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.第26章 黄龙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寂蓝夜空下,火苗熊熊燃烧。强迫牵引自己的那声音却渐渐安静沉下。云雁望着那两簇火苗,心如擂鼓。她不知这心月狐为何放开了控制,但也没有逃走的想法。据说这魔族狡诈阴险,又喜爱玩弄对手。大概是想把自己捉到面前,猫捉耗子般戏耍一番再行吸干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。

    云雁知自己反正逃不掉,不如现在暴起伤它,免得死前惨遭凌辱。她暗暗冥思,体悟多日以来触摸的律之境。这是她唯一的东西,也是最适合此时的东西。

    万物之法,出以为律,勇壮之卒,怒而无畏,横奔似雷行,山川扫积阴。

    “德玛西亚!”云雁仰头长号一声,双手高举承影剑,爬上山丘直直朝那红色火苗奔去。长发飘扬,势如猛虎雄狮。女子身影在暗黄云层的背景下,写出四个大字:视死如归。她热血沸腾,经脉被澎湃战意激得汩汩奔流。这一击要来个玉石俱焚!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现实是残酷的。还没有等她奔上山丘顶部靠近,那火苗嗖地化作两道直线竖立起来,威压迸射。一股强大的灵力把云雁弹下山去,翻滚了十几下才能趴好。咳出两颗牙齿,云雁撩了撩头发。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绑在额间。撑起剑站起,她要再出一击。

    “德玛西亚!”云雁仰头长号一声,双手高举承影剑,又爬上山丘直直朝那红色火苗冲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毫无悬念被火苗再次甩了下来,滚得七荤八素。喘了烙半张烧饼的时间,她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,再行出击。

    “德玛西亚!”“啊!”“德玛西亚!”“啊!”“德玛西亚!”“啊!”“德玛西亚!”“啊!”

    ...

    十多次冲锋后,云雁的木乃伊绷带已完全脱落。一直高呼嚎叫,表情狰狞地扑过去,每次还没有碰到红色火苗便被弹开。她浑身被黑熊重创的伤口都爆掉了,淋了一身的血。胸腹部压制的那股剑气,也匕首一样戳着她的内脏。

    天有绝人之路啊。长叹一声,弃剑落地,云雁瘫在了芦苇丛里。她本就只是个普通二十一世纪女。来到这个世界,毅力胆气已锻炼超过从前数倍。但毕竟也就大半年,惰性依旧健在。

    干脆让它吃掉算了。吃之前我再刺最后一剑搏搏命。想到此处,云雁不再爬起来,悄悄摸到承影握住。眯着眼睛向上,偷窥那两团火苗。火苗张扬地燃烧着,竟然感觉也在瞪着她。

    一个厚实宽阔的声音象从天际射下,威严庄重:“你爬来爬去,爬得我鼻子很痒。”

    啊也?!

    云雁只觉身子一轻,被一物握住,移放到那两团火苗面前。近处一看,火苗形状是两团溜圆,还咕咕噜噜地在转。她和火苗大眼瞪小眼半响,一时寻不到什么话,便胡说八道一通:“请不要玩弄食物,赶快吃,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”

    “嗤。”那庄严声音笑了下:“我百万年前就不吃人肉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你以前吃过人?无耻魔俢!刽子手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魔俢,我是妖修。”那声音懒洋洋道:“你身上伤口是头三尾黑熊给的吧,你还活着,它没有吃掉你。”说完握住云雁那物一松,把她抛在地上。

    红红火焰闪亮跳动:“你可吃了它?”

    云雁想着石烹熊肉,在妖修眼里自己也与刽子手无异了。便默默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天地自然之道。你们两方都想吃掉对手,只有输赢,没有过错。”那声音说完,红色火苗瞬间不见。

    一道褐黄色光芒自云中投射下来,笼罩住眼前巨大山丘。云雁凝神看去:那山丘布满了黄褐色的鳞片,山丘上的两株高树是一对鹿角,丛林是长密胡须。山丘下垫着巨大的蜥腿鹰爪,身后蜿蜒数里,拖着看不到尽头的蛇身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什么心月狐,是条巨型黄龙。天光袅袅染在它身上,通体神圣威严,山丘是它的龙头,火苗则是它的眼睛。黄龙此刻双眼紧闭,看起来慵懒疲惫,略带哀伤。

    听着它说不吃人,云雁便放了心下来。作为“龙的传人”中华好儿女之一,云雁从小对此生物很是憧憬喜爱。看这头大黄龙智商颇高,不是黑熊那种野蛮兽类。她便偷偷走过去扯扯它的胡须,摸摸它的鳞片,当参观祖先活体图腾了。

    黄龙眼睛紧闭似已入眠,并没有对她的小小侵略做出什么反应。云雁得寸进尺,朝龙巨大的脊背上努力爬去,想要当回传说中的龙骑士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龙身一震,便又把她摔倒在地,球一般滚来滚去。黄龙睁开红色巨眼,看向地上运动激烈的那坨:“你今世唤何名?”

    地上的球心里一亮:今世?难道真有前世来世?想着刚见面凛紫也这样问过,她连忙滚向黄龙,趴在它的鹰爪上急急问道:“云雁,我叫云雁。我真有前世吗?前世是个什么人,是不是和你很熟?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神州大陆,一种非常古老的问候礼节。”黄龙懒洋洋晃晃脑袋,瞥她一眼;“我和你不熟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云雁有点讪讪,现在她只看了三本玉简,都是些普及知识的玩意,并无太多隐秘史实。有时候她去问那三个,金灵儿作为刚初生的仙剑是真不大懂。玄狰英招却经常东扯西拉,说知道太多对自己没好处,不如专心先修炼。

    好些疑惑并没有得到解答,云雁不喜欢被蒙在鼓里。既然要在这个坑爹世界活下去,她想了解更多,眼前就是个大机会。稍微斟酌了下她开口道:“你活了有百万年,可知晓七剑。”

    “自然知晓。此处墟渊,”大黄龙抬起爪子朝前挥了下:“便是百万年前我族人被屠杀殆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是七剑干的吗?”云雁大惊。

    黄龙摇了摇头:“百万年前均天大战,七剑与他们的七持剑,布北斗天罡阵失败。天魔族那战实力强横,大胜仙界。酆州扩张出地域到神州,撕裂大陆生灵涂炭,我族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的牺牲品。”

    “北斗天罡阵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