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6章 最后的豪赌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君莫愁裹紧大氅后,又抬手捻了一把额头碎发,轻声对云雁道:“所以刚才发出传讯,让你在被他们攻击时,不要进行抵御。”

    云雁充满疑惑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大司祭为了释放万世不竭,正是最衰弱的时候。”君莫愁笑:“反正杀不了强大的姐姐,魔气贯穿剑府后,你或许会很疼,但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要这么做!”凛紫忍不住发出诘问:“无论如何,剑府被那样的力量贯穿后,都会给人带来极大损害!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需要姐姐的剑府之气。”君莫愁挑眉:“当年她毁我道基时,遗留下的念力,深深地沉淀在神魂记忆中。”

    云雁垂首,手指微颤。

    阿月对当年的事,一直对自己怀恨在心,就算人已消亡,魂魄还牢记着那时候的创伤……

    她的悲哀立刻被凛紫察觉,那仙剑发出声音,与君莫愁沟通:“当年云雁是为了守护对怜生水的诺言,才不得不出此下策,断绝了你的魔道前途……”

    君莫愁摇摇头:“现在的我,身死道消,哪里有心情纠结当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云雁微微振奋地抬头:“那是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有来自姐姐的念力记忆,才能把我唤醒。”君莫愁平摊手臂,脸上带着冷冷笑意:“让我的魂魄释放这个剧毒,操控大司祭的意识。”

    他紧紧咬牙,嗓音低沉:“让他们……去死。”

    “剧毒?”云雁和凛紫异口同声,发出询问。

    “对,是早准备好的道术与毒物。”君莫愁优雅地迈步,好像周围的战乱与他无关,正在春日花苑里游览一样:“我将自己做成了剧毒之物,用音境掩饰起来,让大司祭炼化吃掉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暮沉风的妻子初晴吗?”他对云雁展颜:“当年姐姐给我讲诉的那段故事时,便觉得十分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有趣?”云雁有些愠怒:“所以你学着初晴,把自己做成毒丹,毫不反抗地让大司祭吞噬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!”她激动不已,高高扬起左手,做出一个想要拍君莫愁耳光的动作:“是什么时候决定要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“就在那个时候。”君莫愁一动不动地面对她:“我返回水月无心身边,对姐姐悄语,一定会回来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不过是字面上的意思。”他浮现出往日的一丝疲懒狡黠:“如果能除掉大司祭,无论我变成什么样子,也算回到姐姐身边了,对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云雁悲从中来,放下左手捂住双眼,制止泪水流下:“当时该跟我走……如果知道,你竟存了这样的心思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定会拽着我不放。”君莫愁淡淡的笑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姐姐绝不会害我,所以便在制毒时,调用了对你剑府内念力的记忆。”他神秘地竖起一根手指,有些得意:“这是一把密钥,当大司祭带着我,朝毫无抵抗的姐姐袭杀时,他体内的毒物便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凛紫讶然:“今日的一切你都能算到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君莫愁抄起手,仰望苍穹之巅:“但引发毒物的概率,在钧天战场里十分高。”

    “首先,姐姐是神州持剑,强大又坚韧。”他继续道:“所以能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机会,与大司祭来个正面对决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,大司祭知晓姐姐对我的执念,定会利用我,调用残魂也好,缔造幻术也好,去遏制你的进攻。”他低头嗤笑一声:“这个概率是百分之一百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这么高的概率,我为何不尝试一下?”君莫愁抬起眼,唇边虽然含笑,眼底却布满忧伤:“密钥一旦开启,我就会苏醒,利用毒物夺舍大司祭,把他们强行压制住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吗?我当时研制这个阴毒法门时,心情很复杂。”君莫愁感慨:“我对姐姐你也说过,此生命途多桀,好像浮舟流浪在无根之海。”

    “神州不容我,酆州也不容我,只有在大司祭身边,或许他们能记得往日情谊,庇护我……”他自嘲地笑笑:“我爱着这样的人,虽知无望,但始终抱有期待。”

    云雁闭目摇头:“孽缘!你不该对他们念念不忘,大司祭的残忍无情,你应是最清楚的!”

    “他们会像对待前任少宫主们一样,也把我看做养成的丹药吗?”君莫愁兀自说话,对着灰暗天空出神:“这是没有归宿的我,最后的一次豪赌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眷念往日,让我活下去,这毒物便永永远远不会发作。”他冷淡道:“若对我弃之如履,残忍加害,那么就是今日这般下场。”

    云雁恍然大悟:“你悄悄在炼毒,大司祭也有所察觉,所以说你回去后,不再如往日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有了对姐姐的牵挂,我的确无法做到如往日一般,却始终还有幻想。”君莫愁突然道:“但他们终于狠下心,在一个上弦月夜,将我迷晕后,炼化成了滋补的丹药。”

    “变成了鬼的我,曾一度还在他们身边徘徊。”他的声音越来越冷:“可席空等人,却连这个栖身地也不给,不断上报,要求将我彻底除灭。”

    “我终于知道,幻梦已破碎。”君莫愁叹息:“至始至终,只有姐姐是真心护佑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身为百人队指引出路后的夜里,便被大司祭将魂魄击碎。”他流露恨意:“所以现在只有留有这点意识,与姐姐相见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他激动起来,用手点向自己心窝:“我是背着他们,做了秘密的计划,可如果他们能容我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!”

    “现在只有一个结局,我和他们的结局。”君莫愁强行平静下来,对云雁点头:“那就是同归于尽,也只有我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云雁大急,上前攥住他的衣袖:“我带你回绿姬那里,看能不能寻求救助之法,让你从大司祭的体内脱身!”

    “毒物的发作开始较慢,那是因为我刚刚苏醒。”那人对她温和的笑:“但是接下来,便会加速运转,燃烧掉大司祭的生命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这生命之力里,现在也融合了我。我算一名医者,毒又是亲手所制,所以很清楚……”君莫愁轻轻推开云雁:“没救了,姐姐不要再对此劳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