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01章 皎虎之危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见云雁露出了一副讨人喜欢的正常面貌,也并没有凶神恶煞的喊打喊杀,那魔女紧张感消除了一些,一骨碌站起身来,疑惑反问:“仙姑你当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或许伤重后被人修遗弃,瞧瞧她一身的泥浆血痕,现在大难不死自己醒了过来,所以当真不知道目前的形势。”那个叫马古的队长,蹑手蹑脚朝云雁凑近,警惕地打量她。

    以云雁现在的修为,不想发动威能时,可以做到真气尽数内敛,相当于返璞归真的状态。所以几名魔修见她只有武器是把天品,其他方面平庸至极,就更加没有了畏惧。

    他们悄悄对视一眼,突然咬牙切齿暴起伤人,驱动出几头魔兽,抡起刀枪,朝云雁噼啪砸来。

    马古一边袭上,一边恶狠狠道:“你们的人打破两界屏障,从死海进入了四极域,正在咱们的城镇里烧杀抢掠呢!”

    “说是为了继承已故紫姬的遗志,要将酆州摧毁殆尽。”那魔女越说越气:“还不是趁着天魔之力的反噬,咱们在灾祸里焦头烂额,才敢如此耀武扬威,有种平时来呀!”

    “原来,大家已进军酆州了。”云雁在刀光剑影里微微点了点头,转身朝着咆哮的死海走去。

    她面容淡然步履稳健,身边的魔修无论怎么发动进攻,也只能尾随着她发丝后淡淡的紫光,竟不能半点接触到那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她骗了我们,其实当真是只鬼?”马古停下进攻,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那魔女看见云雁头也不回,背对自己等人,轻轻抬起了手臂,顿时两腿发软瘫痪在地:“我怎么动不了啦!好像被小山压住,呼吸也困难!”

    “是高阶修士,那种能自由收敛威能不溢出,扮猪吃老虎的剑修高手!”有魔族恍然大悟,已面无人色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云雁侧身对几个魔族扬起手:“在前为我引路找人,进入酆州。”

    “嗬嗬……”魔族们惊恐的瞪大了双眼,竟在她轻微的动作下,无法有任何抗拒。他们只觉得巨大的吸力从那女修处传来,接着便意识有些恍惚,快步紧随她,跨入了死海翻滚的惊涛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西极皎虎之域,偌大的主城在地震里摇摇欲坠,各部族的残兵败将,在断垣废墟里嘶吼奔跑,躲避着天灾,也躲避着人祸。从地底不断涌出的震裂,让他们的家园被火焰惊涛淹没,从天而降的人修与妖族联盟,更引发了各地的血光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,敌人便从接近崩溃的死海魔域突入,连连攻城拔寨,现在已兵临皎虎城下,西极主城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城主马特是一名性情固执的亢金龙,在这关键时刻,集结起所有红披风以上的战力,在皎虎城外围布下血拥之阵,以祭祀神魂之法,对神州众进行自杀性的反击。

    魔修也是能自爆元神的,在高阶以特殊血祭做引之后,自爆的威力极大,可堪比小行星撞击。不仅如此,马特还召令在城中的刑魄侍,发动有生化武器威能的朔魂之术,沿着挖掘的地道,潜入人族阵地。

    暗夜里阴风阵阵,孤魂幽吟,这两天来,神州众遭遇了不小的打击,论剑山主萧清宇,和问道坛主梅成功,已焦头烂额,正聚集了一批高阶,在抢来的护城堡内,开展紧急会议。

    “马特的修为不错,最烦人的是,他的天赋血脉里,有着极其强大的魔力召集能力。”萧清宇敲击着桌子,烦恼道:“这就是为什么她能被选作皎虎城主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一来不要命,二来行动谨慎,以他为中心,城内魔阵越集越庞大,从这里都能看见,漫天的血色灵络。”梅成功负手立在窗前,眺望着赤红闪耀的那座魔族主城。

    “在天灾频频下,此人还能如此坚守,和咱们进军以来,所遇见的惊恐部族截然不同。”陆风行双肘撑桌,捧着脑袋:“这样下去,咱们好不容易以战养战,恢复的元气,又要被消耗完毕了。”

    “传染性的魔气威胁着道友们的神魂。”一天辅峰的大乐师连连叹气:“可如今人力物力不足,医疗队的工作延缓。”

    “丹药也供给不上。”天府院的蒋忆香皱着秀眉:“就算我们院的修士竭尽全力赶工炼制,但材料奇缺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到此为止了吗……”有修士悄声嘀咕:“皎虎城都无法攻克,何谈进军苍龙,彻底覆灭魔族。”

    “魔族必须灭亡!”徐泽龙被任芹等天机院弟子围住照顾,半瘫在轮椅上,握着瘦骨嶙峋的手掌,敲击着椅靠:“这个时机千载难逢,云雁生前的愿望,我们必须要实现!”

    “金帝你的神魂之力渐衰,切记不要如此激扬情绪。”夙筱从帷帐里轻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我如何能不激动……当时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,一个人冲进终结零的体内!”徐泽龙捂住前额,声音哽咽,已难以自持:“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,她的神魂,现在定也消亡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重重的关门声从身后传来,众人看见一直沉默的凛紫,轻飘飘地从身边掠过,踏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南宫雅尔望着他的背影,连连摇头:“这些天里,天璇星君好像被冰封住一般,变成了行尸走肉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把他用青虬缚给绑住,强行交付了回天令,让他独自活了下来。”凌霄连连感慨:“可是她却不懂,咱们仙剑宁愿在那种时候,陪着持剑一起折损,也不愿这样孤寂痛苦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定对她恼极恨极。”林月枫评价道。

    蓝犽点点头:“可惜一切无法挽回,我看凛紫过不了多久,就会全身生锈,彻底报废。”

    凌霄悄声嘀咕:“真是太惨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他忆起云雁昔日的音容笑貌,禁不住悲从中来,也站起身推门而出:“我实在郁结,抱歉无法相陪诸位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难受,多少年没有这么怅然若失了?”蓝犽抄起手摇头,紧随着离开:“对不起,思维暂时无法集中,我看今天的会议到此为止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