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2.第92章 远星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哧哧!”某种东西被炙烤的声音传入耳里。怜生水没有感受到那大手抓下,只有怜生月紧拽住自己的衣袍在晃动。

    她忙睁开眼睛朝前看去。只见几股赤红可见的气流,像绳索般捆绑缠绕住那红冠锦衣的怪人。他目露惊讶,右手还保持着五指伸出的形状,呆立原地。

    “果然有修士!着道了!”梵天不败惊怒交加,低头对左手里的养魂石急道:“我看不见他,这是什么法门?”

    梵天不破甜腻的声音传出:“我怎么知道?快想办法脱身捉人!”

    梵天不败使劲抖了抖全身,像只膨开羽毛抖落雨水的鸡。他高声嚷嚷:“捆的太紧了!”随即目光投向前方的两个小孩,口中一张!嘴里吐出长长卷曲之物击出!

    竟是他的舌头。

    他的舌头红褐发亮,尖头卷曲,体型巨大无比,真难想象可以放进那张嘴里。那舌头上涨满了黑白色大小囊,凸起宛如一双双眼睛,遍布粘稠晶亮的液体。

    怜生水从未见过如此妖异恐怖之物,身子发软几欲跌倒。当她摸到弟弟小手之时,却突然生出了很大勇气。

    不能被他捉住!

    她抱住怜生月在地面打了两个滚,避开了舌头攻势,草灰沾了一身。正要爬起来朝后奔去,头顶却笼罩出巨大阴影。是那舌头直攻不中,扬起到高空又要拍下!

    “哎哎!”梵天不破在养魂石里急得大叫:“你别给弄死了啊!”

    “%@!&#%¥!”梵天不败舌头都送出去了,哪里能说出清晰的话,他喉咙里发出阵古怪的叫声,丝毫没有减下攻势。

    “哧!”又是声闷响,一股凉凉的感觉传送到他脑部神经。

    梵天不败觉得不对劲,他头小舌大,有些看不清状况。忙扭头对手里养魂石发出急吼:“#¥@#%¥??”

    “不败!啊!”梵天不破哭叫起来:“你……你的舌头被人砍了!舌尖都砍没了!”

    “%¥#&*%*???”

    不愧是夫妻。梵天不破完全能理解丈夫的意思,即使他发出的是没有字句的狂吼。养魂石上下扭动:“是啊,应该另外还有修士。出现了出现了!是她,那个天境小剑修!”

    “%*&%¥#!”梵天不败怒气汹汹,浑身黑气勃发。挣扎着想要摆脱赤红灵气的同时,他扬起舌头朝几米外左侧,那个突然出现的亮银色击去!

    云雁匿在左侧丛中突然奔出,削掉了他的舌尖。趁他愣神狂吼之际,已抱了怜生水姐弟正在后撤。听到身后动静袭来,立刻回剑斩刺!

    在萧逸尘这个高手剑域里磨练许久后。对这些突如其来的攻势,她已形成了深入骨髓的条件反射。在她眼里,这条背后的舌头与那些从雪山上突然击落的大石,没有什么分别。

    而且速度与力量都有所不及。

    身影急速荡漾,准确找到落点躲避过攻击时,云雁心里却晃动着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魔俢男能轻易被南宫雅尔的星境剑气围困。说明他也不是压制黑气,种下阻灵屏的高阶修士。虽然做这两件事的,可能是一敌一友,不同的人。

    这两魔俢莫名其妙出现在宁远城,看起来想活捉怜生水姐弟。他们与那种下阻灵屏的修士可有联系?如果有,那名修士现在何方?

    想着两姐弟奇异的身世,又想到那阳天伏魔阵的黑气……难道怜生水他们身上,真有与魔俢相关的秘密?云雁脚步后撤,手舞承影。周身激起紫色剑光与那大舌缠斗,眉头紧拧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怜生水在她臂弯里瞪着这一切。见那女子面色沉静毫不慌乱,护着自己姐弟二人。紫气缠绕她周身,如雾如烟。她的剑如此锐利光华,她的神情如此冷傲淡然……

    “云雁姐姐。”感激与敬佩涌上怜生水心头,她抱住怜生月的手,不再因为恐惧发抖。姐姐说自己也是可以修仙的。好想去修仙,想变得与她一样,没有畏惧没有无助,可以守护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云雁被她出声一唤,徒然警醒。现在不是思考那些的时候,先要将这魔俢的追击解决掉!

    她扯下披风裹住怜生水二人,低声道:“朝着林中跑,你们爷爷在那里。然后骑上黑马先往红湖城方向去。”

    怜生水罩在披风里,眼睛晶亮温润:“那你……云雁姐姐,这怪物好可怕!”

    “我会来的。”云雁朝她眨眨眼睛,伸出两指摆出个“V”字。接着当空斜侧跃起,承影剑挥出熊熊烈焰,朝着梵天不败巨大的长舌斩去!

    怜生水扶着怜生月,撑起披风,看着她银色的斗铠被耀上火红的闪光,紫色长剑在暗蓝夜色里扬出呼啸。

    看着她一往无前地奔跑,冲刺!

    那背影,放佛与孩童时对七剑、紫帝的幻想重合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呆立片刻,她搂着怜生月朝着林间跑去。平时如果穿行在这样黑暗的地方,她一定会害怕到步履蹒跚。但现在,她心里没有畏惧,脚步没有退缩。

    我要逃掉,带着弟弟和爷爷,从怪物手边逃掉!

    我想要去姐姐说的问道坛,我想要……做剑修。

    风声轻奏鸣响,脚底草木簌簌。小女孩咬紧嘴唇,举目望了眼夜空。漫天远星正对着她闪亮微眨,大片璀璨融进清澈的眼底。

    “不败!梵天不败!他们跑了!”养魂石焦急地尖叫出声,梵天不破的神魂自石里冲出。这一趟肉身都丢了,再跑丢这两个凡人小孩,真正就叫丢人了。

    顾不得那么多,先将那两个小家伙拦截了再说!

    梵天不破卷起黑风,狂躁咆哮着扑上,朝着怜生水追去:“想跑?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怜生水看不到她的神魂,只觉一股奇异的风刮起在身后,风里隐隐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啸。

    前方树林间,那匹黑马上有个熟悉的老人身影。怜生水抱住怜生月加快了速度,披风松散露出小脸,她高声叫出:“爷爷!”

    “阿水阿月!”胡金石与卫公朝前冲上,伸出双臂惊喜交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