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2.第272章 臧玉殿(上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果然又是天梁。云雁与怜生水迅速交流了下眼神,只听赵齐放继续说道:“白少曾在臧玉殿偏侧,修建过一处占星堡,里面有不少仙家法门,以前常有仙师进出。随着阳天伏魔阵被拆,那地方渐渐也没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……羽城卫以前从阳天伏魔阵里抓走的人……”赵齐放突然压低了声音,环顾四周道:“当时就被关在那里的……我做了宁远城的都令后,才略之一二。”

    怜生水忆起怜生月的遭遇,心中郁闷,禁不住开口询问:“那些人现在怎样了?”

    赵齐放粗眉拧成小虫状:“此事已过去近二十年,知情者越来越少。我因为当初遇见云姑娘那事,所以算较为关心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他歪过头来,仔细打量怜生水:“水仙子何以也如此关心……我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你……但是……哈哈!抱歉,人老了记忆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我们在阳天伏魔阵时,看见那一家三口中的女孩儿。”云雁忖量片刻,索性说开了来。落星白少是魔俢这事,外人并不知晓。赵齐放日夜伴虎在身侧,她实在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云雁望向络腮胡有些斑白的军爷,一字一句慎重道:“你需答应我,此事不得对外吐露半分,连家人也不可以。”

    赵齐放见她如此,不免又好奇又有些畏惧。但好奇心终于占了上风,他忙上下猛点头,开始听云雁讲诉那日的见闻,与之后发生的事……

    只见他时而惊讶时而恐慌时而愤怒,最后一个不稳,将手中茶杯滑落到地。赵齐放站起身来,在花厅里急急踱步,不停伸手抹去汗珠。他一介凡人,听闻接触到这些事,惊惧自然比修士要更深。

    “云仙子……不不!云雁!”他抬手扶住椅背,努力镇定下来颤声道:“城主他……他竟然?”说完他急忙坐下,却不安地摇晃身体,伸出两手做五爪扑击状:“是那种东西?”

    云雁长叹口气:“他在堕戒狱陷害我时,得意洋洋亲口所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像啊……不像!”赵齐放瞪着豹眼,似乎拼命在回放记忆:“他平日礼贤下士,人脉既广又亲民,宁远城对他的评价甚至超过了他父亲。”

    怜生水对魔俢恨之入骨。她虽然极力维持不怒,但语气依然透着凉意:“当初梅成仁拿出丹药救助爷爷,我也认为他是极和善的仙师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。”赵齐放转转眼珠,将大头凑上:“城主他也算修道之人,身边经常有仙师来往,但他们却没有发现……”

    “定是他依靠了什么手段遮掩面目。”赵齐放又站起身来,来回焦虑踱步自问自答。他突然停下,猛然转身:“还有一个可能!”

    见云雁与怜生水低头不语,赵齐放惊得以双手抠住牙齿:“难道……问道坛那些仙师他们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啊!不得了了!怎么办怎么办!”赵齐放环顾四周,对厅外高声嚷嚷:“拿我的盔甲来!拿我的武器来!把马也牵来!”

    云雁见他虽然畏惧,但却硬着头皮想朝前直冲的样子。心中暗道:虽然是凡人,但也有不少坚毅勇猛之辈,他们面临危机时,甚至比修士里许多人的表现都要好。

    “你就别折腾了。”她抬手按住赵齐放的椅子:“你不是修士,对上他必死无疑。你答应过不吐露此事半分,我要你也别干涉此事半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”云雁望向花厅外,被惊动来探头探脑的赵咏云等人:“自己留个心眼保护家人,离那落星白少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成。”赵齐放摆摆手很不赞同:“我无法答应你不干涉此事。你被那人陷害囚禁,今日重返宁远,你想做什么我都会鼎力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云雁见他意图决绝,自己也的确不大了解现状……她点头道:“我想进入占星堡,你可有法子?”

    “那钥匙在城主手里。”赵齐放呆滞了下,急忙进行补充:“我却有臧玉殿的通行牌,可以不受任何仙家手段阻碍,直接觐见城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了。”云雁对他笑笑,与怜生水一并站起。

    赵齐放见她二人有随时离去的势头,急忙伸出阻拦:“城主身边设置有不少仙家手段,万一触发会引来羽城卫,甚至是问道坛的驻扎修士。”

    云雁已经决定不靠他引进臧玉殿。否则对这军爷来说,太过危险。她从薛忆先的储物袋里摸出个玉瓶,递给赵齐放:“你若每年立春,坚持以雪水为引服用此丹,说不定我们还有见面的那一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”赵齐放知她不愿自己涉险。感激之下,想起仙凡之间的寿元差异,不免有些神伤。望向她的侧影,禁不住再次伸手拦住二人去路:“至少请允许我想法子,将你们带入臧玉殿。”

    “否则你们定会陷进战斗,即使能拿到占星堡的钥匙,恐怕处境也大为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一事。”赵齐放皱眉急切道:“占星堡中……听闻被关押的人因受折磨太多,里面充满了冤魂怒魄,异常恐怖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狠狠淬了一口到地面:“那落星白少说是为了帮人祛除魔种,结果他自己才是好大的一个魔种!”

    丑时至中,夜幕低垂。

    赵咏云肩插金羽,手扶着腰间金刀柄,神气活现走在前方。她身侧紧跟着二弟赵忆云,后方簇拥着一队羽城卫,个个高举火把面色严肃。臧玉殿虽然建地宽阔,倒也不曲折。一盏半茶的功夫,这队人马就来到了正殿之外。

    “口令!”正殿前传出一声高喝。

    赵忆云上前两步报出通行令。

    火光闪耀间,他朝身后羽城卫队伍里,若有若无瞟了眼过去。一边的赵咏云手肘猛然捅向他,疼得少年龇牙咧嘴。这时,正殿前的羽城卫们已看清她身形,纷纷低头行礼道:“赵大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咏云傲然点头,旁若无人带着队伍从他们身边掠过,径直踏进正殿园区。一行众人远远抛下脚步声,踩得青石地面“噼啪”作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