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9章 幻羽·花朝(下)

云居雁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悟空看书 www.wkxs.net,最快更新剑修行录最新章节!

    商红羽没有料到,凛紫会对自己的化名感兴趣,立刻面露欣喜,有种被关怀的强烈幸福神色。她托腮将手肘靠在椅背,面带微笑对着画师,展现着自己的完美五官。

    口中催动念力说话,旁人几乎听不见,但凛紫与他身上趴着的两只蝴蝶,却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凛紫你知道我小时候的事情吗?”那人没有等凛紫回答,继续道:“想来我也没有说过,今天告诉你吧。”

    接着她用好听的声音,将从前在商家经历过的,苦难灰姑娘的故事,幽幽道出。原本笑意盈盈的商红羽,讲到后来被族姐所害时,已语气冰凉,完全陷入了耿耿于怀的记忆中。

    “所以我早已不想姓商。”她恨恨道:“也不喜欢商红羽这个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爱穿红衣,但现在长大了,却想把那个颜色也从眼前剥离下来。”她似笑非笑:“折羽这个名字,似乎有不吉之意,我知道,可是我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就是个没什么运气的人,娘亲早死,没人爱没人疼。”商红羽随手扯过案几前的一枝粉花,揉碎心蕊抛在地面:“这双羽翼已经毁灭。”

    说完她的眼睛一眨不眨凝视凛紫:“星君可曾听闻,鹰隼一类鸟禽的传说?”

    凛紫从满怀同情的圣父表情里,回过神来微笑:“自然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鹰隼若想长生,便需在一定的生长期后,以岩石折断自己朽烂的羽翼,摩擦掉弯曲难以进食的鸟喙。”他轻声道:“在折羽期间,无法进食,满身疮痍。那种痛苦,是巨大而漫长的。”

    “折羽后,它们如果执念够强,意志坚定,熬过痛楚时光便能获得重生。”商红羽的眼底流露星辉:“生长新羽,振翅高飞,获得比以前强大数倍的力量,俯视四方疆域。”

    她一把拢住凛紫的手,笑得甜美而喜悦:“对于我而言,被星君立为紫姬的那天,便是折掉过去的羽,重生新的翼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面对他们作画的丁师傅,听不到前方嘀嘀咕咕说些什么,却把动作看得清晰。见此情形,他已笃定此乃两个断袖,虽然有些尴尬,却觉得不该自己管。

    所以在咳嗽之后,全场陷入了一片安静,只有画纸上落笔的清疏之声。

    凛紫这次却破天荒,没有把手抽走,而是和气地凝视商红羽:“是的,紫姬已重新生出羽翼,振翅高飞。”

    他微微欠身,优雅而礼貌低头道:“纵使前方有千险万壑,我也会陪伴你一直走下去,以往的痛苦,不会再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,凛紫。”商红羽深深望向他,粉面上溢满红霞,更显绝色娇艳,令那丁师傅也被震撼,久久落笔不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尴尬持续了数十秒,商红羽松开凛紫恢复常态,侧头瞪了一眼画师:“怎么了,你见鬼了?为何不画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下没有见鬼。”丁师傅回了一脸笑容,拿起扇面走过来,递到折羽手上,端详她认真道:“或许是见了九天的仙人下凡,因凡间无此殊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画师,倒是个才子很会讲话。”商红羽被他一记马屁拍得很是开心,对凛紫展开扇面,从扇侧探头出来,娇俏笑道:“看看这画儿,也是如此赏心悦目。”

    趴在凛紫衣袖上的云雁和修罗王,立刻起了鉴赏心态,同时探头振翅去看画。却不想凛紫微微转身,将两只蝴蝶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奇哉怪哉。”丁师傅注视着玉蝶与粉蝶双双现身,连忙转头去看自己画坊里的花盆:“方才都没有引来蝴蝶,竟在扇面一展开时,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师傅你画得好看。”一旁的鲲吾不失时机,为快乐气氛添砖加瓦:“将我加两位主上的天人玉颜,完好无缺地保存到了扇面上。”

    她装成莽汉后,笑声也故意捏得粗野:“所以幺蛾子们看了,也如痴如醉,翩翩起舞了。”

    丁师傅望向自己画的扇面,看着其中的两位玉人,颇有感触地捻须点头:“我这辈子,于画人物方面,恐怕只有这两个作品,堪称得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作品?除了这个扇面,还有什么?”鲲吾来了好奇心,凑上去对那画师询问。

    那画师意境酣畅地挥发了画工,形成得意之作后,显然心情极好。他取出一枚黄金钥匙,走回桌案后,矮身打开个玛瑙丝抽屉,小心翼翼地捧出个精美的紫檀匣子。

    一行人连同两只蝴蝶,都好奇地跟上,看着丁师傅轻手轻脚掀开盖子,露出里三层外三层的锦缎。显然里面珍藏之物,对他极为重要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个什么?”商红羽性急地说话,有些毛躁:“这就像包粽子一样的藏着,如果是好画儿,不该拿出来让众人赏玩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不愿,而是不敢。”丁师傅神秘地笑了笑,从锦缎里碰出个羊脂玉瓶,一看就是良材美质,价格不菲。那玉瓶在现身的一霎那,就发出温润的宝光,溢满整个房间,令人们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在稍稍适应了流光溢彩后,大家这才看清,羊脂玉瓶上绘着一位翩翩起舞的丽人。但见她翦水秋瞳,青丝飞扬,虽在轻盈起舞,但举手投足的风范,雅致高远绝不似寻常舞姬。

    她如轻云蔽月,流风回雪的盈盈姿态,固然令人惊艳。但此画上的另外一个重点,则更令人瞩目。

    鲲吾走上前去,挑剔地凝视玉瓶,指向美人腰间与广袖飞舞处,出声道:“这画儿美是美,但为何画中人身上,如笼着层薄雾轻烟一般,让人看不大清楚?”

    “客人们有所不知,我画的乃是……”丁师傅顿了一顿,恭恭敬敬朝东方临空抱拳,作揖行礼:“不知你们可否听闻过,绿筱媚青涟,娇荷浮琬琰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瓶子上的美人,原来是绿姬夙筱。”听到丁师傅所言,云雁挥动翅膀对修罗王悄悄道:“我久仰她的美名,也曾有缘相见。”

    她感慨:“可惜那人就如画中描绘一样,总像笼着轻烟薄纱,看不大清楚真容。”