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5章 一次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也能大致猜到。”云雁看着膝下的人,淡淡道:“反正那些小讯息无关轻重,还可以赚点外快。师父平时候对你们也纵容无视,必须不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周晴把头埋得更低了些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两个华华丽丽的钱袋,丢到她手中,只听云雁笑了起来:“以前我是个欠债的人,手里捏着大把灵石,也没有多给你们些零花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起来,自家弟子穷成这样,为师也有过错。”云雁起身扶起周晴,盯着她的眼睛:“一次,答应我,任何欺瞒,就这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就一次,再不会了。”周晴紧紧咬牙,握住钱袋的手剧烈的颤抖。

    “剑修一诺。”云雁拍拍她的肩。

    “一诺。”周晴哇地大哭起来,滚到她的臂弯里:“师父,我错了!我真的错了!”

    “得了,别掉你那些鳄鱼泪。”云雁嗔道:“你的脾气我还不知道吗,不到两天就又嬉皮笑脸,神气活现了。收起钱拔出剑,陪我磨剑一百场先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。”她转头瞪了郭小冬一眼:“从今天起,直到找到你们的梅师叔,每天都没有休息时间,什么渡假之类的话,休得再提。”

    “哇哇!”两弟子嚎啕大哭:“我们知错了!师父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看招!”话音未落,云雁凌厉至极的剑意,已直逼二人身侧。两弟子一边抹去眼泪,一边抽出剑来,在地上滚来滚去,躲避气势汹汹的紫光,顿时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“咋滴啦!”徐泽龙从下面船舱内,释放威压,发出大声的呼喊:“你们又在搞什么?我正在炼器注灵的关键时刻,都消停下!”

    云雁脸色一沉,对二弟子呵斥:“不准停,但谁要是将剑击声传出,打扰到你们泽龙师叔,我就揍得他三天都站不稳!”

    “这忒高难度了!”周晴愁眉苦脸地迎接攻势。

    郭小冬压低了声音哭道:“饶了我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咚咚……哗哗……”

    云雁收敛气势的剑意。依旧狂风骤雨刮来。在浓重的烟雾中,只见两弟子犹如惊涛骇浪中的小舟,在甲板上滚来滚去,还要强忍着不发出大动静,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死海的夜幕,暗蓝深邃,既无星光,也无月色。

    在平静沉寂的水面上,一位轻灵秀美的少女,身着碧色长裙,衣袂蹁跹地踩在一叶轻舟上。她面露急切,目光注视着极北之地,迅速的移动。

    突然,在小舟的边缘,窜出三头鱼身虎头的怪兽,张大獠牙朝她猛啃而来。少女眼底微沉,迸射出暗淡红光,身后忽忽生长出三根五彩斑斓的尾羽,将它们牢牢缠住。

    “撤。”她朱唇微启,尾羽的末端,浮现出三只眼睛,睁大开来,精光直射对手。

    “嗬嗬!原来是昂日鸡部的皇族!怎么乍一看这么像人修!”一怪兽发出尖叫,蹦起来老高。

    “失礼失礼!”另一怪兽急忙撤开对少女的纠缠,朝水下潜入。

    “咔嚓。”少女的尾羽朝天拍击而下,顿时将它断成两截,血肉横飞。

    最后一怪吓得瑟瑟发抖,惨嚎道:“大人别动手!咱们是自己人啊!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们是自己人。”少女冷笑,平伸出雪白的柔荑,弹射出五彩劲气,如利芒穿透它的身躯:“看清楚些,本姑娘是北斗剑修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那怪死之前也没有搞明白情况,虎头被断在半空,双目圆睁,但还能发出呼叫:“你明明是皇族!”

    “皇族就不能修剑吗?”少女一双明媚清澈的大眼,转向幸存的那只虎头怪,骄傲地昂首挺胸:“听好了,神州的紫姬持剑是我的娘亲,我是她的剑卫,自然是剑道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夭寿啦!酆州皇族成了剑修,谁敢信!”那怪物嘶嘶狂叫,拼命逃窜。

    “呛水一口先。”少女咯咯娇笑,缠着朱色铃铛的玉足,踏上纷乱的水面。尾羽上的眼睛,喷射出绿色的毒雾,将敌人团团笼罩。

    “胃土雉的积尸气!昂日鸡的言灵术!”吓得魂不附体的怪兽,活活呛了一大口水,艰难地挣扎翻滚:“你……你是什么人!明明有皇族的天赋血脉,却要做什么剑修!”

    “我叫梵天秀,刚刚化形成功。”少女拔出背后的紫色长剑,对它严肃道:“这把剑叫望断,是泽龙师叔送的成人礼。”

    她手起剑落,竟是标准的一招律境剑式,清脆的声音伴随着战意,将敌人的躯体斩裂:“知道为什么,我要给它取这个名字吗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永永远远,不会与酆州有任何联系。”梵天秀轻盈地回返小舟,将血水远远抛在身后,遥望北方,低声自语:“秀秀只为娘亲而战,娘亲要守护的地方,也是秀秀拼尽全力,为之战斗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她深深吸了口气,黝黑的瞳仁里,映照出一抹闪耀强烈灵气的光芒,顿时整个人都像要飞起来。驱动小舟疾行了大概一盏茶的时间,她果然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手臂变化为五彩斑斓的长长羽翼,梵天秀尽可能地维持高空滑翔姿态,朝着前方出现的一艘龙首大船,发出冲刺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落到船身上时,她踮在一根桅杆上。因为兴奋站立不稳,一个倒栽葱落到甲板上,与刚从下面船舱钻出来的徐泽龙相撞,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啊也?泽龙师叔!”梵天秀急忙伸出羽翼去捞那人。

    “半月不见,秀秀你又长胖了,力气这么大。”徐泽龙的头,被怀里的泰阿撞出个包,有些狼狈地,一个鲤鱼打挺自己站起来,拍拍衣服上的灰。

    “师叔!你不可以对一个豆蔻年华,如此美貌的少女,说她胖了这样的话!”梵天秀跳脚尖叫。

    “这声啊也,就是继承的你娘亲。”徐泽龙淡定道:“所以也会像你娘亲一样,不会在乎这些小细节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有自己的个性啦!”梵天秀不甘心地继续跳脚:“我很小气很小气的!”

    “喏,接住。”徐泽龙从储物袋里,摸出几块纯粹的金系灵魄,朝她抛去。

    梵天秀小嘴一张,仰脖叽叽咕咕将金石吞下,发出满足的欢叫:“好吃!太美味了!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小气嘛,有了甜点吃,就继续胖下去。”云雁扒着栏杆,从上面探下头来,笑道:“秀秀,带回来什么消息了,快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