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5章 道偈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们之所以死伤惨重,和一个重要原因有关。”南火鴖听完云雁的倾诉,开口道:“别忘了这次钧天大战,并非出现在它正常的时间点,而是被人点燃了零界地穴,召唤出天魔界,强行开启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知道这样做,对酆州其实是杀鸡取卵。”它如一个见识丰富的老江湖,侃侃而谈:“魔族一方的战斗力,被天魔界给予了巨大的加成,否则以你们的修为,何至于此。”

    云雁赞同:“我们何尝不知,面对的是一场漫长的苦战。天界的反应速度总是慢了一拍,现在神州的钧天环,也还不够将援军快速传入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你们困难重重,但作为好人的南火鴖,要提醒一句。”火鸟慎重道:“只要神州能取胜,酆州就会面临毁灭。因为天魔界的加成,对他们而言是如兴奋剂一样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它叹道:“当一切回归原状时,这畸形的攻击力,会带来严重的反噬惩戒。所以酆州必须胜利,否则他们在此战之后,可能会沉寂在地底,漫长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酆州支撑不住,我是不会让它沉到地底的。”云雁淡淡道:“定劝说修士们乘胜追击,直捣黄龙,让它永远消亡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不会再有钧天大战,也不会有你们存在。”她背过身去:“南火君,你若觉得这个计划很危险,可以现在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被天界的胜利影响,性子变得极为平和,你明知我不会出手。”大鸟摇头:“其实没有钧天战场了,有什么关系呢?就像蒙帅说的一样,我也会有谢幕的时候,这世间并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活了难以计年时光的灵物,见识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云雁心里暗赞,侧身对它笑笑:“我想看见没有魔族的世界,那一定很安详美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南火鴖眨着细长的眼:“如果你能做到,我也想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一天的。”云雁再次对它施礼,踏着火焰朝峡谷外走去:“再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紫姬,我还能见到你吗?”在她快要走出谷地时,从后方遥遥传来那只大鸟的轻声询问,飘飘渺渺在山崖间荡出回音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云雁驻足片刻,应了一句,头也不回地朝着前方行进,消失在风沙赤雾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花了一天一夜,云雁终于追上了神州的大部队,和大家聚合在一起,却默默无语。这几年的激战和死亡,已使人们相当疲惫,连带性情都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将步雪莲等长门弟子的魂魄,交还到萧清宇手中时,论剑山主正坐在一个临时的轮椅上。他在与大司祭的战斗中,断掉的左臂已被乐剑师接好,但因伤势严重,依旧不很灵活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左脚踝下也被齐齐截断,这个伤损害了筋骨,导致行走困难。原本凋零的长门弟子们,昼夜不停侍奉在身侧,个个头上缠着素缟,以祭奠遇难的同门,神色悲愤。

    天真快乐的萧雯也在战斗中成长,比昔日沉稳了许多。她放下手中汤药,小心翼翼从云雁手中接过养魂石,轻唤出步雪莲等人变异后的神魂,走到萧清宇面前。

    “父亲,步师姐他们回来了。”萧雯感激地回身望着云雁:“多亏了云师姐相助,他们才能摆脱南火区的灵心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周身缠绕赤焰的长门弟子魂魄,齐齐对萧清宇埋下头来,哽咽着再难出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待神州胜利后,我便将你们带回论剑山。”萧清宇有些虚弱地微笑:“尽所有力量,定为你们一一重塑肉身。”

    “可神州若不会胜利呢?”一名长门弟子魂魄,因为先前的鴖奴经历,变得有些神经质:“我听闻紫姬说,这短暂的胜利,乃是一场惨胜……酆州的力量依然强大。”

    “自古以来,只要进入钧天战场,就是一次单程旅行。”他透明的身躯在火光里飘荡,丧气道:“只能等两界的争斗取得结果,才可以从这里出去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,他难掩悲哀:“师父,如果我们都回不去了呢?论剑山,问道坛……神州十二国,那该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在以前,刚进入战场的剑修们意气风发,定会集体出声,呵止他的话,责怪扰乱众人斗志。但现在,现场却一片鸦雀无声,不少人将目光投射到论剑山主身上。

    萧清宇睁开微微闭起的眼睛,认真地对那弟子道:“彭浩,你已经死过一次,可还存在畏惧之心?”

    彭浩摇摇头,垂手轻飘飘立在空中:“禀师父,弟子早就无所畏惧,也历练过了一线生死局。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只是和很多人一样,充满迷茫。”萧清宇和蔼一笑:“担忧着我们都无法回到地面,到那时候,整个神州灰暗的未来。”

    彭浩点点头,满是郁郁。

    “在我们未败时,便无需去考虑那个未来。”萧清宇严肃道:“瞻前顾后,为没有发生的事忧虑,战意便会一天天消亡,在这漫长的战斗中。”

    他话锋一转:“即使我等都战败在此地,埋骨黄沙,天地归壤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包括云雁,都怔怔地望向他,呼吸声此起彼伏,除此之外,没有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只有萧清宇继续道:“但也不要为神州担心,因为还有修士能够活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这一战失败,我们被酆州送入地底,陷落黑暗。”他呼出一口气,坚决道:“但只要意志代代相传,生生不息,未来终究会迎来胜利。剑修的执念会守护着神州,承载她到阳光之下!”

    “残灯点亮光华现!”围聚在周围的剑修们,开始一个一个,轻声呼喊出论剑山这一代的道偈。开始还稀稀落落,话音微弱,到后来变得声势浩荡,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尽性长啸。

    好像要把这些年积淀的悲愤郁结,都发泄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轮椅上的萧清宇,缓缓舒展开眉头,朗声振奋地应和:“一线生机救末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