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9章 瞒过?(下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们还记得吗?天工后人带有瑶光剑格。”另一论剑山的人说道:“外面那个金帝已投靠魔族,根本不是我们神州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!对!”先前那人也陷入了激动,拍打徐泽龙的肩膀朗声道:“我现在可以笃定,其实他才是天命的金帝之选!”

    “说的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徐真人修为高强,又是一代炼器宗师威名远播,性子也刚正和善……我想不出,还有谁比他,更有资格做瑶光持剑。”

    众人兴致勃勃,恨不得立刻把徐泽龙扛上持剑之位,平复“金帝背叛神州”的挫折感。

    但也有人提出异议:“可咱们说的再多,也不算啊……金帝金姬还是需要瑶光剑自己来定,旁人无法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瑶光剑……哎……”有人痛惜道:“不仅被夜逝水欺骗,还被害成了这样……只要看上一眼,我都会觉得伤心愤怒!”

    这时,在锁链盘绕的山丘脚。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。”众人议论声中,梅成功和云雁几个交头接耳,满怀疑惑:“夜逝水当真被徐泽龙的山寨货给骗了,你们敢信?”

    “起先他说到玄机时,我都快被吓得趴下了。”郭小冬抹了把汗:“那个时候,还以为被他神识穿透,就要给逮住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接下来,他居然说仙剑没事!”周晴抱住脑袋:“我不能理解啊!”

    “云雁说过一个消息,来自三三念。”南宫雅尔正色道:“魔皇说,当时首先破坏七剑魔鞘炼制的,其实就是夜逝水。”

    “魔皇的话你们也信?”梅成功翻出白眼:“照此说法,夜逝水岂非又在帮神州的忙?如果是那样,他花这么多心思协助酆州作甚。”

    “完全想不明白啊!”周晴和郭小冬齐齐大嚷。

    这时从锁链上方,传来徐泽龙明朗的笑声:“你们还在纠结这个?不管夜逝水怎么想,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就成。”

    云雁一下来了精神:“看你高兴的样子,灵儿的束缚想必已破解。”

    徐泽龙开心地点点头,跳了下来,抚着下巴陷入严肃:“可是怎么带走她,现在的确是个难题。”

    “你随身携带了那么多天品宝器,难道想不出半点法子?”梅成功插嘴。

    “灵儿是仙剑,又身受重伤。”徐泽龙摇头叹息:“而且我刚才一直探测,她没有半点回应……想来是精魄受损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,都紧紧蹙眉,云雁和夙筱等持剑,立刻与剑府里的仙剑商议。他们虽然在剑府养伤,躲避锻炉里的三界煞气,可是依然可以窥见外面的情形,说不定能帮助灵儿。

    可令大家失望的是,仙剑们此时也没辙,因为在记忆传承里,几乎没有过,酆州另辟蹊径,压制七剑的历史。眼前面对的,是全新的危机,没有太多经验可循。

    “如果夜逝水,还是以前那个人就好了,灵儿就能借助剑府养伤,一切都解决了。”凌霄咕哝一句。

    “想多了,他很早以前,就变成了个疯子。”一直沉默的林月枫,突然冷冷说话。

    凛紫却道:“但古怪的是,这一次他竟然放过了大家。”

    绿绮叹息:“想不通,或许良知未泯?”

    梅成功惊呼:“各位星君也觉得,徐泽龙的山寨货,其实没有瞒过那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废话吗?”绿绮道:“以他的能力,怎可能没有察觉异样。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刚才夜逝水并没有被欺瞒,而是他欺瞒了周围的魔修!

    众修惊疑之下,又陷入议论中。眼下的情形十分尴尬,并非大家不想跑路,而是金灵儿虽然脱困,可没有好方法,能携带她这么庞大的山丘。

    于是在金色山丘脚边,断裂锁链上,一群人迷茫徘徊,难以找到目标。

    玄机化可能随时消失,到时候魔族立刻就会察觉,身边的炉子里,其实塞满了敌人。时间紧迫之下,众人不得不赶鸭子上架,尝试用各种方法移山。

    有驭兽师唤出了六匹巨大威武的比蒙兽,据说此物力大无穷,能适应各种环境,还能隐匿气息。让它们来尝试驮运金山,是最合适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这些比蒙只坚持了一刻钟,便纷纷承受不了空间的煞气压力,口吐白沫就要归西,吓得主人急急召回。

    有法修则提议制造强大水术,将灵儿浮在面上,可借力搬运。水术虽然缔结成功,但那昏迷仙剑却径直沉底,怎么也不能拽走。

    后来剑修们缔结了玉衡·壤驱剑阵,想要以时境传送法,把仙剑移位。但消耗了力气后,也只能把金山挪动数百米位置,看来此法在此地,难有效用。

    正当众人一愁莫展时,梭摩带着几名迦楼罗回返。

    他们在众人解救灵儿时,便开始组成斥候队,探查这个空间。虽然被煞气压制,前路迷雾重重,但锻炉的力量主要针对仙剑,这些身强力壮的妖族,依然状态尚可。

    他们朝北面飞行了一段距离后,发现了古怪物体的巨影,而且力量强大,所以急急过来报告。

    众人听闻后,总算有了点精神。

    原以为这里只有四把仙剑,想不到还有别的东西。

    前往查探总比坐着发愁好,于是众人合力,依然是剑修主打壤驱剑阵,法修妖修在后面加持威能,把灵儿朝前推,向梭摩提供的方向缓缓移动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就好像一小队蚁群,吃力地扛着半个面包,穿越云雾。虽然速度不快,但总算有了点方向。

    “咦?出怪事了!”向北走了一段路后,领头的梭摩突然凝固金翅在空中,爪子用力蜷起,发出警报:“好像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“那东西原本冲天竖立,好像一面巨大厚实的半墙,老远就能看见。”随行的斥候比手画脚解释:“为什么走到了这里,还没有发现它?”

    “在七剑锻炉里的东西,非同小可。”南宫雅尔沉声道:“莫非又是一个能力强大的祭品?”

    “像九兽那样的活物?”周晴猜测。

    “唰唰……”

    在众人交谈中,有个清脆柔和的声音,缓缓从身边雾气里传出。好像夏日树梢上,鸣蝉伸缩着翅羽。接着,宏大的七彩光芒从四面八方绽放,将众人围在中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