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6章 两仪退魔阵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云雁和徐泽龙听到此话,心中感概,情绪激动地望着梅成功,一时半会竟说不出话来。但他那三名弟子却有些焦急,站起身团团围上,其一高个男修拱手道:“师父,现在是非常时期,可不是聊天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矮一点的男修接话:“这大概就是你经常提起的云师叔和徐师父……虽然我们知道,故人久别重逢很是难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魔族刑天长老,正在和我们交战。”那瘦脸利落的女修说道:“恐怕师父没有多少时间叙话,大家还等着你指挥两仪退魔阵呢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拉。”梅成功拖长了嗓音,横了他们三人一眼,悄声对云雁和徐泽龙耳语:“他三人送到我座下时,原本都有正常文艺的姓名。”

    “但动不动谏言让我很烦,就取了大愣、二愣和小愣的绰号。”他摇摇头:“想不到这几个也不曾抗拒受了下来,现在全问道坛的人,都这样称呼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给徒弟取这样的名字……”徐泽龙挠挠脑袋:“不大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三人也是心大,落在师兄你手里太可怜了。”云雁啧啧叹息。

    “嘘。”梅成功急道:“不能再聊天了,我怕他们等会又要义正严词地发出劝告之言,活像蚊子嗡嗡,吵得没有片刻安宁。”

    “咳!”徐泽龙立刻负手在身后,流露严肃的模样,高声道:“大师兄,我等从炼煞大阵里救出的人修俘虏,你看要怎么为他们疗伤?”

    “还有魔方空间内遭遇的情形,也要与师兄你沟通一二。”云雁十分正经地说话:“或许你们有所不知,冷渊一边在此地顽抗,一边派出了寂灭灵,刚刚骚扰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云师叔,还有这等事?”梅成功的三个愣子徒弟立刻兴奋起来,侧身前进几步,又将云雁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于是大家不再叙话往事,而是简言意骇地,将来到酆州后的情形,相互交流了一小会儿。梅成功说出,大部进入魔界后,就遭遇到闻风而动,前来抵抗的魔族队伍。

    两方交战时,有些弟子被俘虏而去,他们一路追踪抵达远千湖,才弄清炼煞大阵的存在。于是想方设法破坏了外面结界,想要冲进来救人。

    可没有料到此地是幻术空间,前行之路阻碍重重,与魔族打打傻傻,最后冒出个刑天长老冷渊。冷渊和他的刑天众能力高强,与两院法修在此地对垒,一晃已过去了十来日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梅成功已把当年修成的两仪退魔式,根据北斗聚灵剑阵的雏形,研究升级为两仪退魔大阵。八门四象方位,均可派遣人手施法镇守,威力强大,可攻可守。

    于是他指挥组织众修,就在这篇荒原结出大阵,与冷渊和他的部众对持已久。结果是谁也奈何不了谁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“然后师叔你们就来了。”小愣流露欢欣鼓舞,指着人修带来的伤员们:“方才有弟子已盘查完毕,咱们被魔族俘去的人手,都在这里,没有一个落下。”

    大愣二愣齐齐额首,严肃道谢:“多谢各位援助,这下咱们一直悬着的心神,可算安下了。”

    徐泽龙一本正经额首:“同是神州修士,守望相助是份内之事,何须言谢。”

    三愣立刻朝他投来充满尊敬好感的目光,展露笑颜。

    梅成功凑到云雁面前耳语:“我竟忘记了这小子,如果要装正经,简直是天下无双。”

    “泽龙他原本就蛮正经的。”云雁回答:“你这三个愣子徒弟,倒是与他投契的很,还不如转换门墙得了,省得呆在你身边,大家都活受罪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们那副德行,若叫背离师门,说不定会给你上演,当场抹脖子明志向的戏码。”梅成功大大摇头:“使不得,万万使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们出现在这里,倒真是天降奇兵。”他小心瞥了一眼三弟子,重回严肃话题:“特别是带来了冷渊祭出寂灭灵,还被苍正泰约制的消息,使我方胜率大增。”

    云雁道:“方才你弟子们禀报,他那招可怕的侵略如火,都后继无力了,可见与苍正泰内斗,已被创伤了分神。”

    “机不可失。”梅成功有些激动的搓手,从储物袋里华丽丽地抛出一大堆极品法器,让它们盘绕在周身:“是时候放弃防守,凝聚最大力量,给冷渊本尊来一记致命打击了。”

    云雁握剑点头,刚要有动作,却被他一柄竹笛横在身前拦下,呵斥道:“你又想做什么?以现今的状况,天命绝杀不可再用!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。”云雁鸡啄米一般点头:“但律境剑域我还有足够力气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准用。”梅成功严厉道:“乖乖去那边,和伤员蹲在一起,接受医疗队的看护。你若不愿,那么就负责看护他们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……”云雁想要反抗。

    “大师兄说的对。”徐泽龙插嘴过来,意气风发地扛着泰阿在肩:“就稍微歇一歇,偌大的神州,并非只有你一名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师父!”周晴拍拍自己的胸口:“还有我们呢!”

    “娘亲,就请在后压阵,看我们大破冷渊!”梵天秀斗志昂扬。

    张浮生和唐天茜,则从背后一左一右搭上云雁肩头,轻轻一拍,两人便手持法器朝前方法修大阵内,轻盈掠去。紧随着他们身后,徐泽龙等人也立刻出发,周身洋溢浩大的灵压,气势如虹。

    云雁眺望伙伴们冲锋而去的背影,正面露担忧,却被扑过来的两队丹药师拧住胳膊,半推半拉送到伤员中,和郭小冬杨苹呆在一处。

    “刑天长老腹背受敌,我们有很高的胜率……”郭小冬对她开朗笑道:“师父你就听大家的话,休整片刻。”

    “师姐,来,像我这样放松躺下。”杨苹倒在一个琉璃纱帐内,对云雁招手:“你会觉得酆州地界的魔气压力,没有那么沉重了。”

    云雁缓缓摇头,目光仍然关注着两仪退魔阵,挺直背脊就地打坐。

    一旦稍微放松下来,神魂处便传来翻江倒海一样的疼痛,好似数道大力牵扯住神经,要从体内爆裂出来。

    她微微闭目,心中震动。

    施展天命绝杀的后果,竟会如此严重……无论成功与否,这个身体,都会受到激烈的创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