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96章 不归路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没有时间颓废伤感了。”梅成功呆呆望着怪物庞大的身影片刻,回身对修士们涩然道:“零被云雁的绝招刺了一通,必定像刚才一样,会对我们产生疯狂的报复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能逃多远的就逃多远吧。”他挥袖叹气,对着远空负手而立,神色由激动转为平静:“在零扑过来之时,我和不想走的一批人,会为你们争取一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要留在这里不走?”他的三弟子急得都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“零如果吞噬掉了云师妹,就像进了十全大补丸一样。”梅成功回答:“它的力量将无人可挡,就算是逃,也不过是苟延残喘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低头苦笑,声音柔和陷入回忆里:“都走了……我重视的人们,一个个离开身边。先是水师妹,现在又是云师妹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死时都十分勇敢,作为大师兄,我可不愿被零四处追逐,好像丧家之犬。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越来越大,越来越平静,握紧了拳头,朝城墙外跨出两步,直立云端:“还有最后一条路,可以赌上和零决斗。”

    不少修士擦干眼泪站起,振奋精神望向瘦弱的道人:“元虚真人,咱们现在该如何去做!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选择,不是你们的。”梅成功回身对他们咧嘴一笑:“我准备向前两任的问道坛主学习,把自爆后的神魂,赏给零尝一尝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师父!”他座下的三弟子连滚带爬上前,腿胳膊拽腿,想将他从墙外拉回。

    一个人影从他们身边掠过,站到梅成功身边,直立脊梁,却是论剑山主萧清宇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一起爆吧。”萧清宇对梅成功一笑:“黄泉路上,咱们做个伴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算我一个。”洛熙咬咬牙,跟随萧清宇而上,立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个死吗?”张浮生抬头挺胸上前,豪爽大笑:“故人都已逝,我早就不畏惧这个东西,还盼望着与他们见面呢!”

    而在墙角的一头,木越西拉住跟随徐泽龙,朝前走的鹭过,有些犹豫:“你也要去?”

    “云雁死了。”鹭过还在半痴呆的状态,喃喃道:“像她那样的人都难以幸免,我们最后的结局,还不是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木越西挠挠脑袋,笑了起来:“我刚才还合计着闪人,找个深山老林先躲一躲呢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搂住鹭过的肩头:“说起来惭愧,到了最后,我的觉悟还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像我原本就比你差一样。”鹭过嗔了他一眼,靠在那人怀中,遗憾地眺望黑云远空:“只是好惨呀,我到死也没有结成婚,原本合计着,好不容易有了男人,大战结束后就做新娘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成婚。”木越西单膝跪地,掏出一枚暗门用来毒杀敌人的荆刺指环,急急圈到她手上:“仪式虽然简单,但你死之前,就再也不是单身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好疼!”鹭过被指环的毒气刺激,一脚踹飞他,但面带绯红。她高高抬起手,迎着昏暗的光线欣赏指环,抿嘴微笑不已,容色格外娇俏。

    “走吧,咱夫妻得上路了。”木越西前滚翻站起来,和她相互扶着朝梅成功的方位挪去,嘴里抱怨:“可惜没有洞房,真是死不瞑目,他奶奶的!”

    眼下退魔堡内的情形,再也没有刚才那样绝望混乱。

    想要撤离的修士,已纷纷朝堡外走去,一步三回头地,看着高墙上围聚的那些身影。走掉的有部分是法修,也有少数七杀和妖族。几乎所有剑修,都选择跟随梅成功等人自爆神魂。

    大家围聚成人墙,沿着城堡顶端站立,望着黑云飓风,在电闪雷鸣下显得庄重肃穆。既然有胆量下这个决心的人,很容易就能调整好心态。

    绝望颓废已不再有,英魂先逝在前,如今轮到自己,为他们没有做完的事燃烧生命。

    如果能诛灭终结零,这个代价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这样默默思考,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坚毅。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徐泽龙立在梅成功身后,吸了口气,对手中的瑶光剑低声道:“对不起,灵儿,但我想如果你醒着,定会支持我的,是吗?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凌霄在他身侧微微一笑:“放宽心,你们都还有来世。”

    “来世……”徐泽龙望着雷鸣下怪兽盘踞之地,眼泪一滴滴落下,喃喃道:“可是云雁没有来世了,我们再也见不到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妹……”凌霄随着深深叹了口气:“到了最后,她成为了神州的英雄,以往的罪孽早已赎清,说不定天道会再赐予她未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咦?”他突然顿了一顿,抬手揉揉眼睛:“我是不是悲伤过度,竟在那团云端,看见了小妹的身影?”

    徐泽龙随着他的方向望去,嘴一下张开老大,从喉咙里发出激动得发抖的喊叫:“是云雁!她竟然活着!”

    “云师妹?”梅成功也打了个激灵,望着云端缓缓降落的女修,紧紧握拳捶打胸口:“她没有死?她还在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食神!”

    “紫姬大人!”

    人群顿时沸腾了,修士们齐齐高举双手,对云端的女修用力挥舞。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们情难自禁,目光追随着白衣女子如仙的曼妙身姿,好像看见了阴霾后的璀璨阳光。

    “可是有点不对劲。”郭小冬努力的揉着眼:“师父身上的紫色火焰呢?怎么一丝都看不见了啊!”

    沸腾的喧嚣戛然而止,好像热火上被浇下冰水,冻结住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只见云雁的身影越来越清晰,果然全身上下,已没有半点御神后的紫焰,身形也缩小到了平常的模样,不再那么高大。

    她就像走在论剑山的山道上,平静地握着同样缩小的凛紫,踏云缓步,再度靠近零,衣袂和青丝一同飘扬,端丽出尘。

    “御神三重。”梅成功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,重重抬袖摁住前额。

    身边众修齐齐倒吸一口凉气,徐泽龙几人发出低低的哽咽之声。

    和黄帝顾擎苍一样,紫姬终于也选择了这条不归路,将身体灌注满星辰之力,将神魂祭祀给了苍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