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8章 噩耗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小妹!”

    “云雁!”

    凌霄和凛紫刚刚落地,化为人形后,又急忙弹身而起,重新变作两把耀目巨剑,作势要朝前冲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去有用吗?”冲虚横到他们前方,三剑交触发出轰然巨响:“难道还要让她消耗全身力气,将你们送回!”

    “玄黄,你撤开。”凛紫周身释放寒意:“否则我剑不容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!”冲虚怒不可歇地拱起剑身,再用力一弹跃到他上空,好像雨点射出剑光,砸到紫色剑柄之上:“竟然敢对我挑衅?这么多年来你有赢过我吗?有吗!”

    凛紫迎着她的狂轰乱炸,不再发一言,又要朝前斜冲,却被硕大的龙身挡住去路。

    “不要急。”化为原型的顾擎苍,转头对他一笑:“我都看着呢,冷渊体内的煞气对你们影响严重,对持剑而言,却并非烈性毒物。”

    冲虚格挡住凛紫,附议道:“真正优秀的持剑,各有自己的通天威能,即使没有仙剑助阵,他们也能所向披靡。”

    “此刻你如果再上,反而会让那人分心守御。”她声音温和下来:“别不甘心,这就是事实。你是这一代七剑里,最聪颖懂事的一个,应该能理解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凛紫心中已乱成一团,却无法开口解释。

    此刻的云雁,体内不仅沉睡着恶魇,还藏匿着数名高阶魔修的神魂。她使用辉夜之力,暗中消除万鬼夜行的能量……除了自己,在场的神州众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要说出真相吗?

    他紧张地看着那白衣女子的身影,渐渐被冷渊滔天的魔气淹没,终于还是轻晃剑身,不发一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阵前,身披斗铠的魔族长老勒马滞空,看着对面的剑修翩然而近,嘴角溢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离自己的仙剑如此远,真气将成倍消耗,就算发动了御神二重,这么做也未免过于托大。”冷渊边笑边进行挑衅:“作为持剑,你还算新手,没有尝试过力竭之后,强行终止御神状态的绝望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很认真:“知道吗?在历代钧天战场中,这是持剑最常见的死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状况不妙。”云雁捻着止水剑身,平静注视他:“所以需要速战速决,回到凛紫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速战速决?”冷渊大笑起来,横枪策马朝她一条直线疾冲而来:“可笑!怎会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云雁计算着他的距离,扬袖临空飞舞,却不是祭出攻势,只在身侧凝出个守御地境。

    “像乌龟一样缩起来的速战速决?”刑天长老嘲讽笑道。

    但他立刻笑不出声,因为从云雁的结界内,如豪雨一般摄过来了无数各式材质的物体。定睛一看,它们是刚才徐泽龙抛出的法器与材质,个个闪耀宝光,被剑气护航,身上覆满紫色光彩。

    而且这些东西击打的方位与众不同,在空中连环排列出整齐数列,非常诡异地贴近身体后,竟能轻而易举突破防御,沾上冷渊的肌肤,将灵气注入神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!”刑天长老黝黑的脸上,渐渐脱落下魔化的外皮,露出下方的一片惨白:“你竟然会用摘星图,还知晓酆州的逆转禁术!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因为我修行的功法,其实是古剑修山寨的魔族秘法。”云雁轻声道:“很少人知晓这个历史,总以为转乾坤是正道,摘星图是魔道,它们毫无关联。”

    冷渊的眼珠都快凸出,显然消化不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大司祭也从未对你们讲过吧。”云雁笑了笑:“因为在远古时代它就是个秘密,既然是秘密,便不需要多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逆转法门,其实不算禁术。”她的笑意渐失:“长老或许不知,在水月宫里,这是经常用来折磨罪人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先用法门强迫人魔化,再硬生生逆转正常样貌,接着再令其魔化,又强行逆转。”云雁摇摇头:“每一次过程就像用沥青覆体,再灼烧后剥下,这种酷刑只有你们酆州,才能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冷渊强忍疼痛,咬牙切齿:“胡说八道!即使它放在酆州也是禁术,不允许随意施展!”

    “长老你是个嗜武勇者,有几分血性。”云雁背对北斗天罡阵,用十指凌空画出暗淡五星:“水月宫里的隐秘之事,你自然很少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的大司祭就是俗称的变态,骊冢之中,不知道埋葬着多少,被他们折磨致死的怨魂。”她突然想起了君莫愁,顿时难掩悲愤。

    冷渊兀自不信,冲血的双目瞪向她:“你又如何知晓!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也是曾经的酆州大斗师。”云雁抿唇:“而我的弟弟,从小就困在水月宫中,受尽了磨难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刑天长老如释重负地呼出口气:“原来是那个人……”

    云雁见他被自己施加逆转禁术后,还能平静地对答如流,不禁对此人的忍耐力暗暗佩服。

    其实冷渊并不知,这并非完全的酆州道术。

    当年在与君莫愁相处时,曾听他提过此法。想着或许能够针对魔化后难缠的对手,云雁便暗中试演,模仿创造出这个所谓的逆转术,收入沧浪十三式里,取名迴光。

    与真正的逆转术相比,它虽融入魔道,但大部分是利用地境来进行再生,算不得酷刑。只会暂时遏制魔化时的威力,时效短暂,痛楚虽强却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但她不想对冷渊解释这些,趁着迴光能量还在,一边施法一边装作平淡地询问:“君莫愁少宫主,此刻也在万鬼夜行中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很关心他?”冷渊嗤笑:“对于一个几度三番叛离你的人,居然还念念不忘。”

    云雁默不作声,只听他笑得越来越厉害:“很好,你用禁术折磨于我,我也来折磨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君莫愁已经不在了。”刑天长老一边努力地朝地境结界冲击,一边幸灾乐祸大叫:“想必你也清楚,所谓的水月少宫主,最后都是什么下场。”

    云雁只觉脑中轰了一声,施法真气竟颓然下来,手指剧烈颤抖:“他……他终于还是被做成了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种人丹不仅可以补充大司祭力量,还能给予他们君莫愁深藏的记忆。”冷渊狞笑:“你身上有着辉夜之力,暴露这件事的,不是别人,正是你这位心爱的弟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