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6.第126章 暗怨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云雁见金灵儿小脸纠结着说出这话,正要开口进行安慰,突然怔住。

    在鹤归台早课砍竹子时,在墟渊晚课的妖阵训练,在冰炎洞,在一起坐着聊天,烧烤时……在水流树林前,阳光下,星月夜……她曾多次在嘻嘻哈哈的金灵儿身上,捕捉到一闪而过的忧郁与哀伤。

    开始还试图询问开解,但她从来都竭力掩饰着不肯说,也就渐渐习惯不去在意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自己,已经对她出现这样的情绪,不再有任何惊奇触动。好像她天生便是如此……仔细想来,这才是件最值得惊讶的事情。无忧无虑,话痨可爱的瑶光金灵,在心底深处埋藏着不为人知的痛苦。

    原来,她一直在记挂远方的金帝持剑。而且似乎与她的持剑相处得不那么愉快……每当与自己等人一起越快乐的时候,那种愧疚与不安就使得她越痛苦。

    云雁闭目回忆着凛紫与自己的相处。

    虽然很短暂只见过两次。但凛紫在自己身边,也经常神色恍惚若有所思,甚至深藏忧郁。他会像金灵儿一样,因为这个原因暗自痛苦吗?

    这些仙剑,到底出于什么理由选择了持剑,但又为何如此闷闷不乐呢?

    云雁瞬间觉得头很大——搞不懂,以后再想吧。

    她握住金灵儿的手,开始以过来人的口吻装逼:“天璇凛紫和我这个持剑在一起的时候,似乎也不快乐。所以你担心的这个问题,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金灵儿猛然一愣如中雷击,她瞪大杏眼抬起头来,高声惊呼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周围众人集体回过头来,瞪着这两个偷懒的家伙。

    林月枫很没好气地哼了声:“你们俩人又不干正事,在那里闲聊。当真为浪费时间不求上进的典范。”

    这位林师弟和他的高帅酷师兄一样,很喜欢时不时跳出来,批评做事修炼不专心的人——这些只针对他们周围熟悉之人。外人他们就摆出一副:“看我就揍你”的臭脸,半句话也欠奉。

    云雁和金灵儿早已习惯他这种指责。两人面对面眨眨眼,又吐出舌头做鬼脸,刚才的郁结气氛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学霸徐泽龙在这方面与林月枫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但他说话要和气多了:“灵儿,云雁。我们快把这地方收拾好,去小道看看,然后找出口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金灵儿转转眼珠笑了笑:“我知道,你拿了那块林月枫捡的玉,急着回天机院炼器。”

    她环顾下四方,捅了捅身边之人,神秘兮兮耳语:“云雁,你买的那个储物戒指给我玩玩。”

    云雁向来对朋友大方,便不假思索取下戒指递给她:“别弄坏了,拿去玩吧。”

    金灵儿伸手抚摸宝光流溢的戒指,找了几个手指头戴都滑了下来,最后只能勉强套在拇指上。她晃晃拇指,侧头对云雁笑道:“这个看起来还不错,好漂亮!我拿回去送给夜逝水,你肯不肯。”

    云雁虽然对那金帝持剑没有任何印象。但见金灵儿如此为他伤感,便决定遂她愿,于是微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金灵儿小嘴一撇扑入她怀中,声音发颤小声道:“我们……是没有眼泪的,要不我真想哭出来!云雁你真好,我开玩笑的,戒指我绝不送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她蹦跳起来,晃荡着双马尾跃到空中,化为一道灿烂金光,在屋中来回奔跃。那金光足有丈许来宽,光彩夺目,其中还不停散落粼粼的金色星尘,如幻似梦。

    人类对金色有着本能的喜爱。见她化为的光芒柔和温暖,中间蕴含着无比祥瑞的气息。皆嘴含微笑,抬头欣赏。唯有木越西心里后怕不已:这小姑娘果然不是一般人,旋照初期绝不可能引发如此辉煌的异像!

    还好没有动手抢云雁的白琥珀,要不自己定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   那无礼的女修!刚刚众人在忙碌,她却在一旁闲聊嬉笑。一看就是个不求上进的家伙,却偏偏身边有如此多大能撑腰。

    而自己没有任何人的帮助,终日孤单奋斗,出生入死。历经了无数的锻炼与精心谋划,才做到暗门中使。然后一步步爬到七杀排名二百五十位。本以为这次任务后能更上层楼,想不到连排名都可能不保……

    木越西越想越气,嫉妒愤怒溢满胸中!

    上天是如此不公!

    有的庸人能依赖个运气与靠山,活得逍遥自在。而自己这样的,就算能力强于她,努力强于她,却要在那懒散无能之辈面前低下头去,认输投降。

    以往种种修行时的磨难场景回忆在脑中,一幕幕闪过。

    木越西禁不住长叹一声,悄悄攥紧拳头。身边一暗卫见他如此,凑到他背后想分忧:“大人,虽然任务品没拿到,但今天发生的事却是大情报。”

    木越西哼了声,瞟了眼手持梅花比的身影:“鹭过少使同样也看见了,这情报功绩得分成两份。”

    那暗卫眼珠转了转,回头瞪着云雁:“这屋子里箱子烂了,凡人死了魔俢逃了,传送阵也坏了,以后再进来就是个破洞而已……不知道那家伙把铜门钥匙留着做什么,又不是什么灵气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过是仗着大能撑腰的无知低阶,就算自己拿着没用,也不愿见着别人好!”

    瞥见木越西低着头,脸色流露愤然,他吐字更重了些:“木大人放心,属下们定找机会为你出这口气。”

    木越西骤然一惊,急急压低音量:“小声些,她周围的那些人着实古怪。”

    暗卫却笑了笑:“我不相信她没有独处的时候。仙道漫长,各人都有各人的事,那些人会一直守着她?而且我们报知上头,延长任务期限,找机会偷袭她抢到白琥珀也可行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,我们便着手调查这名叫云雁的女修。掌握她的情报然后出动,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看到木越西盯住云雁背影,两眼放出精光点了点头。那暗卫轻拍腰间的兵刃,鞠躬后退到其他同伴身边,继续手中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