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3.第233章 另一把剑(中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鲲吾噗噗将鱼鳍奋力击打水面,显得十分焦躁:“原来如此。你刚才是暴击出招,不是平常水准……老夫又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云雁歪着头,不明白它的焦躁从何来,也懒得去揣摩。她将部分池水装入戒指里的厨具中,打量四周。修行了地之境,又新获得了土源力,戒指里也有些可栽种的灵植。

    如果能在此地开辟种田,或许能缓解来自食物的压力。

    怀揣着些许兴奋她就想开工,剑气凝到手腕,却发现手中无剑。一直都那么熟悉,以致化为了本能,像呼吸般陪伴自己的剑没有了,今后的日子该如何过下去……

    云雁将戒指里的承影取出,脸贴着剑柄冰凉的紫宝石,浓重的哀伤再度泛起……一人一剑不知道坐了多久,直到凉意覆盖上全身。

    这个囚牢里也有温度变化吗?

    她心情糟透懒得动弹,探寻的愿望更是没有。被关押了多久了?一天还是两天?外面是白昼还是星夜?小伙伴们还好吗……落星白少带着越狱者,已经走出很远了吧。

    问道坛的这个堕戒狱,安全防卫真是可笑。不知道以往怎么顺利关押住这么多囚犯的……

    “云雁,天劫……”椒图细细柔柔的声音,突然从肩膀传来,吓了她一跳。她急忙抬头朝穹顶望去,但见那些星点正迅速的移动,耀眼闪烁。

    鲲吾从水池里钻出大半个身子,牢牢盯了穹顶半响,发出如释重负的喊叫:“还好不是召唤老夫的阵型。”

    云雁满头大汗瞅向它:“我倒宁愿是召唤你这个刑具。”

    鲲吾与椒图同时愣了下,齐声大喊:“是诛邪剑阵!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怎么办?”椒图急急在云雁肩膀上乱爬:“我要是抵抗这个天劫,它会更厉害的报复你……可是不抵抗的话,云雁你就要成真仙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真仙!”鲲吾晃着六条胡须张口结舌:“她是要成灰了,怎么可能成仙?”

    云雁捂了下嘴巴掩饰尴尬,装作没有听到它的问话,眼睛不离穹顶慢慢排成四列的星点,声音微颤:“这就是诛邪方阵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鲲吾长长嘶了一声,连连叹息:“需要你以身抵抗,方阵行至一定阶段,自行会消失。”

    云雁胸口堵上一口闷气:坑爹的诛邪剑阵,才不管自己是不是高阶剑修。它只要履行自己惩罚叛逆者的自责,噼啪乱刺一通。如果椒图再帮忙,就会来更猛的。

    天劫天劫……想来与它也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这时诛邪剑阵已缓缓发动,穹顶洒下丈许宽的方形光芒。数把金色小剑在方柱里上下游弋,如同数条生机勃勃的剑鱼。四周空间漾起仙乐阵阵,旋律舒缓优美;金色光芒宏大浩荡,正气昂然。

    云雁看得怒火中烧。它如此高大上,怎么看着都像在替那个什么天,行那个什么道。而惩戒的目标,却是自己这个“邪”!如果这个架势放到凡间,普通群众定会被它忽悠,对它追击自己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万般委屈涌上心头,她现在已无力再去吐糟。手中剑已失,该如何挺过这一关!一不做二不休,云雁猛地从储物戒指里取出犀兕青角!

    正密切关注她的鲲吾一见到这玩意,庞大的身子发出剧烈颤抖。它一边用两爪捂住脸颊耳孔,一边恐惧地尖叫:“你!你拿出那东西做什么!”

    云雁眼露凶光,撕下片衣袖塞住自己耳朵,又将肩头的椒图捆成一个乒乓放进储物戒指:“我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剑气!虽然颇具灵性,但音攻无法对它造成伤害!”鲲吾近乎疯狂地甩着巨尾:“你这样弄,受害的是我们!”

    “你是金雷之气所化,也一样被重创。速速下潜躲避吧……要熬过这关我别无他法。”云雁不再理它,将号角放到口中,对着金色方柱凝气预备。

    “老夫拥有生灵神魂,与它们又是不同!”鲲吾一边捂着耳孔,一边朝水底急急钻下,扬起巨型白浪:“无知小辈……你还未伤到它就会被自己重伤,到时无法聚气护体该当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诛邪方阵在原地矗立了大约一分钟,激起悠扬宏大的仙乐,骤然朝云雁折射而来!其中密密麻麻的锋锐小剑,带出迅捷强劲的攻势。只一瞬间,就接近了云雁身躯,割断了几缕紫发随风飘荡。

    来的好快!

    不管了!自损八千,杀敌一万!

    “吼啊!”巨大的咆哮声如天雷神鼓,自云雁的唇边激出!犀兕号角爆发出怒意的音攻,直卷扑面而来的剑雨。神魂经脉里宛如刀割,剑府中涌起滔天巨浪。

    云雁站立不稳,噗通跪伏在地,但唇角扬起一丝笑意。诛邪方阵中的小剑被空间里突起的罡风所击,在离自己咫尺的距离左右摇晃,显得非常不稳。

    成功了吗?能熬下去吗?

    云雁被自己号角的音攻反击,眼鼻口迅速淌血下来。在四周墙壁地面疯狂的摇动中,她半侧趴在了地上,满头紫发成“一”字型飘在身后,根根紧绷。

    剑阵在原地与音波抗击了一分钟,终于重振旗鼓,摇晃着朝云雁继续直射而来。它们在半空改变了走势,由平行划成竖立,剑尖悬行猛刺而下。

    这是要成刺猬的节奏!

    云雁大叫不好,拖着绵软的身躯朝左侧一滚,抬起号角仰起头来,又作死地运气而入!

    “吼啊!”令人魂飞魄散的声音再次炸开!

    这武器太坑了……

    耳部似乎也渗透出血流,她眼前渐渐笼罩黑暗,浑身气息散乱难以支撑。身体上空的剑阵刚列好队形,就被犀兕角的音功冲击,全体剑身倾覆,在飓风中被拉成道道斜角。

    过了约三分钟,金色剑群才渐渐安定下来。它们卷起无边怒意,重整阵形朝地面紫色长发的女子狠狠刺下!

    云雁被自己的血水浸透,眼中已看不清晰剑阵的走向。她心底却极为清醒——要是再运用号角,自己会立刻交代了。但……剑阵这样刺下来,也是厄运难逃。

    不甘心啊!

    在这样的局面下……竟不能握剑战斗!

    不甘心……

    恍惚之间,她自剑府里运出全身力量,那力量迅速到达手臂。腕间猛然使力,以做过无数次的动作,握住剑柄凝出五行源力,剑尖朝上,直取诛邪剑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