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7章 魔方空间(下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周晴一惊:“师父!你的意思是,咱们在远千湖底,看见的魔方上的影像,竟然不是幻觉,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云雁道:“这里是炼煞大阵,而且……与那时候我在阴阳壶里感觉到的力量,有相合之处。”

    “杜阿莎森林是献祭魔族,有逆魔壶功效的地域。”她越说越肯定:“那么此地就是阴阳炼壶,囚禁献祭人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众修听了,脸色都有些发白,周晴更是大叫:“我们看见过的,那些锁链捆绑的人影,就是魔族捉来,准备献祭在远千湖底的牺牲者!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杜阿莎、远千湖和斯通黑文沼泽,就是扩大版的,被大司祭精心设置的三界炼壶。”云雁仰头望天:“而在四极交界中心,那座巍峨的伏鹰山上,他正不断抽取此三地传来的能量。”

    “是牺牲者的血……给予的能量。”张浮生捏紧拳头叹了一声:“事不宜迟,那些人族或许还没有被献祭,咱们需尽快找到冷渊。”

    这时徐泽龙带着法修们,牵着魔族俘虏的锁链,哐铛铛赶到。得知讯息后,大家立刻着手寻找灵脉源,终于在五里外的一口枯井内,发现了魔气强烈的波动。

    在众修出手捣毁后,魔方空间里的风景,好像被一只大手,缓缓地揭下画皮。蓝天消逝,草地被暗影吞没,远山纷纷崩塌,地面陷落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而现在众人,就踩下了这个大坑,在漆黑的方形虚空里停留。四周传来缓缓流动的魔气压迫,大家屏住呼吸,凝神等待。因魔方镜面也在缓缓转动,那么终有一面,会与此空间完全重合。

    就在它们对齐重合的一霎那,众修齐齐发出力道,击打出灵气缝隙。虽然短暂狭窄,但足够顺利穿行,从黝黑的旧版镜面,落入崭新的新世界中。

    但就算能顺利通行在魔方的镜面内,寻找冷渊下落,依然不是易事。

    因为镜面空间较多,挪移旋转的时候,方位往往需要重新计算。一不小心,可能重新回到已走过的老路上,这点是最棘手的。

    就算后来,大家耗费心力做出各类记号,也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因为你并不知道,能够造成平行通道的镜面,会什么时候来。而即使来了,它也不见得通往新的道路。但有时候如果不经过它,却又找不到新的通道。

    这种纠结的感觉,当真如魔方玩具一样,让人十分头疼。

    最糟糕的是,云雁等人没有在魔方外部,而是在内部计划穿行,不认庐山真面目。因缺乏对魔方的大局观察,这穿梭镜面的时间,渐渐延长,使众修一日比一日焦虑。

    从得到的蛛丝马迹来看,此地确实是炼制人族的献祭地。但现在一没有找到冷渊,二没有找到人族俘虏们,三没有找到可能存在的仙剑……不仅令人焦躁,也在消磨大家的斗志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!咱们在魔方块面里穿来穿去,却始终找不到他们!”在穿越到一处幽静林溪景致的空间后,张浮生再也忍不住,抱起大小石头朝水流砸下,发泄情绪:“这么多天过去了,那些人修说不定都……”

    大家围在溪流旁暂时小憩,抹着额头的汗水,默默取清流擦拭尘土,个个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“浮生哥,咱们……严刑拷问魔族吧。”有修士凑过来:“如今之计,只有让他们吐露些魔道真相。我觉得咱们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,刻意引导,所以找不到正确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想法不错。”张浮生道:“可云雁早就让彤丸拷问过了,那些魔族基本是墨染殇的手下,对这个鬼方块一问三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那条软绵绵的小赤蛇?”修士不服气道:“就蚊蚁一样,轻轻咬了他们一口,也叫拷问?”

    张浮生面露后怕之色,清清嗓子:“彤丸的拷问,是世上最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们就不同意了。”有修士凑过来:“浮生哥,你是猎门长老,见多识广没错。可我这个暗门中使,从没听说过,世间的至高严刑,会是那么一条弱不禁风的小灵兽。”

    张浮生懒得和他们扯,想到走了这么久,大家胸中怒气渐生,斗志渐消。便沉下脸,瞥了眼瑟瑟发抖的魔族:“你们要做什么,就去做吧。但最好下手轻些,咱们如果虐杀俘虏,和酆州的狗贼有什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修士们立刻精神抖擞起来,捏着拳头狞笑着,朝惊慌的魔族俘虏走去。

    魔族俘虏队发出尖叫:“你们要做什么?我们可是俘虏!你们人修不是不杀俘虏吗!”

    “也就拷问下你们!”有修士开始挽起袖子动手,一脚踢去:“我们不杀俘虏,可你们呢?快告诉我,那群被捆着准备献祭的人族,究竟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,恶人就要恶人治!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,还以为咱们很良善吗!”有修士展开骂功:“还不是被你们逼的!知不知道,我的师兄和小师妹,都死在问道坛那次大战里了!”

    不提问道坛大战还好,一提起那件往事,在场法修立刻群情激烈。之所以邱炯炯能迅速号召起这么多人,远征酆州。是因为他们大部分都有亲友伙伴,折损在那场战役里。

    怒火与仇怨被埋藏起来,但并不等于遗忘,一旦点燃,那种爆发的宣泄,往往更加猛烈。修士们纷纷冲上去揍魔族,张浮生却横着胳膊枕在岩石上,翘着二郎腿,大刺刺地冷眼旁观,并没有出言阻止。

    “浮生哥……”徐泽龙皱皱眉头,要上前提醒。

    云雁一把拽住他,低声道:“记得浮生哥的夫人,他未出世的孩子,还有惊魂组的兄弟吗?”

    “可杀他们的是另外的魔族,不是这群俘虏……”徐泽龙犹豫道:“我虽然也恨,但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区别?”云雁冷淡道:“反正都是要统统毁灭的。”

    她捏紧了手心,眼底迸射出如电一般激烈的红色黯光,一字一句道:“魔族当初怎么对我们,要他们十倍奉还!”

    “云雁……”徐泽龙神色复杂地望着她,竟一时难以说话。

    “她说的没错,当初的仇恨,我们当十倍奉还。”一个清丽的女声,从背后树林间传来。

    云雁和徐泽龙齐齐站起,朝那方向望去,惊讶出声:“唐天茜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