人多一些进去,相互寻找到的机会越大。张浮生、鹭过等人,与自己交情不错,也可以信赖。

    他们各有所长,有些优秀特质,自己是没有的。浮世感悟各凭悟性机缘,剑神器这东西,既然是上古大能流传下来的,多一些人使用也无妨。朋友可以带进去,但需小心敌人。

    这半年里因为魂器双剑的干扰,自己基本没有再外出过,最远的游历就是到北斗剑修驻地。四个月前唐天茜传来讯息,说与邢无痕的手下起了冲突,与他们大打一场后,她被哥哥关了禁闭。信中提醒云雁要小心为上,从此后两人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她被重重保护,想来应无大碍,云雁也没有太过担心:去找唐天茜的话,反而会给她引火上身,不如静候消息。而这个月初时候的一个消息,却使云雁陷入了烦恼。季秋蝶等前任羽城卫发来鹤型符,说在黑水湖又有人撞见了落星白少。

    那日离开散修驻地时,曾拜托他们代为留意此人踪迹。想不到行踪沉寂了段时间后,他出现了。云雁没有当即出来寻找,因为月末就是会合邱炯炯的日子,她反正也要来黑水湖。

    湖面微荡轻波,因为诡异的色彩使水纹并不透彻,像覆盖了层粘稠的油膜。两人来高的宽窄岩石,疏散在红砂泥地上,被刚席卷而过的妖风,吹拂得十分干净。

    鹏圣从一个小黑点,慢慢靠近收翅在云雁肩头,他心情不佳咕哝道:“我又看过了,根本没有人来……白少的消息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他那些前任羽城卫,十分怕他出现被人撞见。”云雁答话:“所以不可能编出消息自己吓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咱们偏偏就寻不到他……”鹏圣低头梳毛:“而且也没有看见那个胖子和胖兔子。”

    云雁抬头望月掐算:“现在还不到子时,玉贤又懒得紧,不是愿意等人的性格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她突然收敛声音,目光越过众人朝身后灌丛望去。灵心空间的中央地带,几乎没有高大的林木,灌木倒很繁茂。虽然少树林,但高大奇石众多,要遮掩身形也不算困难。

    云雁刚才掐算时间时,有短暂的凝神状态。

    在那瞬息几秒之中,她似乎捕捉到了某种,被强行压制下来的气息。地之境悄悄探出,念力抵达到远处飞舞的几只火纹流萤身上。她以神魂对它们沟通询问,那几只流萤瞬间朝四面八方窜起,停滞在空中。晶莹羽翅煽动片刻后,对云雁方向点头回答。

    “是的,人类,我们看见了埋伏,石头后面的埋伏。”

    “人类,他们和你一样也是人类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,人类。”

    火纹流萤身形巨大,算灵力强健的一类昆虫。但即便如此,与它们之间的对话也很杂乱无章。和椒图那样的鸿蒙九兽,都存在沟通障碍,别说小小灵虫了。云雁对这样古怪的遣词造句见怪不怪,向它们致谢后收回念力。

    “那些火纹流萤在石头后,看见了埋伏。”云雁朝灵虫方位瞄了眼,沉声对同伴们提醒:“暂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音刚落,空中飞舞的巨型萤火虫们,纷纷发出短促鸣叫,身体碎裂飘落,伏尸撒了一地。云雁等人脸色大变:难道是埋伏之人出的手?这么远的距离,他们也能听见如此小声的对话!

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众人毫不犹豫拔剑在手,背部围成一个小圈,紧张地观察四方。徐泽龙朗声对奇石灌丛中道:“何方道友深夜来此指教?”

    “被发现了,再躲下去就很傻了,是不是?”一个女子的浅笑遥遥飘出,她头上斜斜插着碧簪,身着金色绣芙蓉长裙,娇小的身子拽着淡紫披帛,一步步踏了过来。

    云雁见到此人形貌,眉头微皱:“邢淑彤?你来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来惩戒捉拿你啊。”邢淑彤抿嘴一笑,扬起手中一块散发红光的菱形玉牌:“瞧,咱们天梁院的追缉令,上面这个人不就是你?”

    大家朝那令牌望去,果然在鲜红灵压缠绕下,云雁握剑的身影被刻印在上面,缓缓转动十分清晰。云雁冷然道:“三鼠身亡的事情早在十多年前就发生了,看来你们的追缉效率,并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事情很多的,那么大的一个院门,和你们仙迹崖的小旮旯比,可完全不一样。”邢淑彤笑眯眯地捻了把刘海,做出类似南宫雅尔的招牌动作。

    “哼!”古军性子最急,立刻出声反击:“找些破烂借口。邢无痕是个有计划的人,他原本因为落到此地,难熟悉状况所以隐忍不发。却没有料到,大家在灵心空间里一蹲这么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得知云雁获得承影,泽龙炼器水平变得高超后,被吓到了才想要动手,去除后患了吧!”

    邢淑彤眨了眨眼睛,继续微笑:“怎么会?冥剑打造成功也有半年了,你可别随意诬陷天梁院……”

    “云雁他们这半年就没出过松山涧。”梅成功朝天翻起个白眼:“今天一出来就撞见了你……们。”

    他缓缓吐出字,目光缓缓落在奇石阴影里。一个个的修士身形,正默默站出到夜色中,汇聚到邢淑彤背后——怪不得那女子如此得意放肆,来者不下三十余人,还有两个金丹,这可不好对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