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9章 复仇(上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云雁回忆与君莫愁相见的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在魔族驻地的锻炉大厅里,当百人队陷入了大司祭的幻阵中时,他悄悄出现,为自己指出逃生之路。那时候的阿月容色忧郁,清冷地立在镜中,好像一个苍白的幻影。

    因当时的紧迫,离别之时与他交流并不多,但心中却充满喜悦和希望。

    因为阿月到最后,还是站在了自己这一边,与他长期相处时的担忧一扫而空,阿月终于如他承诺的那样,回到了神州阵营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还能相见,可冷渊的话却像一盆冰水,将云雁从头泼到脚,连神魂深处都冻结起来。痛苦的感觉闷闷袭上心头,使她想要仰头长啸,才能抒发悲哀。

    是自己太大意了,当时没有强行带走他。

    也是他太固执了,为何执意要三番两次不顾规劝,想要回到大司祭身边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,大司祭并不如他想象中一样,对他有着特殊的情感。到了最后,阿月依然如那些前代少宫主的命运一样,成为了被恶魔精心培育后,吸取为能量的工具。

    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,阿月的记忆和思念,也会被那两个恶贼窥探到。如果他泉下有知,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意……

    云雁情绪激动,喉咙里泛起一丝腥甜,嗓音变得沙哑暗沉。她垂下头,好不容易握紧止水,对眼前交锋的刑天长老细问:“为什么那么快……我前不久见到他时,都好端端的……”

    冷渊有些疑惑,但还是出声回答:“因炼制七剑鞘,大司祭体力一度不支,所以在南火区召回君莫愁后不久,就将他炼丹了。”

    接着他嘿然一笑:“你说前不久见过他?他的尸骨早寒,莫非见的是鬼?”

    云雁的脑中又轰了一下,凉凉的寒意颤抖着涌上肌肤,搅得神思混乱一片。

    原来,早在南火区时,阿月不顾自己的挽留,走向水月无心后不久,便遭难了。那么在酆州驻地里,镜中出现的身影,或许当真如冷渊说的一样,是他的鬼魂。

    怪不得他当时宛如幻影一样苍白阴郁,和自己交流甚少,甚至都没有说出离世的真相!他那么孤寂地游荡着,却在危难时候,记得回到自己身边,指引脱困的去路。

    现在的阿月……你会在哪里?难道返回了水月宫的骊冢,和那些幽魂一起,在樱花树下日夜徘徊吗……

    “啪嗒。”

    云雁滴落的泪珠,撞击到止水剑柄上,溢出微弱的声响,迅速在紫气里溅开。长久以来,寄托在那人身上的期待,终究宣告寂灭。阿月他回不来了,被魔族残忍的折磨杀害后,再也无法回返。

    当初对他的期望有多深,现在的悲哀便有多重。

    云雁的心底泛起深深懊悔。

    当年的阿月,曾在自己身边努力修行,已立志做一名北斗剑修。如果不是那两百年的神隐,如果他没有因度量预言,被世人歧视,如果他没有被打入冰牢……

    如果自己一直陪在他身边,结局就不会是这样!

    “你花时间在哭哭啼啼上,却没有精力再掌控逆转术。”冷渊的长枪直抵而来,朝云雁喉头疾刺,脸上既有嘲弄,又有很大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身为一名卓越的武者,怎可以被软弱的哀怨缠身!”他发出大吼:“就算是敌人,大斗师,你也让我太失望了!”

    “铿!”

    止水冰寒的剑锋与他灼热的长枪相抵,激荡出近一米来高的火花。两人战斗的位置上空,雷云滚滚不散,闪电伴随着豪雨,倾盆而下,令云雁脸上的泪痕模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知……道吗?”用力抵御四字战诀的云雁,深深埋着头,发丝在狂风中飞扬,吐出断断续续的字句:“我曾有机会,领悟无情剑意,成为你心目中最强的那一类人。”

    冷渊挑眉:“你抛弃了最强大的道途,我该说庆幸还是惋惜呢?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看法不同……”云雁缓缓说话,声音里依然带着因哀伤引发的哽咽:“你认为的最强之道,我却不认为应该召它相伴。”

    她猛地高扬起头,傲慢冰冷注视对手:“思念令人狂热,热血使人重生,你觉得脆弱的情感之力,却能引发我无限的勇气和战意。”

    “选择无情之道,就会封印自己的记忆和怀念。”她嘴角弯出弧度,美丽的双眼在雨水冲刷下,显出迷离色彩:“但有的人……有的事,我不能忘。”

    “不忘记他们,才能使我灌注全力,让你们这些恶贼燃烧在罪与罚的业火里!”她的瞳孔放大到极致,变得血红如玛瑙般晶莹,全身则渐渐升腾起黑红气息,边缘甚至融入到了万鬼夜行里。

    冷渊不可置信地看着她的变化,撤枪倒退一步,满脸狐疑。

    因为云雁的肌肤上,渐渐浮现出洁白的鳞片,好像皇族的魔化一般,形成反光的铠甲。但这样奇异的魔化,实在超出了刑天长老的认知,令他发出大叫:“这是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,但是体内力量无穷,好似没有尽头,真畅快。”云雁咧嘴一笑,覆盖鳞片的五官闪耀银光,看起来诡异又狰狞。

    她血色眼眸里呈现出疯狂之色,猛地拔剑朝前,斩出五道狐尾圆环,相互交叠。

    “啊!”冷渊的防御好像个西瓜被当中剖开,胸腔处的鳞片如尘土飞散,肌肤上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黑色圆印。

    云雁摊开手掌,再重重一捏,再度释放出迴光式。这一次的逆转术,比先前的力量要巨大数倍,眼前的长老好似一株高大的树,被雷电击中剥掉了树皮,浑身颤抖着半跪到云端。

    他的体内不断溢出七彩烟雾,里面充斥亡魂的哀嚎,盘绕成团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云雁捻指从那人身上摄下几个物体,正是先前徐泽龙抛出的材质。她专注地查看后,流露笑意:“原来是补天石和阴阳鱼的精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强行逆转我的魔化,竟然是用这些东西,将煞气从我体内逼出!”冷渊总算明白过来,失声大叫。

    云雁却看也不看他,轻盈掠过身边。一手捧着术法材质,一手握住止水,朝万鬼夜行遮天蔽日的黑暗里迈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