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8.第278章 魔种(下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云雁等人转入门中,看见落星白少伫立在一片狼藉之中。墙壁上沾满干涸血痕,地面则四散白骨。尘土蛛网密布在它们身上,随着洞内阴风不时掀起跳动。

    那些白骨,有的是人类,有的则是古怪的动物。此处写满生命陨落的痕迹,但因年代久远,难以猜测当时的情况。据赵齐放说,当初从阳天伏魔阵里带来的那些平民,没有一人回返。也不知这些白骨是否来自他们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默然无语,而落星白少则十分激动:“这些是什么!是什么!”他边喊叫着,边俯身在遗留物上仔细查探:“是人类……有人类的白骨!……我以前做了什么?而这些似乎是魔族的遗骸,这里发生过什么?”

    他半蹲在地的身子慢慢跪倒,捂住头部低埋进手肘,发丝散乱垂于地面,也兀自不觉。云雁几人虽然对他从前所做之事怨恨,但见到他这幅模样,禁不住暗暗叹息。

    鹏圣扑腾着肉翅落到他肩头,温言道:“你现在已经变了,从前的事情记不起来,就算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落星白少慢慢站起,神色坚决:“我定要查探出,这个地方是拿来做什么的。”他伸手指向那些遗骸,情绪激动:“如果这些人当真是宁远城的平民,我这个城主必须给他们交代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不再理会三人,朝连通房间的另一拱门内走去。此处各色通道有许多,而那些拉环等机关口里,也许还另有天地。云雁与怜生水在房中巡视半响,也约定各探一方,南北而去。而鹏圣也单独而行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连续走入了三处房间,都与刚才那处情形相似,只是遗骸的种类略有不同。在房间内部,尚能找到一些用作囚禁捆缚之物。云雁环顾那些破损得不成型的锁链钉板,心底暗暗琢磨,脚步越走越慢。

    那些白骨之中,只有魔族的身上没有致命伤痕。但它们有部分内部骨骼青黑,像中了某种毒素。其他的人族妖族,遗骸上都有撕裂折断痕迹,看起来是被猛力攻击所致。

    也许这些房间,以往是蓄养魔族的地方……落星白少关闭占星堡时,出于某种原因无法将魔族带走,干脆毒杀掉它们。而其中一些运气好没被毒死的,则被活活饿死。

    云雁进行着大体推测,却始终有一事不明:落星白少大费周章,冒着危险设下阳天伏魔阵,就只为逮几个平民做魔族的口粮?这也太不科学了……

    这时储物戒指中涌起微弱异动。她急忙掏出里面的影录玄镜,朝里面看去。这玩意被张浮生大手笔买了许多,仙迹崖现在每人都有配备——当然已经不是木越西的那种劣质品了。

    属于云雁的影录玄镜上,浅浅的显露着许多熟悉的印记。这东西距离越远,信息传递越淡。那些印记的神识灵气,大都属于徐泽龙张浮生等人。自己不吭一声跑掉,他们费力寻找了一通,只是所发的信息,她都没有去管而已。

    最新的一个印记闪耀着晶莹蓝色,是属于怜生水的。云雁按下它,黑铁镜面上就出现了个艾绿色身影。怜生水带着复杂的表情,站立在一处暗门内焦急道:“姐姐,我发现了奇怪的东西,快过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身子侧开,显露出屋内情形。落在云雁眼中,使她骤然一惊!墙壁上十个一组,整齐排列着大小不一的箱子。从墙里伸出的锁链,将它们固定悬空。每个箱子中部都有个碗口大小的圆洞,洞上缕刻着各色花纹。

    这些和在梅岭密室所见,梵天不败夫妇房间里的“阴阳蛊”容器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烙五张烧饼的时间。

    全体人齐聚到了这个不算小的房间中。落星白少踱步片刻,挥袖将其中一口箱子打落在地。云雁上前凝神细观,只见那处缕刻花纹的圆洞,是镶嵌到箱身的。

    以前梵天不败暴起打碎所有容器,她并没有看仔细。只见那圆洞薄薄一层,好似透明晶块。虽然过了许久岁月,但依然透亮澄净。而晶块里,似乎缓缓流动着某种气息,使得她大奇道:“这个容器很古怪,不知用灵气输入,会是什么样的情形?”

    怜生水运出蓝光,云雁挥出紫光,朝圆洞击出。箱身剧烈颤动了下,却并无反应。两人齐齐将目光投向落星白少,那人犹豫片刻,伸掌按到圆洞处汩汩输入灵气。

    “呯!”的一声盖子朝天翻起,众人还来不及惊喜,就发现里面除了尘土,空空如也。落星白少伫立片刻,跃起到半空,朝四面八方箱子圆洞处射出浅浅灵波纹。

    “呯呯!”声络绎不绝响起,箱子各式姿势翻开倒下,在屋内散落了一地。大多数里面空无一物,却有少数中掉落出几道黑影。几人疾步抢上,看清那几道黑影是几名看似昏迷不醒的凡人。

    占星堡关闭了这么久,他们的身体状况却非常完好,面色安详呼吸均匀。大家对视一眼,都显露出极大的喜悦兴奋:只要将这几名凡人救醒,就能得到非常多的信息!

    但这喜悦维持了只不到半分钟,那几名凡人突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瞳孔呈现出各种鲜艳色彩,流动光晕。随即身体部位接连二三凸显出浅浅的各色纹样,迅速扩大加深。其中一名女孩在地上痛苦挣扎了片刻,缓缓抬起头来。但见她额头炸开,皮肤拉开出几厘米,形成窄小的皱纹。

    那皱纹里由下至上浮现出黑红的晶莹物体,小而圆宛如颗葡萄,凛然泛起微光。

    第三只眼?

    那是堕天纹!怎么可能?他们不是修士为何会堕天!

    云雁刚要惊呼出声,那长出第三只眼的女孩双目一瞪,冷然向她直视过来!

    她要对自己攻击吗?

    云雁心底一抽,迅速拔剑朝后跃出丈许距离。不到万不得已,她不愿意与这些奇怪的可怜人进行战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